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傳媒界朋友互勉

2017/6/29 — 14:1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你很用心寫,我看得出來的。」
「你的文章我每篇都有看。」
「真的很喜歡你的文章。」

最近聽到不少讀者表示欣賞,內心非常感動;覺得能覓得知音人實在難得,你們都是我寫作的動力。

記得以前 am730 的專欄每篇都有稿費。稿費,說真的,每星期三數百的真的不多,但報章願意付出稿費,對作者來說,似是代表著一份尊重,即使數目小,起初感覺也相當良好。

廣告

然而,由於不是每篇稿也會在其主頁分享(印象中只被分享過一篇),主動來尋的讀者亦不多,我不能直接看到讀者讀完文章的反應,與報章編輯的交往也只限於交稿的電郵,關係非常疏離,延遲出稿亦不會事先通知,那麼「專欄作者」於他們來說又是什麼?是純粹交易、供稿的機器嗎?當然,我一個初出道的小作者又能苛求什麼。事後我不知原由地被棄如草芥,那些付出的「稿費」還是否代表尊重?「尊重」與稿費是否存在必然關係?在我來看,未必。

我的文章到底寫得怎麼樣?讀者反應又是如何?哪些文章寫得好看?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私下寫日記可能是滿足自己,整理自己的思維,但我公開的寫作可不只是為「打飛機」,而是希望和讀者有所交流,希望自己所想表達訊息有效傳達。我希望知道的一切,幾乎完全無法從 am730 上得到。

廣告

亦可能自己是個很需要鼓勵的人,當一切成效成謎,當回應太少,逐漸也失去為這份報章寫作的熱情。

半年前,我再次因受到鼓勵而繼續寫作,然後文章亦開始有授權一些網媒免費轉載。我不會說自己完全沒有所圖,純粹無私分享那麼清高,但我絕不會認同這種無償分享知識、多個渠道發放文章叫「頂爛巿」,是在鼓勵免費網媒作不發稿費的惡!當一個作者想擴開讀者群,尋求能接觸更多讀者的渠道,剛好有一個平台替你轉載,這種形式的合作有否稿費,又何妨?

香港的傳媒執的執,大幅裁員重組的不斷出現,意味著什麼?沒有讀者(受眾)付費的傳媒如何維持運作?靠些微的網上廣告費就可以維持機構運作?投資者必須蝕光自己口袋中的錢才叫有社會責任?歸根究底,始源在何處?太習慣享受免費資訊娛樂的,是什麼人?

從前免費電視的運作是,電視台出資拍劇,收取廣告費,巿民買部電視機便可以享受免費娛樂,代價是收看廣告,再從日常生活衣食住行消費去間接去支付商家所付出的廣告費。即是說,免費電視節目之所以會存在,是因為社會商業運作有健康的消費循環、較為集中的廣告渠道。

當進入網絡時代,尤其社交媒體的興起,廣告商的投入不斷分散,電視台的廣告收入必定受到威脅,再來就是報章、電台⋯原本的傳媒形態已因網上資訊的擴散模式而大受影響。當免費資訊平台大量出現、媒體分散,甚至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平台時,大型廣告收入大減,單靠些碎廣告收入的運作已難維持,接下來就幾乎只剩B2C直接收費一條路。然而,這目前仍然只有極少數傳媒能夠做到。媒體沒有收入到底要如何生存?還是真應如施生所講接受「命運」,直接全部執笠,然後任由無數從事傳媒的人再看不到前路?

當然,也有新時代網媒直接把往常電視台廣告改頭換面搬到網上,而且看起來非常成功。但如果這機構所轉載在自己平台的資訊都是要付費的,恐怕再多錢也難維持。相信他們沒有一刻不在取捨權衡版權與己方作為免費網媒該如何生存的問題。公司每天運作都在燒錢,員工都要吃飯,廣告費卻未必穩定,今天雖在,明天的生存卻成疑。

除了不為廣告收入而有特定任務在身的媒體能靠金主資金運作外,誰不是在苦苦掙扎?am730真如施老闆想的那麼理想?想問am730養的是幾多人?他們的成功又能否複製?香港的傳媒記者、編輯學歷高,待遇卻越來越差都不是新聞了!香港的傳媒行業正處於一個極不穩定的狀態!

體諒媒體艱難,專頁上的文章既都已寫好準備讓人看,由一個平台去轉載,分享知識之餘,讓自己的文章接觸更多讀者,何樂而不為?媒體與作者之間完全是自由協議,不同意轉載的便作罷,與靜雞雞偷文、完全不知原作者為何人的 Content Farm 豈可相提並論?

另有些媒體來邀稿的,要特意另設固定主題去寫的,定下稿費就是自然的事,這亦是雙方協議。如果要符合對方主題,卻不願支付稿費,恐怕就難以成事。說人做爛巿的人自己掏過多少錢去買雜誌、去為替自己提供資訊的媒體付出?有份令個巿咁爛的是分享知識的人,還是不願付出的人?

有些人的邏輯認為不應該免費供稿給網媒轉載,這些網媒才會消殆,然後其他願意「尊重」作者的媒體、有付稿費的媒體便能留下來、合理地得以生存,讀者也能看到高質素文章,這個理念真是非常好,想法非常正義合邏輯。然後呢?自己那邊繼續看 Content Farm,share 垃圾資訊、未經證實、粗製濫造的內容,最喜歡的不是有益的文章,是八卦是非吃花生。這就是社會實況!

讀者受眾若然願意付出代價支持其喜歡的媒體,使媒體能付稿費邀約更多高質素的作者,從而令作者能更專心寫作交出好作品,固然是最理想的事。我是多麼的希望每個作者都能好好生活,好好寫作;多麼希望從事傳媒、創作的朋友都能得到應有尊嚴和待遇。

若然巿場上根本無人付出代價,錢從何來?覺得自己無能力、無必要付錢買資訊、無必要花時間看廣告就很值得原諒,然後有錢也寧願去吃好西,那麼創作者食風、從事傳媒的人最好死光才合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