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山筆記(5)如何克服腳痛與疲累?

2015/11/10 — 14:11

這是最後一次集訓,晚上7時由北潭坳起步,跨過牛耳石山、雞公山、馬鞍山、大老山,黎明到達沙田坳道,再爬上畢架山、針山、草山。因為時間不足,我們沒有攀上大帽山便下到鉛礦坳,日暮西山、精力殆盡。

想一想,夜半在馬鞍山上捱過風雨,正午在針山無盡頭的梯級被烈日暴曬,最終能安全完成已是萬幸。睡了14小時,醒來時感到右膝疼痛,但比對第一次集訓後全身癱瘓的感覺,真是微不足道。究竟我是如何克服多年來的膝患,走上毅行之路?

廣告

首先必須注意適當的設備。一對專業的行山鞋能減少腳板和膝蓋的壓力,鞋頭硬度更要能抵禦落斜時與石頭的撞擊。一對厚襪除了減少腳板的磨擦外,亦可卸去部份壓力。我最初在膝蓋與大腿肌肉間還貼上醫療膠布,用以固定膝蓋位置,減少擺動磨損。後來為貪方便,只在膝蓋下面套上束帶,效果亦頗理想。手杖更是不能或缺,特別是落山時用雙杖可卸去對膝頭的大量壓力,亦減少失足的機會。只是要注意過度依賴手杖時,肩膀肌肉會勞損,甚至扭傷手腕。

行山的姿勢亦有要訣。步伐細密比起大踏步會減少膝頭壓力,走在泥地和草地比起踏在石板路又會少許多壓力。所以除非天雨路滑,一般我們寧願走在石級旁的爛路。在不行山的日子,我會吃補充葡萄醣胺的食品,亦會踏單車機強化膝部和腿部的肌肉。其實物理治療師多年前已教了我幾個有助解決膝痛的練習,但往往是一暴十寒; 直至遇上毅行者的挑戰,才認真緞練起來。現在去到那裏,見到樓梯便會爭取練習的機會,有時甚至從大學的山腳走到山頂去吃一碗麵條。

廣告

毅行日快到,真正令我擔心的,是睡魔的問題。過往兩次集訓都是通宵行走二十多小時,睏的時候,全身乏力。但疲倦的時候胃口全失,連乾果、麵包都不想吃,更不要提我很討厭的 energy bar,如何恢復精力? 這次上草山前,隊友見我步伐蹣跚,建議我喝罐 「紅牛」 。這東西我見學生趕論文喝得多了,想不到臨急抱佛脚下我也一飲而盡,結果仍然是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攀過此山。

我聽聞毅行者走到最後兩段(從大帽山腳經過大欖涌水塘到大棠終點),由於體力不支,會出現各種異象。他們都說這段路雖然平坦,卻是環繞着「迷幻水塘」,行行重行行,永不休止。有朋友是邊行邊睡,卻突然驚醒,質問自己身在何方?這樣的問題在幾小時中問了百多次。有朋友說看見明月皎潔,突然間樹葉都轉成白色,如在蒼茫雪地。有朋友說見到有人泛舟水塘上,如蒼海一粟。聽過種種幻象後,我真擔心能否神智清醒地走畢全程!

但毅行者的精神,是相互砥礪、克服困難。陳建榮傳道人、李律仁律師和一些行山健將,已承諾分段陪行。但到了最後兩段,我們希望有更多認同民主毅行的朋友能給我們支持。我聽聞有些毅行者是靠朋友左右參扶才走完這段路,但亦有靠朋友打打氣、談天說地,不知不覺間走到終點。但願香港的民主路亦是如此!

 

 

有興趣陪行的朋友,請帶頭燈/電筒、水、乾糧,估計20公里路要走8小時。

集合時間: 11月21日晚上11時左右

集合地點: 大帽山郊野公園小食亭附近

查閱詳情

閱讀其他行山筆記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