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戲】電競選手的未來?

2017/4/25 — 11:54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我小時候,當時香港還是工業城市,
我和母親在乘小巴的時候,
我母親指著一個叫理工大學的學院,
跟我說,如果我將來可以進這個學院讀書,那就好了。
而這也真的成為了事實,我後來讀過了工業學校,
學會了金工,木工,電工,工業繪圖,
然後也真的讀了那所大學了。

不過香港的工業已衰退,根本就不存在那種工作。
現在連大陸的工業也衰退了。

我小學時,我撿一架打字機,練習打字,
當年的人說,只要你會打字,當打字員,
你將來就有一個謀生的方式不會餓死。
然後我打字打到 130 WPM,最後? 
打字員這個職員在我長大後差不多消失了,
去到資訊時代,人人都需要懂打字。

廣告

我不認為電競選手就有甚麼未來性,不過,
事實很可能是,我們在做在學習的以為有未來性的技術,
也一樣沒有未來性。
人類根本就預測不了未來二十年的產業進展,
未來性這個想法,其實也只是我們的幻覺,
他未必是合乎現實的。電競選手沒有未來性,
很可能是事實,
但這不等於讀大學或者學個甚麼專業技術就有。

比起你做一個職業有甚麼未來性,
你怎樣運用那個職業的所學更決定你的未來。
我自己讀工業學校,練了金木工,
他的實效大概只是把手臂的肌肉弄大了一圈。
不過工業繪圖,專案管理以及定 Specification 的方法,
卻還是可以應用在寫程式上的。

廣告

至於打字,我是當不成打字員,
但是基本上我現在可以靠寫文章維生,
以及在網絡上寫文章,
打字速度快使我一天能夠寫的文章數量比別人多。
實際上我間接也是一個打字員,不過他要配合思考與學識。
我沒有當成一個工匠,也沒有當成打字員,
但從這些工作底下學到的東西,
間接地還是成就了我現在做的工作。
所以,這是叫作有未來性還是沒未來性?

假設我堅持一定要做金木工,打字,
很可能我現在只是個失業者。
但是我認真去做別的行業時,
這些經驗與技術卻變成了助益。
那決定這件事的,並不是我做過了甚麼工作,
或者我是否做了一些有未來性的選擇,
而是我有認真去求活路,應用我一切已有的知識,
去做新的工作。

甚麼工作都一樣,想要做那工作一輩子,
很可能那是不切實際的。電競打不了幾年,
但不見得你去做木工,做打字,就可以比電競存活得久。
很可能你的工作還是沒幾年就過時了。
用這這角度看,電競跟其他一技之長,
其實也沒甚麼大的分別。
不是別人有未來性,電競沒有,而是誰都沒有。

電競沒有,打字沒有,金木工沒有,
去到文學,科學,數學,音樂,體育,很可能都一樣。
當官政府可以保證你鐵飯碗當到死。
但其他產業全部都可以死掉的。

只是認真去從事電競,包括學會怎樣去包裝自己,
怎樣去娛樂別人,怎樣去行銷整個產業,
怎樣改變社會觀念,贏取別人的尊重,這些東西,
不一定能從電競學到,但你認真去做,
這些都是要做的事情。而這些部份你做別的事情時,
都會有用處。未來性大概是在這些部份,而不在於打電玩。

故此,如果從事電競,卻只會把腦子放在打電玩的人,
他們的確就沒有未來。只要遊戲完蛋了他們也同時消失。
有未來的人,則電競只是他事業的其中一步,
他可以從電競結交到一些人,學到一些技術,
成為他以後事業的基石。不把電競看成高風險的行業,
細心的去經營,
而只是覺得電競只是給自己一個機會領錢打電玩,
目光狹窄的人,那被淘汰也是必然的結果,
我相信他從事別的工作,他也是沒有看到全局的眼界。

有沒有未來,看的不是他是不是從事電競,
而是那個人的本質。
不能改變自己的人,不從事電競也一樣沒有未來。

 

[文︰鄭立]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