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缽乜撚嘢】秋涼的第一天

2016/11/4 — 11:21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從來怕熱,天涼才開操。

全球暖化之下,宜操的日子越來越遲到。立此存照,今年要到昨天, 11 月 3 日,才終於勉強不熱,讓我有勇氣在離「真正百哩山賽」 TNF 只有個半月的最後關頭,盡人事上山。

數月未用過山力,起步以為會飛,上到大帽山頂全程可跑就跑。下半程原路折返,慢了個多小時,可想而知狀態如何。由大帽山頂一步一痛捱到山腳,逕自取車,連過去小食亭和蓮姐打招呼的氣力也沒有。

廣告

攰不難頂,眼瞓才是天敵。在深水埗遇塞車,閉上眼就不省人事。

有人敲窗,美少年張口帶笑,指向前方,只見一片空靜。我去了哪裡?

廣告

這是一生未曾遇過的奇蹟。原本塞死的長沙灣道看不到一輛車,估計後面的巴士車長最少已等了數秒。還有其它司機。

無人響號。對,無人響號。

唯一解釋,以為車裡的長者死咗。無論如何,尊重先人總是美德。

不知走甚麼運,晚上更遇到 "driver of the year" (每年一遇的靜音的士司機會收到一張大鈔,請飲茶)。

伯伯年近八十,見我看不過眼連續幾部平治寳馬死命不留空隙讓他轉線,告訴我他一點不介意。開車多年,甚麼都化了。他說,兩種情況之下,人變成野獸,第一是 sex。第二是坐到駕駛盤後,嬌滴滴的女孩亦不例外。

不知到他的年紀我會不會睇化。雖然早已明白,在路上寸土必爭是愚眛的野獸本能,每次遇到都難免動怒。缽乜撚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