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輪上坐輪椅的失明老婦、她身邊的導盲犬和她的照顧者

2018/5/17 — 12:39

去旅遊除了看異國景色,更會踫到來自世界不同地區各式各樣的旅客,如果坐遊輪(始終不敢寫「郵輪」,不好意思把現時我們這些較低端的遊輪客和以前坐「郵輪」,由porter 將一 trunk 一 trunk 行李運上船的達宮貴人相提並論),一大群人共處於同一空間生活十天八天,就更會看到往往意想不到的人海萬花筒。

今次坐遊日本的遊輪,可能登船離船都是在日本境內,所以日藉客人比例很大,起碼佔了全船一半人數,其中最觸目是見到一個失明老婦,而且不止失明,還要坐輪椅,本來任何遊輪客人當中都不乏坐輪椅人士,但失明兼坐輪椅的還是首次遇見,她連雙手都難以活動,看來屬癱瘓了,她身邊有一位打扮相當斯文的中年女士照顧,不似是聘用的護理,大概是她的女兒或近親。

但原來真的沒有「最」,只有「更」,更觸目是跟隨左右還有一隻穿上標誌著「導盲犬」的外套的大型金毛尋回犬。

廣告

因為多了隻動物,她們不能進出室內的各個餐廳及公共設施,只能在露天甲板用餐,令我摸不著的疑團有二:

第一:恕我對殘疾人士的心態不夠體貼,我真的不明白失明人士遠門旅遊值得嗎?靠聽覺嗅覺去感受異地風情會接收到甚麼?特別是這失明老婦本已行動不便,還多了隻導盲犬跟身,在船上供她活動的地方很有限,加上抵達每一港口,下船觀光還要經過重重手續,這樣推上推落,值得嗎?

廣告

第二:我又不明白那隻導盲犬的作用,既然牠主人行動不便要坐輪椅,連吃東西都要人一口一口的餵,相信平日在家出外時也必定需要有人隨行,已不可能靠導盲犬來引路了,把牠帶上船就更加屬零用途,這個組合確有點不可思議。

我也要嘗試解釋上述疑問:

第一:她們坐遊輪可能主要是那位照顧老婦的中年女士平時已做到心力交瘁,兼且生活太悶太枯燥,很需要行開吓換環境減壓,但又不放心交老婦給外人照料,便把她也一併帶上船。

第二:導盲犬可能也是同一道理,即使導盲早已成歷史任務,主人都繼續當牠是家人看待,頤養天年,今次即使諸多不便也捨不得送牠去狗酒店,結果齊齊上船。

但我的編劇幻想力並未停於此,我留意到這個老婦左邊眼角有相當明顯而且看來頗嚴重的瘀腫和血絲,是她不小心撞傷自己,抑或遭人虐待?照顧她那位中年女士穿著斯文,典型日式低調品味,肯定是出身良好有教養之人,但從她眼神看來亦非善男信女,我朋友見她餵那俯身吃東西的老婦時,有用力按住她額頭大力往後推,有點粗暴,或許我們想多了,她可能只是情急怕老婦吞嚥時哽噎;長期照顧一個失明兼失去活動能力的老人家確要承受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沉重壓力,忽然失控崩潰過了火位也不足為奇,但怎都好,我的推理即使十分粗疏,一個女人願意背著兩件如此麻煩的「包袱」旅行,還是令人敬重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