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旅 ● 往後】卡式帶青春(part 2)

2017/7/17 — 21:40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還有不能不提的周華健。我會學結他,也是因他而起。

當年正值四大天王雄霸香港樂壇的九十年代(當時的我,雖然人在外地,卻都只會聽中文歌),無人能匹敵。某天,突然冒出一位從台灣來的香港人,他的歌在那個年代的香港樂壇可說是一道很清新的空氣,在一眾偶像派和改編歌中,這位拿著木結他,滿是田園風、相貌平庸的男子,輕鬆又開朗地唱出自己創作的歌曲,我被他的音樂震攝了,原來音樂是可以這樣的!

廣告

發現他的曲詞全是一手包辦後,我完全拜服,立刻有樣學樣,向爸媽苦苦哀求,買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支木結他。那把結他極便宜且粗製濫造,手柄上的線與板相距甚遠,按到我的手指頭都快爆裂,但我還是珍惜地抱著它無數個晚上,從零學起。不知怎樣找來一本結他教學,基本和弦和指法一個一個的自學起來。

那年頭還沒有Yahoo、Google,更沒有Youtube tutorial,除了書本上能找到的資料外,一切額外的,你必須想辦法自己學會。我首先成功練成的,是Eric Clapton <Tears in Heaven> 的前半首,還有《詩韻集》中那些不準確的廣東歌和弦,當中包括許多許多的Beyond金曲。後來,為了學會草蜢的<我們都是這樣失戀的>,我花了不知多少個晚上,坐在Cassette機前,play完又rewind乘以幾百次,一粒一粒音把整首歌摸出來。

廣告

Analog的世界,完全是鍛鍊意志耐力的操場,有種「為達理想能吃苦」的浪漫感。

後來,出現了互聯網,世界進入電子化,那又是另一曲調了。Digital漸漸取代了Analog。CD取代了黑膠卡式帶,mp3以至雲端又再進一步取代了實體CD。我好像也再沒有像那個時候那樣,重複聽著同一首歌,慢慢把音符學會,把歌詞一個一個字手寫出來了。一切本來必須在手中拿著的,慢慢變成訊號、符號,在空中互傳著,似有似無。資料手到拿來,你要知道什麼,打開電腦輸入關鍵字便可,人們的步調變得越見飛快,無可否認是一種科技和人類的大躍進,卻又彷彿在追求效率中遺失了一些什麼。

發展,是個兩面刃。資訊不發達的世界很緩慢,但又比較簡單、一切更是直接了當。資訊的互動來得困難,你更會珍惜當中的難得,也更有空間讓那些片段印在腦海中。快速移動的世界,被壓縮的是人們之間的情感,還有對自己內在世界的關注。所謂的multi-tasking,其實不過是個自我催眠的理想狀態罷了,一個人的注意力就這麼多,要同時把心神分配到不同的事情上,總要有所取捨,一半的注意力,似乎就會換來一半的成果。

也不只是聽歌和學習,單單是專注於創作上,也比許多年前困難。創作是抒發很個人的情感,你必須用上一段時間,把自己沉進不被打擾的思緒當中,才能把最深處的東西挖出來,化成文字或各種表達。但現在不單是過程會有許多騷擾,專注力會被打斷,即使創作終於完成了,你還要以被量化的網絡符號,人們很片面的喜好與厭惡,去判斷你某件作品的成功與失敗。創作要回到最單純的狀態,不容易啊。

我們希望把更多的資訊塞進有限的時間當中,但一切卻水過鴨背,一瞬即逝。不是因為老了而容易遺忘,而是根本沒有空間把一切加以消化;昨天的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有新的事物湧進來,資訊塞滿我們每個細胞,就更別說想去更深層地了解自己了。誰還有時間啊?

舊日和今天的對比,並非為了慨嘆情懷的流逝,而是看見很實在的一個缺口,很想去修補的一個缺口:我們生活很充實,卻又總覺得很空虛。

並非否定資訊流通的好處,能不分地域地互動和增值、連接不相識卻有共同理念的人們、還有以倍數地增強的辦事效率,讓個體拿回失去良久的話語權。我們不再依靠財團和媒體,我們就是自己的平台,就是自己的希望,我們都是全球化的受益人。去年我的「集體獨家贊助」計劃,讓香港小店和香港人團結起自己微小的量,來超越往常只有企業才能做到的事情,正是這一切進步帶來的改變。不只是外在財力的部份,而是這些個體,如何在困境中拋棄傳統思維,互相連接和互助,集體發揮出一種久違的人情味。科技把人們隔開,但好好利用的話,也能把人們拉近,這次是當中一個成功的案例。

只是,同時衍生的,也有許多負面情緒和不負責的發洩,還有人和人之間因互相比較而浮現的不安全感。走到任何一個論壇或名人專頁的留言看看,你不難發現各種批評和謾罵,任何形式的嘲諷、挑剔、奚落。藝人因為在不對的時間發了一個簡單的「早安」,瞬間成為眾人丟石頭的對象。大家到底是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還是因為手指頭的便利,而習慣性地以這個比真實還真實的虛擬空間作為自己的出氣袋?許多的網上欺凌,導致許多青少年甚至成年人陷入心靈的創傷,甚至對自己做出不能挽回的傷害,這是科技的錯還是我們的錯?

人類的智慧,似乎還沒追上科技的發展,許多醜陋和內在的不安,統統因而這個不太講求跌序的新世界而浮現。既然我們得到了科技的便利,下一步似乎就是學會如何負責任地使用,是對世界也是對自己的責任。在人類還沒有拿捏到怎麼更有效地運用科技前,我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

外在進步和人心的進化,要多久才能找到一個平衡點?以現今光速般的科技發展,我們有可能追上嗎?那個能夠一步一步把事情慢慢完成的世界,是真的已離我們而去,還是只是被遮蓋於生活細節之間?

「逃開人海茫茫 隨意漂漂盪盪
我的小小天堂 逍遙好不風光 」

周華健的歌聲在RootBear的音響中響起,他那彷彿世上沒半點需要擔憂的歌聲,把我再度帶回那緩慢的時光,我又一字不漏的跟著唱起來。被固定在卡式帶中的歲月,和當中對生活的忠告,以電子模式相隔多年又在我耳邊復活重現。

一切都可以是選擇啊。

 

Come share your thoughts with me on social media!

更多閱讀 : 【行旅 · 往後】卡式帶青春(part 1)

 Instagram/Facebook/Youtube

Hall1c網上平台 : Instagram/Facebook

Shop at Hall1c.com

更多閱讀 : 有種故事

原刊於作者網站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