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視內容:岩田聰告訴我們的事

2016/7/19 — 18:58

大家都說,任天堂前社長岩田聰磨劍多年遺作、全城熱話Pokemon Go一出鬼神驚,下載量與吸金量遠超預期,正好為苦無新思維漸轉死水的手提遊戲(手遊)界擲下一顆巨石,可以預期未來各大手遊商將大量開發各種虛擬實境(AR)遊戲,務求在這片熱情氛圍下盡快吸金。

岩田聰在天之靈,看見其有份參與的手遊如此盛放空前,想必也大感安慰,但恐怕亦會為廠商們一窩鋒的「AR淘金熱」而搖頭嘆息吧?

作為全球知名遊戲生產商,任天堂一直拒絕沾手手遊,當中最重要的把關人正是岩田聰。一直從事遊戲開發、被同學稱為「不可思議的人」的岩田聰,千禧年被任天堂挖角出任該社企畫部部長,短短2年後即被社長山內溥破格點名成為新任社長,13年間一直帶領任天堂打了一場場硬仗,直至2015年7月因罹癌去世,享年55歲。

廣告

岩田聰任期內適值智能手機及平版電腦高速發展的階段,對一直留言市場動向的岩田而言,他當然明白越早參越其中越能從中分最大的一份,但他未有跟隨其他廠商的步伐,而是專注於開發家用及手提遊戲機及遊戲,其中開發的遊戲機Wii、NDS及3DS等,在市場上同時贏得掌聲與鈔票,為人所津津樂道。

然而,隨著手遊一發不可收拾,轉珠課金成了王道,加上自家製的新遊戲機WiiU反應遠遜預期,未見教人驚喜的創新想法。任天堂開始步入低谷,銷售連年下滑,2010年更出現虧損。傳媒及股東開始批評岩田聰的各種決定,包括為何仍然不去分手遊這杯羹,「顯然而見,任天堂已經錯失了踏入手遊領域的最佳時機。」

廣告

為甚麼岩田這麼抗拒將瑪利奧與比卡超放進手機?2014年,岩田聰與著名「彈幕影片」網站NICONICO動畫母公司、Dwango社社長川上量生一席話中,就說出箇中原因:「川上先生曾說,對開發智能設備平台的公司來說,他們並沒有設計優秀內容並為內容增值的動機,但我們(任天堂)是反過來,為了推出好內容而開發各種平台,因為當我們喪失這些重要的質量時,就是業界真正最壞的未來。」

對岩田聰而言,遊戲的內容才是最重要的,這個核心價值其實非常淺顯:隻game是否好玩?

他討厭一味追求科技,追求畫面質素與音效,而是認真考量遊戲是否具遊戲性,能否讓玩家透過思考解難發揮創意,能否讓玩家嘗試前所未有的體驗。「我要的不是單純好看的東西,而是要讓人樂在其中,玩一次不夠會再三享受的遊戲。」

於是,當大部份玩家懷疑觸碰式遊戲無甚新意時,任天堂推出NDS配上Cooking Mama,吸引不少從來不碰遊戲機的女孩「墮坑」,力敵以畫面招睞的對手。按此基礎,岩田聰又著手開發體感家用機Wii,「今天有玩遊戲的玩家,也有不愛玩遊戲的人,我們希望打破二者之間的隔膜」,結果當年人人都手持雙截棍遙控,在電視前做體操打高爾夫球。

他認為,手遊的弊端在於平台如Android及itunes等旨在普及消費者層面,對開發廠商所開發的手遊未有太多關注,在吸金前題下,廠商啟動回本高獲利快的「金蛋」模式,利用各種跨平台人氣合作去招客,而忽視遊戲本身的遊戲性,結果毀掉人們玩遊戲的興趣,也加速各種手遊的壽命期。

與其說岩田聰「反手遊」,不如說他一直努力尋找在手機中真正玩遊戲的方式,2015年任天堂宣佈與日本手遊商 DeNA 交換股權進行業務進軍手遊業,外界就有聲音批評岩田「兩頭蛇」,他回應指,在手遊收費模式問題叢生時,任天堂有其社會責任:我們想要對現有手遊機制提出挑戰,建立一種新型的商業模式來平衡市場,從確認遊戲主題開始,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做真正遊戲。

於是今天,有了Pokemon Go的出現。

「最讓我擔憂的是,在這個數碼時代,如果我們不努力保證遊戲內容質量,我們很可能一手將遊戲行業帶向衰落,讓它成為第二個音樂行業。」岩田聰在《時代》訪問中說出了他的憂慮。在科技進步的當下,我們不得不反思,文化及次文化產業在一味追求技術提升,活用不同傳播平台之時,有沒有認真看待過有關內容質量下跌的問題?不管是《綠豆》的激讚、《寒戰2》的劣彈,英雄片的大賣cg到散文的大賣逗點,我們追求的,不就是好的內容,好的創意點子嗎?

「在我的名片上,我是一家企業的總裁。在我的腦海裏,我是一名遊戲開發者,但在我心中,我是一位玩家。」岩田聰的那團火,從來源於喜歡與熱情,願所有創作人共勉。

 

作者:夏水 (八十後,窮得只剩文字,存黑心,懷刻薄,說人話)

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