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偽科學騙局流行 我們需要更多的科學與人文教育

2017/7/12 — 16:21

動物傳心術、順勢療法、 New age 、地平論、吸引力法則、微波爐致癌、反疫苗……這年頭有太多匪夷所思的偽科學、陰影論流行於坊間,甚至普遍到可以用此來賺大錢。

有些人可能以為,信者大多是人蠢無藥醫,或者是低學歷人士才會相信這些資訊。然而,據我觀察,信者之中不乏具有大專學歷;因此,這並不能單純用「民智未開」來說明與解決。

這類思想資訊通常都會提到「科學」。對於「科學」,它們主要有兩操作手法:一是靠攏科學,譬如量子觸療、動物傳心術、吸引力法則,倡議者大多不反對科學,甚至反過來利用科學作包裝,令人誤以為這些技術思想都有科學根據;另一種是排斥科學,譬如順勢療法、反疫苗、地平論,他們大多宣導科學的不可信性。

廣告

無論是上述哪一種,兩者都是透過扭曲「科學」或「科學方法」的概念來達成目的。因此,要減少這類騙局與資訊流行,科學教育是必須的。事實上,許多人真的不知道科學是什麼、科學是怎樣進行研究,才會相信某些不是科學的是科學,或會以為科學就像宗教一樣,只是一種神話。

但怎樣的科學教育才能有效抵抗這些偽科學資訊?一般的科學教育大致可以分為四大類:科學理論、科學史、科學方法、科學精神。坊間普遍的科普書籍或文章多數集中於介紹科學理論與科學史。但如果要打擊這類偽科學、陰影論,以及騙局,要讓大眾懂得分辨正確的資料,科學方法與科學精神才是有效的根本良方。

廣告

科普教育的基本架構

我認為這種科普教育的基本架構是:

(1). 科學方法

說明科學理論是如何確認為真,或如何被嘗試證偽。除此之外,教育者更要說明:為什麼科學方法是一種建立可靠經驗知識的方法,譬如為什麼科學家要重複實驗?為什麼要設計對照組、雙盲實驗,這些設計何以令實驗得出的結果更為可信?為什麼這些科學方法比我們日常的親身經歷,或直觀的觀察、猜想,甚或單純的推理可信?這些問題都是科普推廣者較少提到的要素。

(2). 科學社群與制度

單純講解科學的研究方法是不足夠的,還要說明現時的科學制度是如何運行的、為何科學社群值得信賴,有什麼機制保證科學的公信力。事實上,一個公認可信的科學理論並不是單純透過個別的實驗檢測便足夠確認它是真,還通過科學社群建立的嚴格制度去審視,譬如檢查當中的數據、重複實驗,才能被確認為可靠的科學理論。假如科普推廣者能夠向公眾說明科學制度的同僚審核過程與指標是什麼,相信能減少陰謀論的產生。

(3). 科學精神

嚴格來說,科學方法與科學精神是可以區分開來。科學方法是科學家研究科學的專門方法。科學精神則是講求人們面對未知真假的經驗現象時,該如何謹慎探究真相的態度。譬如,某人可能認識一個朋友,那朋友經常吃微波爐食物,及後又真的患上癌症。這人可能因為此事而認定微波爐真的會致癌。然而,如果他具有科學精神,即使他可能因此事而對「微波爐會致癌」半信半疑,他也不會相當然接受坊間的流言。他會嘗試尋找相關資料查證,會將「微波爐致癌」當成是假設去檢驗,而不是「朋友真的中招,我要將真相分享給其他人知道」。當然,要求普通人做科學實驗確定流言的真偽,這是不太可能。在這點上,科普推廣者可以主動介紹一些具公信力的網站、文獻與指標,令有興趣查證的人至少可以找到相關可信的媒體資料。

只是保持開放的心接受非科學的思想言說?

不過,即使科普教育做得出色,也不一定能夠撲滅偽科學資訊與騙局。有些人相信偽科學與陰謀論,背後有一套特殊的意識形態:他們大體上是認識基本的科學方法,擁有基礎的科學知識,甚至信任科學社群。然而,他們不是科學至上主義,即不相信科學是唯一認識世界的方式(其實許多科學家也不是科學至上主義者),並從這點上跳躍到「接受任何一套非科學的理論或方法,作為認識非科學範疇的正確方式」。

譬如我認識一些人,假如我跟他們談及科學方法,他們大多會接受的。但他們會堅持認為有些現象是科學解釋不了,譬如撞鬼經歷、風水命理、偽心理學測試(很準!)。當有其他非科學的思想言說嘗試解釋這些現象時,他們或是想當然接受這些思想言說,或是至少認為「『保持開放的心』嘗試認識與接受這些方法,並無不可,可能這些的方法真有有效呢」。

另外,還有一種傾向接受偽科學資訊的人,是在某方面,或某些時候,不太關心真或假的問題。他們通常會把一些偽科學思想看成是心靈慰藉或瞭解人性的一種方式。譬如,你問他們信不信星座,他們可能也會直言「星座是假的、非科學的」,但他們仍然會看星座,會把星座當成是一種指導人生、瞭解自己或他人的一種工具:「我不相信星座的,但我會將星座當成是理解人心,或是生活調劑品,這也並無不妥啊。」

人有許多認知偏差,我們未必真能理性區分出「真假有效」與「心靈慰藉」

原則上,如果一個人可以完全區分「這些東西是偽科學、是假的」與「這些是用作心靈慰藉的工具」,的確沒有問題。但許多人也會不自覺地從「這些是用作心靈慰藉的工具」變成真的相信它們是有效、是理解事物的最好方式,譬如有些相信星座或偽心理測試的人有時也會不自覺地說一句:「有時真的很準嘛」。

人的理性實情很有局限,我們有許多認知偏差。許多人以為自己可以理性地明確區分「真假有效」與「心靈慰藉」,事實卻是許多持所謂「開放態度」的人,會較容易接受那些明顯是偽科學、陰謀論與騙局。而且,更大問題是,即使自己真的能明確區分,經過與他人言說、宣傳與分享後,其他人卻不一定能明顯區分這兩者。

偽科學之所以可以漫延,便是從「我們不妨保持開放的心接受其他非科學的東西」、「我只不過是把它們當成是心理慰藉的工具」、「世界並非只有科學與自然」這類想法過渡到錯誤上;經過宣傳、分享、誤導,慢慢聚集成偽科學、假資訊、陰謀論的流行現象,令騙徒得益。

除了科普教育外,我們也需要人文教育

我並不是說上述的信念或態度必定有問題。關鍵還是在於從這些信念跳躍到偽科學、陰謀論那一步。我們應該如何制止這一步?確實困難重重。我想,至少應該說明科學與非科學的區分,再闡明對於非科學範疇,我們還有什麼其他有效又有趣的方法探究相關事情,而並不一定要依賴一些偽科學思想言說,才能瞭解相關知識,或作為心靈慰藉的工具。譬如,人們想理解自己的性格或人性,哲學、人類學與真正的心理學知識,比起星座運程、偽心理學驗測實在有趣太多,也具有深度與正確性。

又譬如,有些人特別抗拒科學,是源自於抗拒唯物的機械世界觀。因為,如果世界全部都可以用科學解釋,這似乎變相說,這個世界只是單純唯物的、機械的運作。這種唯物機械的世界觀念的確很「非人性化」,許多人都對此感到深層恐懼與焦慮感,甚至因而對超自然的事物感到嚮往,譬如鬼神存在、靈魂出竅、意識念力、神秘力量。然而,第一,相信科學,並不一定要接受世界就是完全唯物或機械性的。第二,許多哲學家也是唯物主義者,但他們仍然相信世界是有價值、人生是有意義(其實科學家也是)。「科學」與「價值」其實並不一定有衝突。因此,即使你抗拒唯物的機械世界觀,其實不一定要拒絕科學。

當然,要令人們相信科學,同時摒除上述的意識形態;這實情已經超出科普教育的範疇,是一項大工程,也需要要人文教育與批判思考的倡導。或者,更深刻地說,這是一項值得科學與人文教育者一起合作,共同打擊偽科學、陰謀論的事業。科學與人文,從來不是衝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