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司機》:沒有恐懼,就是極權死亡之時

2017/9/22 — 12:46

《逆權司機》票房大收,成為韓國史上十大賣座電影之一。今天娛樂大片在全球所向披靡,令人意外的是,即使《逆權司機》身為「不甚討好」的政治電影,為什麼它的入場人次,卻可以打破《屍殺列車》的1,156萬人次紀錄?到底這部電影,有什麼神奇的魔力?

難言的歷史悲劇 

《逆權司機》講述1980年發生的真人真事。這場在韓國爆發的光州民主運動,一直是韓國人的難言之痛,反對軍事獨裁的民運,最後變成軍隊屠殺平民的悲劇。死傷者眾,民運以流血落幕。當年的政府,不但全面封鎖新聞,還誣蔑和平示威者是殘忍暴力的惡徒。事件一直到2003年,才獲得平反。

廣告

電影沒有打算拍成波瀾壯闊的悲壯鉅製,反而只聚焦在兩個平凡的人身上,從他們的視角看待整件事。這兩個人,一個是宋康昊飾演的的士司機「金四福」,另一個是Peter Jurgen飾演的德國記者。金四福誤打誤撞,接載一個德國記者,要千方百計,進入已被軍隊全面封鎖的光州。結果,從不相信國家會殘殺自己國民的主角,在目睹光州死人多至棺材也不夠的慘況後,內心產生了極大的震撼。

廣告

渴求真相 同時說好故事

是的,《逆權司機》是難得的佳作。它亮麗的票房成績,除了反映韓國人渴求真相,希望還原歷史,更顯示韓國的政治電影,一樣可以充滿商業元素。從故事、演員、拍攝電影的技術,可以看出《逆權司機》早已達到荷里活大作水準,卻同時沒有失卻韓國電影的民族精神內涵,實為難得。

韓國電影最大的特色,是那種上下一心,必須說好故事的決心。電影中,無論是人和環境、人和人、人和自己的衝突,同樣刻劃入微。主角本是一個精明市儈、完全不同情民運人士的司機。但隨著他遭遇的事、和其他人的相處,慢慢發掘了他善良的一面,也展現他內心複雜矛盾的心情。最令人難忘的,是宋康昊那雙因認識政權的真相,流露由悲慟、失望、痛苦交織的眼神。

上一刻還是溫馨的同歌共舞,下刻卻是殘忍的血腥鎮壓。大悲大喜,收放自如,很有戲劇的張力。即使是清一色的男人戲,卻絕無悶場。

另一特點,是成功的韓國電影,必定有幽默元素。導演張勳,便大開主角性格功利的玩笑,加入不少幽默橋段,調節節奏,為殘酷加一絲幽默,也為現實保留一點溫暖。

恐懼是維持統治的最有力武器

國家機器的暴力固然令人憤慨,但每一個小人物的犧牲,卻更令人神傷。不過,電影用一連串的慢鏡,細膩描繪子彈穿過人們的身體,雖然是為了揭示軍人的冷血不仁,但略嫌畫蛇添足,會削減現實感,影響電影的表現力。

電影的吶喊,一直都是社會對嚴峻問題的投射。可惜的是,同樣帶著極強的政治批判性的《十年》,卻因為不同人的不同恐懼,幾乎沒有院線願意為電影排片。

那麼,恐懼從何而來?面對恐懼,又如何自處?

電影最發人深省的一點,是告訴觀眾:自由的根本,其實就是免於恐懼的自由。然而,對獨裁者來說,恐懼卻是他們用來維持統治、清除異見的最有力武器。因此,一如《小丑回魂》一樣,恐懼就是怪物的食糧。

人民再沒有恐懼的一天,那就是極權死亡之時。

【新戲影評】《屍殺列車》:懷疑無罪,殺絕有理?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專頁: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