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是容祖兒終於有一天要退休,我怕我會哭崩

2017/9/25 — 16:44

容祖兒《全身暑假》

容祖兒《全身暑假》

基層工人並不是容祖兒粉絲,但要是她終於有一天要退休,我怕我會哭崩。

印象中第一次聽到她的歌,應該是在大學學生會幹事任上,有一天聽到某上莊的手機聆聲響起《全身暑假》的電子音樂版,還令他被莊 mate 嘲笑了好一陣子。基本上,容祖兒在千禧後數年越戰越勇,不論是在電台電視、街頭巷尾,已經成為潮流與話題。

畢業撞正沙士反廿三、告別一段較遠距離的感情(其實就是港澳之隔)、打人生第一份工、展開另一段感情、跳入社運圈 …… 拿著打工賺來的錢,初嘗「咪霸」滋味,有如開竅般發現,可以限自己「以半年時間慢慢的心淡」;自己作為不珍惜感情的一方,原來是有權高呼「知我是個無法討好的人」;與新女友每次吵過鬧過,就戴著耳機到公園跑步,「情願身體更壯 / 飾演苦主這個角色很無望」。

廣告

多年後才醒覺,不是粉絲的自己,當時甘於沉浸在祖兒的歌曲中,除了因為她的市場團隊實在太成功,可能亦是感情不快的宣洩︰時任女友鍾愛古巨基,她明言「我想自己去聽演唱會,你唔好嚟接我」,基層工人就只能十一點多離遠看著她從紅館興高采烈地和朋友走到隧道口乘巴士,「從來未吻你 / 卻已學懂去被忘記」。

2006 年,不知自己是想來一次「邊度跌低就邊度起身」,竟想到邀約當時已經分手的前女友也跟自己去一次紅館聽「容祖兒、姚鈺、莫拉維亞交響樂團音樂會」,卻沒想到過應該邀請當時熱烈追求的對象(而後者最終沒能逃過成為基層夫人的宿命)。就在這思緒混沌不堪的當下,基層工人第一次(亦是至今唯一一次)將某歌星某隻大碟內的全部歌下載到 MP3 反覆咀嚼;直到今天,《摩登時代》、《流淚眼望流淚眼》和《赤地雪》,依然在 MP3 內不捨得刪除。

廣告

有一段時間,基層工人很怕自己又回到那種感情上撕心裂肺的循環,「命運已亂了 / 如何笑 / 怕驚動面上餘震」,基層夫人居然願意給我一次又一次機會,甚至傳來了一首歌給基層工人,讓我 assign 給她的來電做聆聲︰《零時零分》。基層工人的普通電話聆聲就一直至今沒變︰《黃色大門》。

後來,婚也結了,當然就不可能面對「一朵花跟森林」也還未決定哪邊合襯。既為人夫、人父,祖兒的歌與其說是現實的迴響,不如說是回顧人生的主題曲。這位天后也許減產了,但她的存在,好像總是讓人自我安慰,那段青春、荒唐、大喜大悲的歲月,似逝未衰。

可能小工人看著他爸一邊餵奶一邊哼著「隨緣吧 / 玩耍的當時 / 別問未說的謊」,除了傻笑應該都唔識畀反應。最近,拙荊也給基層工人一條白痴到無倫的問題問到有點煩︰「你話第日阿囝望住陳奕迅,會唔會就好似我地望住許冠傑咁呢?」上星期,容祖兒帶著她的歌上去《流行經典 50 年》,基層工人竟然邊看重播的 youtube 一邊啜泣。

基層工人並不是容祖兒粉絲,但要是她終於是時候要退休,我怕我會哭崩。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