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人的廢話文化

2018/3/14 — 13:47

英國人最鍾意講乜嘢?直接啲講,英國人最鍾意講「廢話」。所謂「廢話」,英文有個好學術性嘅字,叫做phatic,意思即係「不是用來傳遞重要訊息的」。係咪講得好隱晦呢,不是用來傳遞重要訊息,咁即係傳遞出嚟嗰啲訊息係可有可無,既然可有可無,簡單啲講,即係廢話。有啲乜嘢phatic嘅例子?Good morning呀,the weather is so nice呀,甚至乎hello,全部都係phatic。

如果問你,廢話嘅英文係乜嘢,十個有九個人都會諗起「牛便便」,即係BS。當然,英國人咁有文化,又點會話自己講嗰啲係BS呢?其他人講嗰啲就係BS,英國人講嗰啲就係叫small talks。講到明small talks係英國文化,當然唔係每個國家都頂得順,而最討厭small talks的便肯定是德國,因為德國人的溝通一向以直接俐落見稱,所以德國人覺得同英國人講嘢係一件好痛苦嘅事。

有啲德國人甚至乎覺得英國人係大話精,但其實英國人嘅誠信絕對喺世界上數一數二,又點會係大話精呢?英國人講嗰啲唔係大話,而佢哋只係一個習慣「大題小做」嘅民族。就好像在1982年的夏天,英國航空的機師Eric Moody對著機上的乘客說,we have a small problem here;外地人聽到small problem不以為意,但英國人聽到當然心知不妙。果然,機師Moody下一句便是:all four engines have stopped。

廣告

就連在香港就讀名校的尖子,去到英國那家成績超班的Cardiff Sixth Form唸書,都說要重新學過英文,你便知道真正的英式英文不只是文法和詞彙這麼簡單。我們在香港學英文,學到的是英文作為一種溝通工具那一面;走到英國學英文,英文不但是工具的應用,還是文化的體現。我以前在Gresham’s讀書的時候,曾經試過在地理課做了一個presentation。做完presentation之後,老師說了一句I am almost impressed。

聽完之後,本來眉飛色舞。Almost即是nearly,而既然係nearly impressed,即是「近乎impressed」了。點知,後來先發現,I am almost impressed嘅真正意思係一啲都唔impressed。英國人這個almost就是用得這樣出神入化,就算場波你輸咗7比0,英國人都會走過嚟同你講you almost beat us。

廣告

有些人聽到這句you almost beat us,會覺得英國人非常討厭。我已經輸7比0咁核突,你都仲同我講you almost beat us?攞景定贈興呀!喺英國咁多年,我可以肯定講句,攞景同贈興都唔係英國嘅主流文化。咁當然,呢個世界就係乜人都有。孤寒鬼,永遠覺得慷慨嘅人係傻仔;小器鬼,永遠覺得有風度嘅人係虛偽。

一個民族值唔值得尊重,就係睇吓佢哋有幾多個,有風度嘅傻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