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研路要走下去,殊不容易

2018/6/5 — 12:00

pexels

pexels

作為一個還未生小孩就放棄了科研的人,筆者畢竟只是一名逃兵。還記得在十年前從事科研時,與一位師兄在實驗室「日做夜做」的日子,朝八晚十、加上週末很多時都是「實驗室全奉獻」。當時孤身隻影,無憂無慮,「全奉獻」也沒有太多怨言,反而因爲追夢而感到充實。但是,人越大就越害怕科研事業的不穩定性;很長的工作時間,接近最低工資的時薪及沒有 funding 就沒工做的不安等等⋯⋯於是,與太太結婚後的幾個月,用了要多陪伴家庭作藉口,筆者就逃離了科研世界。

重提自己的不濟,主要是在網上看到一位生物化學家的一篇文章——在國際有名的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科學期刊刊登的一篇Professor Kim Orth 的科研路自白文;提到她自己那一條絕不平坦,但得到很多貴人扶持的科研路。

她提到曾受家人反對做科研,曾因為時常問問題而遭到高級一點的科學家「提醒」她身份不符——博士都未畢業(有時就是這麼的 hierarchy ),因為科研薪水微薄而要晚上兼職,更因為生了小孩要放棄 9-11 的工時;這些種種,令筆者回想起那時自己的科研路亦是這麼難行。

但 Professor Orth 並沒有像筆者般做逃兵,反而因為結識到一個志同道合的丈夫,遇上了幾個賞識她的科研界伯樂,加上一個好的研究項目及自己的求知慾望,還有她亦提到日間托兒中心能在她做研究時照顧到她的子女,都是她在科研路上能成功的重要因子。

曾做過科研的人,應該對這篇文章有不少共鳴。在科研路上必定會遇上起伏,多數更是伏多於起,更甚是努力不一定會有成果;稍不留神覺自己的研究與別人剛發佈的十分相似,努力就可以化為烏有。反而很多時能否遇上伯樂及擁有一個「有潛質」的研究項目,真的不用做研究都知道會與自己的科研成就有  "significant" association。但面對這麼難行的路,再加上成家立室所帶來的生活及經濟壓力,有了家庭或有兒女的科學家,還沒有像筆者一樣選擇放棄的,不論研究成果,都是值得敬佩的!

參考資料:
Orth, K. (2018). My winding trail while fulfilling my love for science and family.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Published Online. DOI: 10.1074/jbc.AW118.003225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