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什麼是知識封閉性 (epistemic closure) ?

2017/11/21 — 11:37

知識封閉性原則

當代分析哲學知識論中,最熱門的題目也許就是探討知識的必要條件。各位讀者也許已經在網路上看過關於葛替爾問題 (Gettier Problem) 和知識必要條件的討論。但是不知是否大家曾經想過知識彼此之間的關係呢?

對於知識彼此之間的關係,很多人會同意以下這個看法:假設我們知道某些事物,這些知識便可以擴展到那些被我們已知的事物所蘊涵的事物。舉例來說,我知道天空是藍的,我從我的信念天空是藍的推論出天空是藍的或是草是綠的並且我相信這個推論結果,因此我知道天空是藍的或是草是綠的。

廣告

這個直覺性的想法,被哲學家稱為知識封閉性 (epistemic closure) 或又稱為知識的封閉性原則 (epistemic closure principles) 。知識封閉性原則有幾個不同的版本,而其中一個通行的版本是這樣的[1]:

(ECP)  若 S 知道 p ,且 S 正確地從她的信念 p 中推論出並且相信 q ,則 S 知道 q 。

廣告

雖然知識封閉原則在某些方面受到我們直覺的支持,像是我們可以從我們已知的事物加上邏輯推論來擴展我們的知識,但是許多哲學家,像是 Dretske 和 Nozick 卻反對知識封閉原則。反對知識封閉原則的哲學家們從許多方面提出質疑。

一方面來說,自葛替爾問題之後,哲學家們提出了許多不同版本的知識分析,而在某些版本的知識分析下,知識並不具有封閉性。[2]另一方面來說,知識封閉原則似乎可以被理解為我們擴展知識的一種方式,但是實際上我們得到、擴展知識的方式並不只有演繹推理。而在許多與知識相關的其他面向上,知識封閉原則為假。[3]

在圍繞著知識封閉性的爭論中,最弔詭的是知識封閉性與懷疑論之間的關聯。利用知識封閉性,懷疑論者可以提出懷疑論論證,而同樣的,我們也可以利用知識封閉性提出反對懷疑論的論證。

知識封閉性與懷疑論

也許讀者聽過笛卡兒的惡魔論證或是美國哲學家 Putnam 所提出的桶中腦論證等外在世界懷疑論的例子。現在讓我們以桶中腦作為例子來講解為什麼我們可以用知識封閉性來建立外在世界懷疑論的論證。在這裡,懷疑論的前提是:我不知道我不是一個桶中腦,被邪惡的科學家放在容器內由電腦刺激讓我產生幻覺。懷疑論者會主張,即使我們檢查了所有那些我們日常生活中信以為真的知識,我們也無法透過這些知識彼此間的蘊含關係來斷定懷疑論前提為假。假設我確實在台灣的家中寫文,這件事蘊含我不是一個桶中腦。那麼我們可以建立起像這樣的論證:

(1) 若 S 知道 p ,且 S 正確地從她的信念 p 中推論出並且相信 q ,則 S 知道 q 。

(2) 「我確實在家中寫文」蘊含「我不是桶中腦」。

(3) 如果我知道我確實在家中寫文而且我從這件事正確地推論並相信我不是桶中腦,則我知道我不是桶中腦。

(4) 但是我並不知道我不是桶中腦。

(5) 則我不知道我確實在家中寫文。

但,有趣(或弔詭)的是,我們同樣也可以使用知識封閉性建立反對懷疑論的論證:

(1) 若 S 知道 p ,且 S 正確地從她的信念 p 中推論出並且相信 q ,則 S 知道 q 。

(2) 「我確實在家中寫文」蘊含「我不是桶中腦」。

(3) 如果我知道我確實在家中寫文而且我從這件事正確地推論並相信我不是桶中腦,則我知道我不是桶中腦。

(4)’ 我知道我確實在家中寫文。

(5)’ 所以我知道我不是桶中腦。

如果讀者熟悉與懷疑論相關的討論,也許你已經察覺到了第二個論證相當接近哲學家 G.E.Moore 對懷疑論的反駁。而困擾哲學家的是:如果一個原則可以同時支持兩個相反的結論,我們能夠放心地接受這個原則嗎?至少對許多哲學家來說,能夠得出外在世界懷疑論的這個結果,就足以作為反對知識封閉性的好理由了。

註腳

[1] 關於如何刻畫知識封閉性有一些討論,像是關於是否蘊含關係須為已知,推論時單項、多項前提是否會造成差異等。這些討論基本上和後面部分無關,因次在此略過不提。

[2] 如 Nozick 的 Backtracking account 。在他的理論下,封閉性原則為假。

[3] 參見 F.Dretske《Is Knowledge Closed Under Known Entailment? The Case Against Closure》 。使用知識封閉原則是否能作為我們獲取、擴展知識的方式呢? Dretske 認為,我們有許多獲取、擴展知識的模式,而在這些模式下,知識封閉原則並不成立。舉例來說,透過知覺 (perception) 來感知物體也許是我們最常獲取知識的方式,因此我們的知覺可以成為我們主張擁有知識的理由。但是你知覺到某事物,卻不能用邏輯蘊含關係來讓你知覺到另外的事物,因此你沒有(至少沒有同樣)理由來主張擁有其他的知識。假若 S 認知到 p ,而且 S 因為 p 蘊含 q 而相信 q ,即使這些成立,我們也不會主張 S 認知到 q 。假設我現在在動物園內,在斑馬的籠子中我看見一隻斑馬。我認知到籠子裡的是斑馬,認知到籠子裡的是斑馬蘊含了籠子裡的不是漆著黑白條紋的騾子。如果說透過我們的知覺,我們有理由主張我知道籠子裡有一隻斑馬,而我也知道籠子裡有一隻斑馬蘊含了籠子裡的不是漆著黑白條紋的騾子,那麼根據封閉原則,我知道籠子裡的不是漆著黑白條紋的騾子。但問題是,做為我宣稱「知道籠子裡有一隻斑馬」的理由 — 我的知覺 — 卻不能當做我知道籠子裡的不是漆著黑白條紋騾子的理由,因為我並沒有認知到籠子裡的不是漆著黑白條紋的騾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