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價的藝術

2018/6/1 — 14:35

Pazu 薯伯伯:「真蜜蠟,但不知要多少錢啊,攝於卓嘎姐的紀念品店。」

Pazu 薯伯伯:「真蜜蠟,但不知要多少錢啊,攝於卓嘎姐的紀念品店。」

購物講價,不只是旅遊學問,也是人生藝術。很多旅客來西藏或去外地旅行,都會問一個問題 — 講價的時候,應該還價多少?

在拉薩廣泛流傳一個故事,一名遊客在拉薩買「天珠」,加引號的原因,是因為他買的應該不是真天珠。當時店家開價七萬元人民幣,遊客討價還價,最後用多少錢成交呢?據說是 30 元!這個故事越傳越烈,但在不同版本中,老闆有時是藏人,有時是漢人,也可能是回人。情節描述過份誇張,不一定真實,我覺得更像是以訛傳訛的「都市流言」。

那麼以西藏的情況,如果店家開價 1,000 元,你應該還價多少呢?這個其實沒有固定答案,萬一你遇到開天殺價的老闆,東西明明 3 元成本,你當然可以瘋狂砍價。但若然遇著良心店家,他本來就不打算賺你錢,又或者只是意思意思,賺點合理回報,你再出盡奶力去議價,就顯得過份了。好像我在《風轉西藏》裡提過的卓嘎姐,她後來沒有在咖啡館工作,而是在八廓街開了一家紀念品及法器店,我介紹遊客過去,卓嘎姐知道是相識,有時不打算賺取任何利潤,直接就說出底價,怎料遊客不知就裡,還想議價,情況就頗為尷尬。

廣告

不過身為旅客,你又怎麼知道店主賺得厲不厲害呢?例如有旅客問我,在八廓街買了一條星月菩提佛珠,索價 3,000 元,是否合理?佛珠是否昂貴,有分真正用時間磨練出來的老珠,放在油鍋裡炸出來的做舊老珠,又或是全新珠,價錢完全相差一大截。那麼 3,000 元一條佛珠是否值得,最中肯的答案,就是可以合理或者不合理,說了等如沒說。

怎樣分辨是真是假,除非有熟朋友帶路,又或者自己做足資料蒐集。假如你買的東西,只是純粹喜歡其形,沒打算或沒可能花上極長的時間鑽研,身邊又沒有可靠又熟路的朋友,那麼如何去判定價錢標準呢?我在 2000 年第一次進藏時,遇到一名吉林大哥姜玉龍,他教了我一個法子,我覺得好笑得來又頗為管用,把講解變成遊戲一樣,過程本身也就吸引,在這裡跟各位分享一下,只供參考。

廣告

他的方法是,帶備一本小小的筆記簿,在紙上寫下一堆數字,再畫些符號,加些中英文或火星文。先約略估計想買東西的價錢,再進去紀念品店鋪或商場,行路時要有自信,不能過份猶豫,選貨品時應避免過度雀躍,店主給你看甚麼也要略為淡然。在關鍵時刻,拿出筆記簿,粗略或仔細記下紀念品的部份特徵,眼神要顯得專業。簡單一句,就是不能太像遊客。

首次問價,最好先去最沒可能買東西的店鋪,如果對方開價 100,不妨還價 20,還價的語氣不能太肯定,例如你議價時說:「二十元賣給我可以嗎?」店主萬一答應,你卻說不買,就是戲弄別人,感覺非常差。可以改說:「這種東西不就是二十多塊錢嘛?」說罷察看對方反應,買家的用詞不疾不徐,保持笑容,萬一惹對方生氣,你便輸了。

不過商家的反應,有真有假,如果他完全不留你,隨便你走,很大機會是出價太低。但如果他說出「暗號」,則極大機會有議價空間。暗號是甚麼呢?就是:「這個價錢,成本都不夠啊!」

如果你開價真的讓他虧,他根本就不會搭理你,正是因為你的問價已經接近成本加合理利潤的總和,店家才會跟你說「成本都不夠」。你聽到店家如此一說,必須繼續保持微笑離開,一邊離開店家,一邊回頭跟店主繼續議價。如果對方問你打算買多少,你翻一翻筆記簿,說得模稜兩可,「可能買一點吧」,「我要看看受不受歡迎」,「我得先問一下朋友怎麼看」,總之明明買一條,就不必說買一打。

講價遊戲,認真便輸。談笑生風是王道,若真的談不攏,也千萬別發脾氣。記得有次跟一位朋友同遊,他看中一件小玩意,但又「嫌商家不肯減價,態度不好」,黑口黑面離開。之後走了一個小時,還是找不到相同的紀念品,我叫他回去之前的商店,他又不好意思。我覺得這樣買物,是最失敗的體驗。

還有,賣東西賺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聽過有遊客向我抱怨,說西藏人「不再純樸」,一問情由,原來是他去了拉薩八廓街買東西,對方不願減價,一下子就氣得離開,覺得別人把價錢叫高了,再讓他去還價,就等如別人貪錢不敦厚。

說到討價還價之事,有一件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倒是印象深刻。話說數年前我想買一頂藏式帽子,在八廓街的地攤上看到心水(當年還有一些小型地攤,現在大多消失了),店主開價 20 元。這個價錢真的不貴,一點也不貴,但大概是習慣使然,我居然講價癮發作,問老闆能否便宜一點。老闆先是說不可以,但大家有說有笑,也用簡單藏語聊了一會,倒是聊得挺開心。

他忽然說:「好吧,你喜歡這頂帽子,我就 15 元賣給你!」我還真的只付了 15 元。買了之後,即時戴上,老闆說挺適合我。然後有一名本地人來買相同帽子,老闆開價 20 元,對方想也不想,直接就掏出 20 元。

我這時才知道,公價真的是 20 元,這名老闆根本就沒預料有人會跟他講價,明碼實價。我覺得自己好像佔了老闆的便宜,頓覺尷尬萬枌,再想補回 5 元錢,老闆卻怎麼也不願收。他說大家聊得開心,這次就不賺我的錢。

西藏人做生意時,講感情也講意頭,有些情況下,真的不計回報,這種情況不是每天發生,我也不想每天發生,但實在也非罕見,所以我還是覺得不少西藏生意人也算是純樸。

最後說一句,文中提到那個因為談價錢談不攏就肆意批評西藏人「不再純樸」的遊客,我跟他交談片刻,其實也感受到此人頗難應對,滿身散發幽幽的負能量,慶幸他只來過咖啡館一次。若然買家只懂黑臉,一副方向面,人家又為何要把自己純樸的真情奉獻給你?


———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