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穿越唐朝(二之一)

2018/5/8 — 9:00

《武媚娘》劇照

《武媚娘》劇照

霍金認為人類能夠穿梭時空的機會不大。他在 2009 年搞的「邀請未來」香檳派對,最後亦沒有穿越者出現,雖然如此,我還是很期盼有一天,能夠回到中國古代。著名燒尾宴中的貴妃紅、仙人臠、通花牛腸、箸頭春等菜式,名字古怪,聽了,心癢難耐。一味豆粉貼田雞 ,叫雪嬰兒(!!!),便算烹調技法簡單原始,只要材料純淨,野生鮮甜,又怎能不好吃?所以,當最近在網上看到一位堅稱從 2030 年過來的 Noah 人兄,成功通過測謊檢驗,我不禁重燃對時空旅行的希望。縱然整件事犯駁處處,可疑至有點搞笑,我决定先研究一下回到古代的禁忌,因為 2030 年,畢竟不遠,萬一真有其事,正好準備妥當。

據說穿越不可常做,因為無益,我信。如果只能試一次,會選唐玄宗「開元盛世」。因為那時候的長安,等於近代巴黎,是世上最潮最型的城市。文人薈聚,奇貨雲集,宗教自由,人均收入世界第一(至十六世纪才被英國趕過),自信開放,是外國探險家、使節、商人及貴族的旅遊熱點。當中有不少西域人、日本人,愛上長安,索性移民,在一百萬居民中,有 5% 是外國人,連流動人口,幾近 10% 。難得的是,政府愛才,沒有今天的甚麼「X 國優先」的愚蠢概念。金庸先生曾考證,整個唐朝共有二十三名外族人成為宰相,當官的數以千計。這年代胡風甚盛,穿胡服,看胡姬跳舞,吃 fusion 菜,更是上流社會的玩意。

各位有興趣參加古代旅行的同道,不得不知,「胡風興盛」,是穿越行程中的關鍵。為甚麼呢?根據 Noah 描述,他在 Youtube 公開身份,著實冒了極大生命危險。 Noah 沒有詳細說明原委,也不用,因為穿越旅客必須隱藏保密,是常識。在街上走走,吃頓飯,應該是沒問題,如果有其他行為,足以改變歷史或引起恐慌,罪大惡極,說不定有一羣戴著黑超的穿越警察,從蟲洞中走出來把洩密者擊殺。這還好一點,如果被唐代政府發現身份古怪,被關在大理寺,遇上變態的來俊臣之流,挖眼醉骨,便是生死不得的局面。因此,時空穿梭,第一條件是要能無聲無色,溶入當時社會。扮成胡人,便是最好的掩護。

廣告

大家不會以為一千三百多年前的長安人,說普通話吧?現代國語的前身是北京官話,明清一直沿用變化,到後來才成為國家通用語言。那麼在開元盛世,我們的老祖宗是操甚麼語言呢?這是令人頭大的問題,答案是,沒有答案。曾經有不少考證,有說,接近閩南話,有說是粤語,這些都是扯到不行的推斷。長安在陝西省,唐太宗是陝西人,應該說古代陝西話?又不是。有皇帝說了陝西話,被太臣斥粗野。洛陽雅語優雅時興,懷疑是當時正式官話。至於洛陽雅語如何發音,現今大概已沒多少人懂,幸好,唐代文字,還是看得明白。所以穿越人仕,應扮成胡人,留長鬍子曬黑一點,指手劃脚,「識睇唔識講」,才不易被拆穿。「胡言亂語」便是如此由來。

這般危險艱苦,為甚麼不選說普通話的清朝?因為清朝人要留辮,髮型太醜,而且,及不上唐朝好玩。中國這段時間,女性思想最為開放,在公眾地方酥胸半露十分平常,當時的女俑及壁畫,鐵証如山。風流才子,明目張膽當眾調情挑逗,「粉胸半掩疑喑雪,長留日雪沾胸前」,胸來胸往,若無其事。白居易最沙膽:「繡履嬌行緩,花筵笑上遲。身輕委迴雪,羅薄透凝脂」,等於說:「小姐,你件衫薄到透明,睇到喎」。已經不是調情,是調戲,這樣子也行,我們還有甚麼好說。懂穿越的,必然選盛唐,夏天,對不對?

廣告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