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行中,重遇曾經迷 Jil Sander 的同路人

2017/8/24 — 10:22

聲援「政治犯」遊行

聲援「政治犯」遊行

這些年在各大小和爭取捍衛民主有關的遊行行列中,曾多次離奇遇上久違了,已忘記了,或失踪不知去了何處的昔日友人,像上周日的遊行,在隊中留意到不遠處一個相當面善的同行者,肯定以前見過並且認識,但又無法想起在何時何處,屬哪一圈子的人,他撐起雨傘遮擋太陽,而那把傘更是全黃的,看來他肯定是深黃人士吧,在怎都憶不起相識緣由之際,他也察覺到我並打招呼,大家寒暄起來時他自動解畫說以前在 Jil Sander 買衫有幾次碰到並且交談過。

噢,對了,十幾年前在歷山大廈 Jil Sander 專賣店,我的確曾經巧合地在店内和同一位顧客有數面之緣,並曾聊過幾句,可能覺得彼此都是 Jil Sander 的知音人而免不了有點剖目相看,說穿了可能不外是一種自我肯定的虛榮吧。一下子記憶全回來了,他說他近年已沒光顧 Jil Sander,而我亦早已離隊,跟住我們的話題就扯到這大家都曾經熱愛,甚至膜拜過的時裝品牌,它的全盛期以及它的創辦人 Jil Sander 女士退位後的逐漸式微,緬懷它產品先進及優質的物料,以及無懈可擊的裁功和比例,多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短文〈謝謝天,是 Jil,不是 Jill〉提到它 T-shirt cutting 的「剛剛好」,不過今時今日的 fashion 似乎已容不下一個設計如此簡約、基本,看似「乜都冇」的品牌了。

「時裝」就此打住,今次這篇文不是談時裝,我想表達的是:或許有人會覺得在為法庭淪為政治工具而踏步出來的路途上邊行邊談時裝是否有欠尊重和莊嚴,但我反而認為在這條隊列中重遇一個愛 Jil Sander 的同路人,在支持三子與十三子以及其他將會入獄的年青作表態遊行這個 context 下是有著它的意義,遊行的群眾不應該正要如此多元化,概括社會上不同層面的人嗎?除了核心的積極行動者,較外圍的, frivolous 如我也容得下吧,雖然來自五湖四海,即使不一定要掛在面上、口中 (沿途我仍是無法逼到自己跟羣眾叫口號),但大家的誠意、心意是不用懷疑,我們都為香港有這些青年仍肯為公義站在最前線而感到欣慰、驕傲,but then life goes on,我們各自的生活和生活方式仍得繼續。

廣告

難得是,每當有需要的時候,我們總會從自己的 comfort zone 行出來站在同一行列,即使大家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的不一樣。遊行前在行往盧押道的途中,我聽到一對中年師奶談話,說今次點都要撐住這班後生仔。可能我們永遠都不會認識對方,但我對這兩位陌生人依然有一份親切感和感謝之心。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