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我膨脹

2017/10/21 — 16:0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很多年前我在西藏收到一個電話, 對方說要問我一些問題,但第一句卻是:「我是 XXX,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說不認識,對方見我有眼不識泰山,居然不知所措,氣氛有點尷尬。當然不是我尷尬,而是我替他尷尬。

又有一次,一名「專欄作家」來訪我的咖啡館,不停強調自己是「專欄作家」,但我連對方名字都記不住。也許只是我孤陋寡聞,但對方再三強調自己是「專欄作家」的身份,難免令到氣氛尷尬不已。而且對方要不停強調自己的名氣,或多或少,也突顯了他本身的名氣局限。

不久前一位拉薩的朋友要駐村,所謂「駐村」,就是城市的公務員,流放到農村工作,一般有點不情願。我與這位駐村的朋友數月不見,某天居然在拉薩碰面,我略帶驚訝地說:「哇,好久不見,你甚麼時候回拉薩了?」他睜大雙眼,詫異地問:「我不是在(微信)朋友圈發了我回來拉薩的消息嗎?你都沒有看我的朋友圈嗎?」我真的沒有看他在網絡發佈的消息,更沒有想過他會理所當然地以為自己的收視率是百分之百。 

廣告

黃霑以前寫過一件往事,他與一名公關通電話,以為對方肯定認識自己,說了半天才知對方根本沒聽過黃霑,場面略顯尷尬。後來霑叔學精了,每次跟人初次見面,總是要先自我介紹。說起來,我在拉薩經營咖啡館多年,也遇過不少真正的名人,但他們都有個共通點,就是相對較為低調。

面子總是別人給,也只能由別人給,一些人自我過度膨脹,當自己得不到期望中的關注,就像受了重傷一樣,難免讓新相識的朋友,打從心底裡笑出來。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