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避雨人種

2018/5/14 — 21:26

拉薩大昭寺的雨夜。

拉薩大昭寺的雨夜。

撈取自身利益的最佳選擇捷徑,首先是要濫用民族感情。有次我跟幾位朋友走過西藏拉薩的八廓街,忽然下起不大不小的雨,我們都沒有打傘,只好站到商場外邊的簷篷躲避。這時已是晚上七時,商場的大門早已關閉,大家只好站在外邊避雨。商場的藏人保安員看到我,一下就把我認出,因為我的一位好朋友在裡面賣紀念品,他把門打開,讓我和數名朋友一同進入室內。

這時其實還站著一些路人,但商場屬於半開放式的櫃台,所以不可能把其他人也放進去,因為店家不在,萬一有任何失竊,這個責任就不知誰來擔當。商場外站著的人,其實也沒有要求進入,大家看到店鋪都關門了,見保安放我進去,估計我們相識,也不多話。

這時卻有一名遊客,強行把玻璃門推開,也想進來。保安立即阻止,說這裡早已關門。這名強行闖入的遊客很不滿意,指著我的朋友,問:「為甚麼他們可以進去,我們就不能?」我到現在還沒有說明這點,我的朋友,是俄羅斯人,那名強闖的遊客,則是中國人。只聽中國遊客不滿地說:「哦,是不是外國人就可以進去,中國人就不能進去中國的地方呢?」

廣告

我對這種邏輯極為反感,保安讓我們進去,是因為我們之前相識,不讓你進去,是因為跟你不相識,事情本來就是如此簡單。不論國籍人種,如果這幾名俄國人不是跟我在一起,保安員也不會隨便放他們進去。

民族主義者,卻把任何事情的解釋,當成是民族或地區之間的分野。他們把一切不平等的待遇,都當成是別人崇洋媚外的表徵。他們見你跟外國朋友熱情聊天,但對他這個首次進店的客人正常招呼,就覺得自己備受歧視。他們不能直視自己個性的平凡,把一切不如意,都歸咎於他人對自己民族的歧視,他們不是裝傻充愣,而是真心受到傷害了。 

廣告

在西藏,每次談到甚麼民族認同或土地問題,都隨時能變成敏感的議論。我當時聽到那名漢地遊客,只因自己無法享受進入室內避雨的待遇,就立即上綱上線到中外民族之爭,忍不住就想批評一句。怎料我還沒有出聲,藏人保安朋友就伸出了食指,指著他的鼻子,直接了當地說:「你不要這樣跟我說話!甚麼外國人,中國人!我不受你這套!」

那人見藏人保安發惡,嚇了一跳,冒著雨就落荒而逃,連回頭看一眼也不敢。我心想,他回到老家,肯定會對別人大嘆一句:「這些人啊,就是崇洋媚外。」

 

延伸閱讀:

《底氣不足》(文:薯伯伯):https://goo.gl/2raLmC

——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