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一次遇上縮陽的病人

2017/2/9 — 14:53

寒冬,需要冬眠的動物都躲到樹洞、山洞,養精蓄銳。有一種鳥類也會冬眠,是北美小夜鷹。我沒有見過這種鳥,但卻在幾年前的冬天,遇上一位害怕「小鳥」躲到肚子裏的病人。他的小鳥要冬眠了嗎?抑或另有原因。

硬要拉著下體的病人

寶生是一名患有抑鬱症的中年男病人,一直以雙手拉著胯下,帶著惶恐的表情慢慢走到護士站。

廣告

即使請他坐下,還是緊緊的抓住褲子。

「寶生,你的手拉著甚麼?」

廣告

「……」只見他苦笑了一下。

「請把雙手放到桌子上吧。」

「對不起,我不能……」他停頓了一下,把視線投到地上,接著說:「醫生,我放手的話會死。」

「看到你真的很擔心,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他壓低了聲線說:「我覺得陰莖有點怪怪的,怕它會縮上去……」

「先檢查一下好嗎?請到那邊的床上躺下。」

即使脫掉了褲子,他還是以其中一隻手緊緊地抓著陰莖,他的下體除了被拉得有點紅之外,並無任何異常。

但他一直拉著實在妨礙檢查。

「現在把雙手舉起。」

他只舉起了右手。

「把左手也舉起來吧。」

他猶豫了一下,把右手放下來拉著下體,才把左手舉起。

「寶生,兩隻手一起舉起可以嗎?」

「不可以……我不想死……」

我猜想︰難道寶生患上了縮陽症?

縮陽症,就是一種因害怕性器官縮進體內而感到極度焦慮的狀態。

這個病對我來說非常陌生,我對怎樣治療也沒甚麼概念,只能確定陽具是不會縮進肚子裏。因此不得不翻閱文獻,發現非洲、亞洲和歐美均有類似的案例,但細節卻不盡相同。

非洲的性器官竊賊

「近日在高原洲接連發生報稱與『器官竊賊』接觸後性器官消失的個案,其中一名受害者指他被問路後,開始感到性器官縮小了。昨天一名中年男人在街上被一群憤怒的市民指控以『遙控』的巫術盜取性器官。那名中年男子被處以私刑,造成了嚴重傷害。警方到場後施以催淚彈驅散人群,帶走了該名男子及部份聲稱是受害者的人。事件使當地民眾拒絕與陌生人接觸,部份市民在腰間扣上別針或護身符以求心安。」

— 尼日利亞Vanguard於2001年9月7日

西非發生了多宗類似的事件:男性指陽具縮小了或完全消失,亦有女性指她們的乳房變小或下體被封上了。當被告知檢查完全正常後,那些受影響的人往往感到驚訝,部份表示「器官剛剛才回來了」,但亦有堅稱器官縮小了或功能異常。

當地的民眾普遍懼怕巫術,他們特別相信巫師能在祭祀中把他人的性器官縮小,藉此換取金錢。而自救的方法就是把巫師處以私刑或交給警方。傳媒起初以「器官竊賊被捕」作主題來報導,這使民眾以為器官真的會被偷走,實在是火上加油,使事件越演越烈。另一方面,政府認為這是犯罪團體,藉以行劫所引發的騷亂,並拘捕了報案者。這個解釋雖然比起巫術看起來更合理,但多數案件卻是民眾在毒打「巫師」後主動報案,因此犯罪集團一說並沒有成功說服民眾,只是再沒人把「巫師」帶到警局。最終,還是要傳媒配合著政府報導,才能把這「疫情」遏止。

東亞獨有的恐懼:縮陽致死

中國及東南亞各國也曾出現短時間內群眾焦慮失去性器官的疫情,但患者並非如非洲民眾害怕性器官被巫師變走,而是對陽具縮進肚子裏會致死而感到恐懼。於二十世紀的中國,出現過數次集體對縮陽的焦慮,他們對其原因有各種各樣的猜想:

「安徽省一農村的五名男子日前集體罹患怪病,他們的生殖器官突然向腹部內縮並出現劇痛。村內謠言四起,有村民稱「山鬼」作怪,也有村民指先人沒有積德,有村民因此特意請人看風水或遷墳墓。 首個罹患怪病是十二歲男童小剛,因其個性非常調皮,其母遂經常用『山鬼專門吃不聽話的孩子』嚇唬他。一個月前的風雨夜,正當他外出小便時,天空突然閃電,朦朧間疑似見到『山鬼』,其生殖器官當晚突然內縮並伴隨劇痛。事件傳開後,村內陸續有三名男童和一名成年男子出現類似症狀。村內瞬間謠言四起,年老的村民稱山中有鬼作怪,專門咬男人的生殖器官。」

— 東方日報於2008年10月

 

「縮陽在80年代的時候當地也發生過,沒想到現在又有了,上醫院也無法根治,只能通過民間祖傳秘方硫磺加上薑和石灰等混合而成的中藥進行擦拭,十多二十分鐘便可痊癒。比較迷信的村民都以為是妖魔鬼怪作怪,用敲鑼打鼓和放鞭炮的方式進行驅趕。

『這幾天村裏出了這種事以後,都是村民過來買,現在都斷貨了。』記者走訪幾家中藥店發現,硫磺等藥品均已銷售一空。小賣部的售貨員告訴記者,這幾天鎮上都在放鞭炮,小賣部的鞭炮也已基本售空。」

— 中國大陸鳳凰網於2014年10月10日

狐狸精作祟、吃了被下毒的食物、受污染的豬肉……受著這些傳說影響,加上當時動蕩不安的社會氣氛,在教育水平低下的社區中以訛傳訛,引致集體的恐慌。

多數受影響的人沒有擔心巫術或「器官竊賊」,因此沒有出現像西非的暴力事件。反之有些「患者」對性器官作出過份拉扯而造成傷害。他們大部份沒到醫院求診,反而是尋求宗教協助,或者服用如虎鞭鹿鞭等中藥。因為這些「患者」其實是沒有精神病,更沒有甚麼縮陽,只要政府教育一下當地人民,便能使他們不藥而癒。

我們的病人,先進地區的縮陽症

寶生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雖然說不上教育程度高,但總算是中五畢業。從沒聽過甚麼狐狸精引致縮陽的說法。

既然他不是東南亞那一種的情況,非洲的陽具竊賊更與他的情況不相干,那麼他的情況是甚麼?

原來,縮陽症並不局限於教育水平低的地區,在歐美的先進地區也有零星的案例。這些地區的患者大多被診斷抑鬱症、焦慮症或思覺失調等疾病。換言之,縮陽只是這些病的症狀,只要治好根本的病,縮陽的恐懼也就隨之而消散。

寶生患上的是嚴重的抑鬱症,起初,無論說甚麼他也不聽。唯有先使用抗抑鬱藥,使他的情緒逐漸好起來。數週後,他的心情好轉了,但依然有點害怕縮陽。幸好,他慢慢對治療建立了信心。

雖然他還沒完全好起來,但也沒那麼緊張,也較願意聽醫護的話。在這個階段,我們向他先講解人體結構和性教育,再引導他一起衝擊對縮陽的焦慮。

「還是很怕會縮陽嗎?」

「對,很擔心。」

「剛剛護士看見你在跟另一個病人下棋呢。那時候,你並沒有拉著下體呢。」

「是嗎?」

「那現在你縮陽了嗎?」

「應該沒有。」

「這週內跟別人下了多少次棋了?」

「三、四次吧。」

「所以不拉著下體時有多大機會縮陽?」

「好像不大。」

除了抗抑鬱藥外,心理輔導也起著重要的作用。可見寶生雖然沒注意到自己的轉變,但也慢慢地進步。再過個多月後,他康復出院,在覆診時也沒再提及縮陽的焦慮了。

不經不覺,春天到來了,北美小夜鷹也甦醒了。

 

益力多醫生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