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信的定義:淺析〈女神〉與〈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2017/1/10 — 17:22

【文:栩晉】

一年伊始,又是樂壇派發成績表的時候。一如既往,「分獎」、「名不副實」等指控,紛紛出現於各大傳媒。作為不通絲竹、不好金石的筆者,仍然抱着「知道就好」、「聽好歌」的心態,面對這已如死水的香港樂壇。不過,今年多了一翻爭拗,且觀點頗具深度,故筆者亦躍躍欲試,嘗試評頭品足。

廣告

事關〈女神〉(下稱〈女〉)及〈你是你本身的傳奇〉(下稱〈傳〉)的比較,有論者以為前者「有氣」、「欠自信」,亦指責歌手「扮可憐」、「消費亡母」等等,必欲為後者爭回應得的「傳奇」地位。對此,筆者不欲妄斷是非,只希望就兩曲所表達的深意作一分析,並略述「自信」的定義。

〈女神〉:

廣告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毫無疑問,兩者均以「自信」為題,並據之以成就「女神/男神」及「傳奇」的目標。的確,普羅大眾均喜以個人喜惡,稱呼心中較滿意、鍾愛的異性為「神」,因此「神」是受封的,自當屬於眾人。但同樣道理,人們亦喜以個人性向和目標範疇,稱呼取得驕人成就的對象為「傳奇」,因此「傳奇」亦有「屬眾」的性質。但縱觀〈女〉及〈傳〉均有意超越此藩籬,將「神」及「傳奇」收歸於己身之中,而不為眾所有。

〈女〉不斷強調作為神的條件,一向都在己身之中,絲毫不用介意別人。〈女〉中的「神」,其形象較傾向具戰鬥感和威嚴,但又不失雍容氣度,是能文能武、可動可靜的「神」。為配合此形象,詞中不斷以「權杖」、「光環」、「利劍」等物件,勾畫「神」的強力、威嚴的外觀,同時又指出「低頭」、「講和」等態度,描述「神」的堅毅不屈、甘於逆流的心態。但請留意〈女〉絕口不提「神」的樣貌,絕不歌頌傾國傾城的「美」,因它更重視個人的能力和氣度。故此,〈女〉認為人絕不能順眾棄己,反要珍惜和憑藉個人條件衝破大眾的枷鎖。「神」既是戰士,亦是王者,而戰士及王者都是靠自己打拚的。

至於〈傳〉則明言「做自己的傳奇」,旁人更是「傳奇」之路上,更是毫無地位的。〈傳〉從失意的自己沉思,認為成就「傳奇」,要「了無牽掛」和「燃亮青春」,以一往無前的「志氣」將夢境化為現實。此外,人更要具備敢於「發夢」,因為「夢」是個人潛意識的反映,現實的你可能為「家庭」、「工作」、「大眾價值(如詞中的「名牌」和「金飾」)」所束縛,漸漸忘記真正的自己和心中的「傳奇」。唯有敢於「發夢」,才能擺脫一切,直視自己的心聲,並張開天馬行空的翅膀,認清路向,再於現實中,加以實踐。如此,人方能夢境成真,成就「傳奇」。「傳奇」是憑藉心中傲氣,衝破重重障礙,方能完成的樂章和故事。

縱觀上述,可知〈女〉及〈傳〉均呼籲人們,深信自己的能力和目標,不為外界影響和束縛,一心一意成為自己心中的「神」和「傳奇」。但話雖如此,我們又必須注意到兩者都是從「大眾」出發,而非劃地自限,完全無視外界存在,自我中心地滿足於自己的成就。因此,筆者以為兩者都講究能入於眾、出乎眾,在大眾、社會中修行,而「自信」便是成功的必要充分條件。

既然「自信」作為兩者的主題,則從中分析「自信」的定義,便是了解和感受兩曲的最佳切入點。「自信」,顧名思義,即「自己的信心」,既代表人對自身一切,如:言行、外貌、價值觀的信心,亦反映了人的自我形象,會否滿足現在的自己和將來目標等等。依此而論,筆者以為正如上言,兩者既無軒輊之分,亦無高低之別,因兩者都高舉主體性和自決性,反對由外界定義自己、「神」和「傳奇」。在此,筆者僅希望合二者而言,略析自信的定義。

首先,筆者希望先引述一篇評論文章:〈與〈你是你本身的傳奇〉相比 〈女神〉心中有氣〉(下稱〈與〉)的論點。〈與〉認為〈女〉有氣,以及過於在乎別人的眼光,「理會『人類』是否看得起自己」,而「真的有自信的人,是不用這樣提醒自己要視旁人目光如無物,不用時刻記著自己要自信」。至於〈傳〉則「將專注力放在「不可衰畀人睇」,對象集中在自己,自己欣賞自己就好了。自己就是自己本身的傳奇,做個自己愛的自己就可以」。對此,筆者並不反對上述觀點。不過,筆者以為這也是探討「自信」的切入點。

筆者以為「自信」既是個人的內心肯定,但同樣牽涉人群和個人價值觀的了解和省思。細看〈女〉的歌詞,多次提及「評判席」、「標準的審美觀」、「俗世眼光」、「井底之蛙」貶抑環境因素及所謂「客觀」、「公正」的主流價值觀的意象,並表示「神」實在不需在意這些外界因素,「任其一臉不爽」即可,亦不用「低頭」、「講和」、「收斂色彩」,後更質疑「為什麼需要世人饒恕」,以致「自信迫降」。誠然,這一切都反映「女」確實充滿了對世界的不滿、「有氣」,更自認超乎眾人,毋需遷就群眾。或許,這實如某人意見所指:「貶人抬己」,但我們實應據欣宜的情況,再反省所謂「主流」和「環境」有否值得商榷的地方。

鄭欣宜作為名人沈殿霞之後,加上其歌唱天賦甚優,故世人寄望甚殷。但欣宜在繼承這些先天優勢之餘,亦繼承了其母的易胖體質。可惜的是,現今多以「瘦」、「美」、「身材好」為「女神」的標準,而欣宜因其體型並不討好,故難得世人青睞,即便是理應講求「技巧」多於「外貌」的演藝界,欣宜亦難得一應得之席。為此,欣宜嘗試「自信迫降」、「收斂色彩」,並磨去「凌角」,但仍難符眾望。浮沈多年,欣宜終走出陰霾,以〈女〉一曲,向世人宣示自己的覺悟和自信。父母、體質都是不能選擇的現實問題,難道我們只許旁人責其「消費母親」、「消費肥胖」,便不許她立於問題、壓力的肩上,向世界說「不」?

另外,「主流」、「客觀」便代表正確、代表「神聖不可侵犯」?顯然,這是錯誤的。歷史上,孔子、孟子、諸葛亮、朱子、王陽明都是反抗社會、蔑視主流的革命家,心中充滿堅持理想和不滿現實的「氣」,再憑藉過人的識見和時事的敏感,直刺問題的核心,終成就其「傳奇」。試問黃偉文有感主流歪偏,客觀不正,故填寫此曲,再交由感同身受的欣宜主唱又有何不可?因此,筆者以為〈女〉貴於有氣,敢向世界說不,表現出儒家「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自信氣度。

至於〈傳〉的自信,則源於其個人的超然自信。誠然,筆者承認〈傳〉較少提到客觀因素,反之較注重個人質素。但正如前言,〈傳〉亦有提及「家庭」、「工作」、「大眾價值(如詞中的「名牌」和「金飾」)」等因素,也認為這些都是影響個人的重要因素,而非一面倒地表示「自己欣賞自己」就足夠。〈傳〉只是淡化客觀影響,更強調自身主宰而己,就像某人意見所指:「對世界所有負能量、世界大標準,強調自己不在乎,強調自己可愛」,是禪宗不執著世界的自信。本質上,〈女〉和〈傳〉的「自信」,實是大同小異,都認為「自信」並非單純的一己之事,而是主觀意志和客觀環境的配合和調整,但一進取、一無執而已。

最後,筆者希望討論〈女〉和〈傳〉的「自信」所達到的境界。正如上言,〈女〉和〈傳〉一進取、一無執,這不獨是兩者對「自信」的不同演繹,亦是修養境界的不同。筆者以為〈女〉所講究的是「大愛」的境界,而〈傳〉則是「存在」的重視。〈女〉無視世俗眼光,突破既有的藩籬,認為「自信」入乎眾,亦出乎眾,人只要有自信,堅持和珍惜個人的條件,表現「自信」的氣度,則人皆可為「神」。因此,MV之末亦安排了不同階層、年齡、類別的人戴上后冠,並相互抱擁,表示所謂「當下」不過是人生大舞台的小部分,人應該欣賞旁人,甚至「非人類」,將「自信」的大愛傳遞至世界每一角落。

至於〈傳〉,詞末提及「無悔」,正是表示一往無前的自信,人應成就「本身的傳奇」。但同時,〈傳〉又指出「傳奇」絕非結局而已,亦是一個「過程」,人只需自信地創造「本身的傳奇」,便是「無悔」,實在毋須執著結果。「存在主義」認為「存在先於本質」,因此人應努力思考及自信地完成心中的自己,而非被世界所定義的自己,這與〈傳〉重視「自己的存在」的意念是一致的。

〈女〉與〈傳〉都是值得尊重的歌曲,而且歌詞亦有深度,實在毋須計較孰優孰劣。當然,比賽自有輸贏,但大家又有否慮及「計較輸贏」不正正違反了歌詞的原意嗎?「自信」是能入於眾,又能出乎眾的。

 

作者簡介:教育工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