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誓死吃腰果

2017/9/16 — 10:00

via pixabay.com

via pixabay.com

2015 年 4 月,新聞報道,印度有大批腰果工人罷工,因為工資與工作危險程度不符,要求加薪。不起眼的一小段,但因為有「危險」二字,引起注意。上網查看,才知道我們常吃的腰果,得來不易。此物有兩層硬殼,破裂時候,會流出腐蝕性液體,觸者皆傷。所以要先在焗爐把有毒之油及液體焗出,然後才能破開取果。印度工人保護不足,手腳受損是常事。腰果拿起便吃,想不到粒粒皆辛苦。如此奇怪果仁,雙重盔甲,外有毒油毒液包圍,我們的祖先如何走過九曲十三彎,才得知能夠食用呢?又不是沒有其他選擇,反正大部分果仁能夠破殼便吃,甚麼原因,堅持誓死要吃腰果?

有一些食物的起源,便如腰果一樣,充滿傳奇,九星連珠才會出現。譬如說,芝士,非常古老的食物,人類在有歷史之前,已經有芝士。製造乳酪,要先有凝乳酶,把乳清及固體分開,之後再發酵。因為哺乳類動物胃內湊巧有天然凝乳酶,所以大家推測,幾千年前有人用曬乾的動物胃袋裝牛乳羊乳,而剛好胃袋未乾透,凝乳酶未死絕,誤打誤撞得出芝士。這推斷有點道理。

茶葉起源,根據陸羽《茶經》所說:「茶之為飲,發乎神農。」另在《神農本草經》亦說:「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我很懐疑如此說法。甚麼也算在神農之上,似乎太過兒戲,何況,日日被毒七十二次,亦沒可能喝杯茶搞定。有說,古人在户外煲熱水,剛好吹入茶葉,喝了精神爽利,從此喝茶成了提神飲品。故事不有趣,更可信。雖然出於何人不可考,喝茶文化源於中國應該是事實。

廣告

茶葉的出現,比較直接,咖啡卻有點轉折。有說埃塞俄比亞有位牧羊人發現他的羊吃了咖啡果,特別活潑,於是自己亦試,成了咖啡。此說很牽強,生沖咖啡豆,何來有味?關鍵明顯在於烤豆。另一說法,有人被流放郊外,吃咖啡果充飢,咬了種子,發覺有苦味,於是燒一燒,怎知變硬。肚餓難頂,種子也要吃,放入水裏弄軟一點,怎知煲出一杯香噴噴咖啡來。此說法我一個字也不信,有點像電影去到最後,壞人出來解話,太絲絲入扣。

同樣,說鄭和發現燕窩,亦太神。一大隊人下西洋,在南洋海邊崖上見到有鳥巢,竟然閒着無聊,叫人採了煮來吃?不合情理。疑點一,大部分燕巢不可吃,鄭和如何獨具慧眼,抬頭遠望,選中金絲燕窩?疑點二,便算好奇,作為主帥,怎得無端叫手下冒險,爬上萬丈高崖?疑點三,最穿崩,生採燕窩,裏面有羽毛沙石乾草,未經蒸洗、浸泡、除毛、烘乾,決計不能入口。燕窩應是當地南洋人最早發現,鄭和經過知悉,作出一個故事騙騙皇帝。

廣告

最最最不明白,是日本人如何發明「本枯節」,即是做高湯的鰹魚片。先要把鰹魚蒸熟去腥,跟着用柴火慢慢燻上幾天,讓其乾燥,然後放在陽光下曬乾,利用黴菌來來回回作三至四次發酵,逐漸抽乾所有水分,才得出如今無與倫比的鮮味,成為日本菜中的靈魂。現在知道,如果用火烤乾木魚,中心會碎,用黴菌發酵,原來是非常聰明的辦法。問題是,海中有千萬魚類,幾百年前如何得知其貌不揚的鰹魚最有效果?為甚麼不是旗魚不是金槍不是黃花?古時又沒有顯微鏡更沒細菌學,這般繁雜古怪的製作方法,又是如何得出?我是想破頭也不明白。

相比之下,這故事較易接受:很多年前在中國有一隻儍鴨,在一堆石灰中下了蛋,這些蛋碰巧在兩個月後才被發現,剝開之下,見到半透明黑色固體,是謂皮蛋。簡單直接。最差的,應該是魚翅的發現。我沒有查看這歷史,只希望這故事,從沒發生。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