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虔誠教徒

2018/5/7 — 21:43

西藏拉薩大昭寺中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換佛衣的儀式。我拍攝這張照片時是問准了僧人同意,不是偷拍。

西藏拉薩大昭寺中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換佛衣的儀式。我拍攝這張照片時是問准了僧人同意,不是偷拍。

最輕易的虔誠,永遠停留在嘴上。最真誠的崇敬,卻只能留在心中。有次我的西藏好友卓嘎姐要去大昭寺為釋迦牟尼像獻佛衣,是供佛的一種儀式。卓嘎姐先到釋尊像前唸經,我便站著旁邊安靜等候。過了一會,後方的一名外地佛教徒女子,眼睛瞪著我,面露不悅之色,似乎是因為我剛好站在她前面,擋著她的視線,惹她生氣。當時信眾及遊客太多,擠得水洩不通,藏人朝拜者之間貼得更近,但大家都各自唸經,互不抱怨。我只是原地不動,也沒有刻意躲開(當然也沒有故意擋著她),反正過一會人潮就散。

怎料那名佛教徒女子,忽然用很兇的語氣指著我說:「你站在這裡,你要唸阿彌陀佛!你唸一下!你不唸的話,你就白來!」我站在佛前,縱然沒有唸經,但其他藏人朝拜者也沒有覺得我冒犯,怎麼一個外地而來的佛教徒,卻居然對我指指點點,批評我是「白來」?

說實在的,對於這種心態,我摸得特別徹底,有兩方面。第一,她嘴巴上聲稱要我唸經否則便是白來,實際上只是叫我不要站在她前方,她沒有用真誠的說話,表達自己實際的想法。第二,她覺得自己學了宗教法門,便想站在道德高地,我在香港就認識不少類似教徒,對教義的理解只停留在嘴巴上,但卻是一副偏執自傲的德性。

我當時就很直接跟她說:「你看其他藏族的朝拜者,我站在這裡,也不妨礙他們,他們自己唸經,也沒有要求我唸甚麼。唸不唸經是自己的事情,你唸好自己的經就可以了。」那個人好像還不明白,我就再說一句:「你學佛,不要越學越執著,不要越學越壞。」我說話時不喜歡轉彎抹角,坦率把想法說出來,直截了當。

廣告

我說這番話時,其實也不是真的要開導或甚至教化她,我也沒有這個能力或修養,只是以前見過太多嘴巴說得很虔誠的教徒,越學越魔。我把自己的想法開門見山跟她說,其實只是想讓她知道我不認同她的話,縱然對方聽著不舒服,但總比支支吾吾好一些。我把話說得這麼明白,她呆了片刻,臉上帶點不耐煩地說:「行了,行了!」便繼續唸經。

她後來似乎聽到卓嘎姐要去獻佛衣,又要去九個地方上金粉(也是另一種敬佛的儀式),對此很感興趣,忽然跑上前問:「大姐,您要去上金粉嗎?我想跟您一起去啊!」我對那人沒有甚麼好感,當然不想她同來,但卓嘎姐性格隨和,遇到這種要求,通常都會答應,我也不好拒絕。沒想到這次卓嘎姐卻斬釘截鐵說不,還對她說了一句:「你不要跟上來啊。」我這才知道,原來剛才卓嘎姐站在旁邊專心唸經,其實是完全聽到我和該名遊客的對話。

廣告

離開佛堂時,卓嘎姐忽然說了一番挺有大智慧的話:「我聽到你們剛才的說話,那個加嫫(漢女),說你沒唸經就是白來,但佛教裡哪有這樣的說法?每個人的修為都不同嘛,她這樣說不對啊!我們覺得來到大昭寺,也是一種緣份。如果她說別人白來,其實她才是白來了!」

四川德格高僧希阿榮博堪布在《次第開花》一書裡寫道︰「很多藏族人雖然不識字,卻有著一般世俗文化教育難以造就的見地和胸襟。」我特別喜歡這句話,因為這是我在西藏多年的深刻體會。卓嘎姐的教育水平不高,但她的話,比那些強調自己是佛教徒的人,反而更有智慧和胸襟。

我身邊的藏人朋友,不論是否在政府單位工作,大多都有信仰。也許每人對宗教的理解不同,虔誠程度各異,但我很少聽到藏人把自己的宗教觀強加於別人身上。反而在藏地以外,中港台等地,一些人剛開始學佛,卻只能學到形式化及公式化的道理。

有次跟藏人作家唯色談起這種情況,她說:「他們很容易產生幻覺,產生一種信仰優越感,更過分的就直接把自己當佛了。」完全說中那些人的心態。當然,這種恃宗教之名而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的人,也非只限於佛教徒,別的宗教,尤其基督徒,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