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esser Evil

2017/2/8 — 12:06

踏入2017年,Facebook和各大媒體常常出現一個英文詞彙,這個詞彙就是lesser evil。用中文的解釋,就是兩害取其輕,有些人也會譯作必要之惡。有人或會問,既然知道兩個都是有害,為什麼硬要選擇自己不喜歡的?對,因為我們沒有選擇,而我們卻真的要「硬食」,既然要「硬食」,一般人希望選擇害處較少的倒是人之常情。當然,既然沒有能力選擇,那麼吃點花生,湊湊熱鬧,也是可以的,只要頭腦保持清晰便可。

如今我想出一個難題給大家,看看大家對 lesser evil 有怎樣的理解。如果上帝必要你患上以下一種病況(必要之病,你沒有辦法拒絕),而你的壽命約有85歲,你會「希望」自己患上什麼病?

1)45歲發現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
2)60歲發現雙目患上乾性黃斑點病變
3)75歲開始有前列腺惡性腺瘤

廣告

對大眾來說,可能是十分困難的選擇。三個選擇看起來都壞,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高血壓和糖尿病很常見,有些人認為黃斑點病變沒有什麼大不了,也有人覺得前列腺惡性腫瘤很恐怖。如果我們無從得知這些病的特性,只從字面上的解讀,便很容易令自己陷入困境,但最重要是,我們如何知道誰是真正的lesser evil?

如果我們選擇(1),最初發現有高血壓和糖尿病,雖然有點不開心,但是你不會死去活來般,接受了診斷後,便乖乖服藥。診斷後的初期,你會以為自己控制得不錯,血糖和血壓在藥物幫助下回到貼近正常的水平。你開始有鬆懈的時候,有時忘了吃藥,偶然會一兩餐大吃大喝,然後覺得人世流流長,稍為控制差一點點也沒有什麼問題吧,然後醫生在定期檢驗後,發覺控制差了,便把藥物劑量調高,你的指數又回到貼近正常的水平,心裏便會有一種錯覺以為藥物是萬能的,循環由此延續下去,你估不到,原來那些差一點點的,暗地裏慢慢影響了血管的質素、賀爾蒙的變化,並衍生了其他問題,例如血管脂肪積聚、細胞運作失衡,為心臟病、中風、腎病、糖尿眼、爛腳等等埋下了伏線。很多人未必想像到自己在患病20年後,很大機會患上上述其中一種併發症(complication),所以選擇(1)的人,務必時刻警惕,恆常自我監察,才可以「健健康康」去到85歲。

廣告

如果選擇(2),初期是沒有症狀,視力沒有什麼大分別,但又無根治的方法。此病常出現於50至60歲的群組,而很多人不知道黃斑點病變是長者失明的頭號殺手。由於初時視力未有受太大影響,加上不癢不痛,很多人會不以為然。由於黃斑點主宰著中央視力,當病情到了一個臨界點,中央視力便會開始模糊或出現盲點,景物或會出現變形,直線變成波浪等情況,十分影響日常生活。乾性黃斑點病變有可能轉化為濕性,即出現血管增生的情形。雖然有一些治療方法可以處理這些血管增生(如激光、光動力療法和眼內藥物注射),但只能延緩病情惡化,病患者就只能慢慢接受自己將會失明的事實。

倘若選擇(3)的話,一見到惡性腺瘤,大多數人會覺得比高血壓、糖尿病、黃斑點病變來得恐怖,亦很少有人會希望自己患有癌症吧。但事實歸事實,前列腺惡性腺瘤是眾多癌症之中比較「善良」的一種!它通常生長緩慢,被稱爲indolent cancer,有研究顯示很多70至80歲男性在自然死亡後的剖屍檢驗中,這前列腺的惡性腺瘤已經悄悄存在而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就算是在70多歲時被診斷有前列腺腺瘤,初期及中期的10年存活率高達80%!如果腫瘤不大,留在前列腺範圍,年紀亦已老邁,甚至可以考慮以積極監察(active surveillance)代替進取式治療。

所以誰是lesser evil,取決於你是否知道他們的底牌和特性。單看表面,未免太過膚淺。上述情況也只是杜撰,上帝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既然上帝是滿有慈愛,他或許不會讓我們「硬食」呢,誰知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