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芬蘭教育(二):不完美的制度

2017/5/19 — 10:10

被稱為全芬蘭最美景色的瓦薩大學 via Facebook

被稱為全芬蘭最美景色的瓦薩大學 via Facebook

我在到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攻讀的教育課程名為 Understanding Finnish Education:From Myths to Realities 。雖然在當地逗留時間只有三星期,未能認真深入了解,卻遇上認真解構當地教育的教授團隊,為我們拆解一些常見的誤解。由於課程提供大學的學分,除了上課外,同學們也需要完成各樣的習作以供評核,大家都相當認真對待作業。

要認識芬蘭教育的真面目,統籌的教授首先請我們做一份傳媒分析,在三星期內閱讀至少二十篇有關當地教育的報導。前提是,資料不能從外國傳媒取得。甚麼 BBC 、 TIME 、 The Guardian 、 Huffingtonpost 等來自外國媒體文章一律不能被採用。

我被一言驚醒,芬蘭語並非世界主流語言,要認識當地教育,除了透過少數由當地人撰寫的英文文獻外,我們通常都只會依賴外國傳媒的報道。而此等報道通常只會著重歌頌當地教育的好,令讀者產生許多先入為主的觀念。有教育機構曾將 2005 年至 2014 年間有關芬蘭教育的國際新聞整理,發現絕大部份的報導都十分正面;外間將芬蘭教育神化是無可厚非的。

廣告

班上各位同學對當地媒體一無所知,不能引用外國媒體,哪裡找二十篇報導完成作業?幸得教授推薦了三個當地傳媒的英文網頁供我們參考,分別為 Helsinki TimesFinland Times (此網頁現已停止更新,讀者會被轉介到 Daily Finland)以及 YLE Uutiset,前兩者為網上傳媒,均設教育專題,後者則為國內新聞廣播公司。

有了參考途徑,我每天在上學前都會一邊吃早餐,一邊上網讀新聞。過程中,我對芬蘭教育的那些先入為主的離地思想慢慢著地,發現那邊其實也面對種種問題。面對教育經費削減,師生比率需要增加 1 ;教育改革下的新課程,令高中生需要繳付高達 1800 歐羅的書簿費 。另外,移民政策令芬蘭從原本的單元社會慢慢走向多元文化結構,學生的學習差異慢慢拉闊,很多新移民的學生未能完成高中課程,令社會福利資源分配帶來隱憂 3 。比較關心幼兒教育的我,下面這個標題震驚了我十億個細胞。

廣告

估不到遠在芬蘭,也有就讀幼兒園的孩子需要應付入學考試 4 。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學習第二語言能為孩子帶來優勢。但為確保教學成效,有縣市的教育部設立入學評核,達標的學生才能修讀外語課程。學者認為此舉影響幼兒的心理發展,長遠更會深化學生間的程度;另一邊廂,教育官員卻力挺考評的必需性。這種學者與官員各執一詞的現象,是否似曾相識?

前往芬蘭之前,我除了閱讀網上文章外,也特地購買了被視為天書的 Finnish Lessons 2.0 ,作者 Pasi Sahlberg 是芬蘭教育專家,除了本身在教育系統中工作外, Sahlberg 也常在國際媒體上解構芬蘭教育。上課時,負責統籌的教授早估到我們一定已拜讀此書。但他竟然覺得 Sahlberg 只是個推銷員,亦指出了數個書中的謬誤,他怪作者沒有將芬蘭教育的情況如實向外間報告,間接令外界產生毫無根據的幻想。

平心而論,教授可能誇張了;作者也許在某些題目上避重就輕地帶過,但這本書的確為讀者提供很多資料,是一個認識芬蘭教育的起點。另外教授也推薦了一本名為 On Top of the World 的書,作者 Karia Kouta 是一位芬蘭媽媽,她記下了有關芬蘭教育制度的種種。這本書的章節簡短,我會推薦此書給希望簡略認識芬蘭教育的讀者。

天下烏鴉一樣黑,每個教育制度都有可取與可棄之處。要認識一個制度,我們不能斷章取義、盲目追捧任何政策及教學法;在我們能放下一切前設之後,才能客觀了解,閱讀當地傳媒報導亦能令我們的認知更為立體。所以我特地用兩個章節去說明芬蘭教育裏面一些實在的問題,並附上一些可供參考的連結。一切歸零後,我們才有資格去在一個不完美的系統裏面,尋找一些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芬蘭教育正進行大規模的改革,那是我攻讀課程的一大原因。我不明白,課程框架及內容都那般優秀了,還改甚麼?下回再談!

參考資料: 

1. Teachers told to maximise classroom sizes (2015, YLE Uutiset)

2. Budget blues, high school woes (2015, YLE Uutiset) 

3. Immigrants struggle to get into upper secondary school (2014, Helsinki Times) 

4. Researcher slams entrance exams for pre-schoolers; city defends practice (2015, YLE Uutiset)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