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戲

2015/8/13 — 22:57

到底將來會怎樣呢?如果事敗怎麼好?別人會怎樣看我?用不用考慮一下?到八十歲的時候,你不會再追問自己這種問題,只想找點樂子。

那天 WF 說自己一定會記住坐在二人中間,就在吃蛋糕的時候。TK 問 TY 準備罵他什麼,TY說總之就是罵,反正你有很多東西值得我罵,大家記住拿開碟子的信號就是了。其實 TY 心中只有個梗概,沒認真想過等會罵什麼,總之到時自會想到。另外三個人也覺得是這樣沒錯,船到橋頭自然直,就像人生。JJ 一直保持沉默,將將十指伸開,又輕握拳頭一下。

吃蛋糕的時候,TK 默默聽着 TY 在記者面前數落自己,他認為不盡不實,但興奮的心情蓋過他辯護的決心,而且辯護並非劇情的一部份。事實上他不能自制地看着 TY,就像圍觀者遇上在街頭公然開戰的情侶,好關心哦,好想專注地聽下去,可惜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幹。每個人只能管好自己的事,就像他只要記住碟子拿開的信號。TY 罵得越來越狠,懶懶的 TK 一句沒一句地回應,身驅卻往前往後搖晃,夾在二人中間的 WF 知道時候到了,他斜瞄 TK,心中暗說哎喲 TK 你快點給我碟子啦,用不着把蛋糕吃淸光,我們只說拿開碟子的時候,沒說要吃完才可以拿開碟子哦。

廣告

坐在最遠角落的 JJ ——其實只是坐在 TY 旁邊,但記者將焦點全放在另外三個人身上,也就讓人感到他坐得好遠——雙手拿着麥克風,也就沒有吃蛋糕,他叫自己等會打架時別衝過去,這樣會擋住記者們的鏡頭,但如果退得太後,收音的任務又會失敗。要去除這種下意識亦不容易,意思就是想要傾前身軀去收音,但又不能踏步衝前,他提醒自己好多次:JJ ,到時你要像唱歌拿捏音準一般準確啊。

碟子終於被拿開;時候到了。

廣告

TY 忽然站起,一手打到 TK 肩膀上,隔在中間的 WF 眼鏡掉下,把他自己嚇一跳,怎麼連眼鏡也掉下了?掉得好!雖然還是嚇一跳。TY繼續罵,內心好亢奮,天呀這碼子事真爽透。一陣虛脫感從心底推滲而出,直至被眼前的難題打擾:怎麼 TK 不回罵?我怎麼駁下去?

「你上次在錄音室說什麼?」

「我沒說什麼。」

天哦。你可不可以隨便說出一、兩句,好讓我繼續駁下去?你這樣咕嚕咕嚕的就靠我一個人唱獨腳戲,TK 真麻煩,唉這台戲好難發展下去。

JJ 拚命叫自己緊貼椅子坐着,人家打架了,作為四個人之中的一份子,照理應該站起來,但如果站起來,便阻擋鏡頭了;在亂世中當一個不礙事的人也不容易。JJ好希望TY快點坐下來,回到自己身旁,好讓手中的麥克風可以發揮作用;這個年代嘛,人人都 multi-task,但他只想完美地幹好一件事。

氣氛僵持着。TY 一邊思考怎樣駁下去,一邊暗罵 TK 沒提供燃料,好讓這火熾熱燃燒,同時又得分神思考下一步的走位:將身軀後退兩步好?還是再往前逼迫比較好?不怕。在世間渡過了八旬的人,氣定神閑。對於這點,WF 當然知道,丁點沒想過要加把嘴參與什麼,畢竟 TY 擁有自己的風格,就像我們四個人之間的任何一位,我只管站着就好,就讓事情逕自走吧,風雲變色,還是笑着看的好。

那大打出手的畫面,那數分鐘的爭執,消耗七部攝影機的電池,創造出四十段完整的報導,還不計網上轉載,以及數萬條線上討論。人們閒話家常,嬉笑盲猜,爭論誰對誰錯、是真是假,並且將會持續討論下去。至於四位八旬老人,他們將會回味這數分鐘好多次。沒什麼的,遊戲一場,好玩便好。好玩的事可以記很久呢;人不就是為了記住好玩的事來到世上嗎?

沒有人比他們更屬於現在。

(貪有趣寫下這文章,只因為覺得這則新聞很有韻味,希望不會冒犯四位當事人。是真是假,我不知道,甚至希望它是假的,想象着幾位八旬先生偷笑的快樂模樣。謹此而已。祝四位龍精虎猛,樂趣無限。
卓韻芝• •)

 

轉載自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