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傾聽音樂】古希臘音樂美學:音樂喚起情感的魔力與教育

2017/4/20 — 10:52

「音樂,即使在最糟糕的情況,也必定不會冒犯耳朵,而是始終帶來歡愉」— 莫扎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音樂有一種魔力,可以使人向善,也可以誘人走上墮落之路」— 莎士比亞 (William Shakespeare)  "Measure for Measure"

廣告

音樂能夠令人淚流滿面,也能令人歡悅沉醉。音樂能夠直達人類心靈最深處,喚起早已荒老封塵的回憶與感受。

很少美術 (fine art) 能夠像音樂一樣,與人類情感有著千絲萬縷卻又撲朔迷離的關係。為何音樂擁有魔力能夠擁有喚起人類情感,更是千古難解的音樂哲學難題。

廣告

假如我們穿梭時光濃霧回到 2000 多年前的古希臘,便會看到古希臘人已經注意到情感與音樂的特殊關係,相信音樂能夠淨化人類情感與靈魂。

傳說畢達哥拉斯有次在街上行走,遇見一位青年在大吵大鬧。這位青年目睹情人從別的男人家出來,於是到酒吧聽著音樂喝悶酒,一時控制不住情緒鬧著要放火。畢達哥拉斯看到這情況,立即叫樂師停止演奏多利亞調式,換為緩和慢板的揚揚格 (spondee) 韻律。樂師照辦後,青年果然神奇地鎮定下來。這項奇蹟使得畢達哥拉斯更加聲名大噪。

畢達哥拉斯發現音樂與數的關係後,創立出天體音樂的思想理論:星體運行產生出玄妙和諧的音樂,人間音樂只是模仿天體音樂。當人聆聽音樂時,音樂內在和諧的「數學秩序」便會與靈魂融合,使得靈魂獲得淨化。因此,在畢達哥拉斯眼中,音樂不但能夠喚起情感,甚至可以改變人的行為與性格。

畢達哥拉斯學派實情是宗教團體,因此才創立出「天體音樂」這種具濃厚神秘主義色彩的理論

畢達哥拉斯學派實情是宗教團體,因此才創立出「天體音樂」這種具濃厚神秘主義色彩的理論

畢達哥拉斯學派何其偉大,柏拉圖與亞里士多德也要從中學習,才能發展出自己的音樂理論。

亞里士多德在《論問題》解答過八度音階為何特別和諧:因為四度音程與五度音程的比率關係為 4:3 與 3:2 ,都不是整數;只有比率為 2:1 的八度音程才是整數。柏拉圖也從各種音程比率中歸納出兩個古希臘音樂的重要調式:「多利亞調式 (Dorian mode)」與「弗里幾亞調式 (Phrygian mode) 」。

雖然兩人承繼了畢達哥拉斯學派的音樂理論,但都不滿意該學派的神秘主義傾向。自蘇格拉底以後,哲學家開始積極摒除神秘主義與宗教思想,運用理性與自然法則解釋宇宙萬物的現象。貴為蘇格拉底的學生與徒孫,自然也追隨著先師的遺志。

兩人的音樂美學思想:「模仿論」與「音樂情感論」,無疑也有向畢達哥拉斯學派的思想借鏡,卻沒有宗教意味。

柏拉圖與亞里士多德

柏拉圖與亞里士多德

在《理想國》中,柏拉圖提出了西方哲學中最早的藝術理論:模仿論/再現論 (Representation) 。

柏拉圖認為藝術本質上是一種模彷。人體雕塑模仿人體形象;圖畫模仿所繪畫的事物,一幅好的風景畫便是力求將現實的風景細節模仿/再現 (represent) 出來;至於古希臘最流行的藝術活動:戲劇詩歌,則是模仿現實世界的人物與事件。

藝術模仿論影響深遠。著名意大利畫家達.芬奇 (Leonardo da Vinci) 提倡繪畫藝術應該真實反映自然,畫家的心應該像一面鏡子,把心靈所反映的事物與色彩攝進畫作中。莎士比亞也深信「最好的戲劇不過是人生的縮影」,戲劇的目的是向自然照一面鏡子,顯示善惡的本來面目。

令人意外的是,柏拉圖創立模仿論,並非要弘揚藝術的偉大,反而是要證明藝術本身並非什麼高尚活動。

達.芬奇 (Leonardo da Vinci) 的「鏡子說」顯然是參考了柏拉圖的模仿論。他更效法模仿論,創造出名畫《蒙娜麗沙》。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達.芬奇 (Leonardo da Vinci) 的「鏡子說」顯然是參考了柏拉圖的模仿論。他更效法模仿論,創造出名畫《蒙娜麗沙》。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柏拉圖對藝術的貶斥,源於他的「理型論」思想。柏拉圖認為存在著完美的理型世界,現實世界的事物只是模仿理型(完美事物)的影子(譬如世間所有圓形都是模仿完美的圓)。而藝術作品模仿現實世界的事物,則是影子的影子,無助於人們尋找真善美。因此,他在《理想國》提到:「所有詩歌的模仿對其聽眾都有害,關於它們真正本質的知識才是唯一解藥。」

在《理想國》中,柏拉圖甚至主張應該將戲劇詩人踢出他的理想國。因為戲劇詩歌模仿那些牽涉情感的事件,訴諸情感以觸動觀眾;但訴諸情感只會培養人們用情感代替理性思考,煽動群眾的情緒;這對追求理性成熟的社會相當危險。

古希臘音樂大多依附戲劇詩歌而產生與演奏。因此,在排斥戲劇詩歌的立場上,柏拉圖也把大部分古希臘音樂排除在外。

柏拉圖的理型論,就是著名的「洞穴寓言」所提出的思想。(Credit: Public Domain/Wikimedia Commons)

柏拉圖的理型論,就是著名的「洞穴寓言」所提出的思想。(Credit: Public Domain/Wikimedia Commons)

那麼,音樂本身又模仿什麼呢?在此,柏拉圖給出了他經典的答案:音樂模仿自然世界的聲音(如鳥鳴與雷聲),也模仿人類的聲音,尤其是帶著情感的聲音。高昂的音調模仿人類情緒高漲(譬如興奮或憤怒)的聲調;低沉的音調模仿人類低落或平和時的聲調。

音樂模仿論最迷人的地方是,可以充分解釋音樂為何能夠喚起人類情感:因為音樂旋律模仿人們說話或表達情感時的聲音,因此聆聽者自然會聯系到這些音樂所模仿的聲音,當中所表達的情感。

柏拉圖便認為多利亞調式模仿好戰者與情緒高漲者的聲音,所以這種調式能夠喚起人們好戰與勇敢的情緒,最好給士兵聆聽。弗里幾亞調式模仿謙虛與平和者的聲音,多聆聽便能夠培養高貴與克制的品德。

音樂與情感的關係,也成為許多藝術家的創作題材。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音樂與情感的關係,也成為許多藝術家的創作題材。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音樂的學習比其他的學習是更有力的一種手段。因為節奏和曲調會滲透到靈魂裡面,並在那裡深深扎根,使靈魂變得優美。音樂使受到正確教育的人的靈魂變得優美,使受到不良教育的人的靈魂變得醜惡。」— 柏拉圖《理想國》

柏拉圖認為,既然音樂擁有喚起與煽動人類情感的力量,國家就必須小心規管。國家應該禁止培養柔弱與放縱的旋律,像阿夫洛斯管 (aulos) 這種主要用於暢飲狂舞的樂器必須禁止。多利亞調式與弗里幾亞調式則應該保留,因為它們能培養勇敢與克制的美德。

柏拉圖更進一步主張體育與音樂的教育必須互相配合:體育能夠鍛鍊強健體魄,但過多的體育會令人變得粗暴與不文明;音樂能夠培養平和的性情,但過多的音樂會令人變得文弱。因此,兩者的平衡才是最好的教育:「凡是以最佳比例將音樂與體育結合,能夠調節兩者以符合心靈所需的人,才無愧於真正的音樂家之稱。」這種想法活像「德智體群美」的現代教育理念。

在今天對大眾媒體的討論,我們仍然能聽到柏拉圖的藝術規管論。我們時常聽到,電視上的戲劇與廣告會誘惑人心,令人民習慣訴諸情感而非理性。有些保守主義者也批評「死亡金屬 (Death metal) 」會影響年輕聽眾的心智,損害他們的生活意志。

有保守主義者批評 Death metal 宣揚死亡的意識,影響年輕聽眾的心智。 (Credit : Ang - Wikipedia)

有保守主義者批評 Death metal 宣揚死亡的意識,影響年輕聽眾的心智。 (Credit : Ang - Wikipedia)

亞里士多德也認同藝術模仿論;但他在《政治學》裡提出了另類的音樂模仿論:音樂不是模仿具有人類情感的聲音,而是直接模仿(再現)人類情感本身。因此,聆聽者是從音樂所直接再現的情感中獲得感動。

這是個引人注目卻令人費解的主張。畢竟,柏拉圖的說法較易令人理解。「音樂直接再現情感本身」這說法雖然更加吸引,也符合現代人的感受,卻在哲學上含混不清。

亞里士多德也同意音樂會影響人的性格與美德。但他不像柏拉圖那樣對音樂演奏諸多限制。他認為音樂是介乎教育與遊戲之間的活動。音樂能夠培養德性,但主要目的是為自由的人在休閒中獲得高尚的快樂。

亞里士多德便認為,雖然戲劇詩歌會激起觀眾的情感反應,但觀眾能從中學習到做人處事的知識,獲得智性上的快樂。因此,在亞里士多德的觀點下,戲劇詩歌與音樂有足夠多的好處,使得它們能夠留在哲學家的理想王國之中。

在這方面,他的音樂美學明顯比柏拉圖更為「貼地」與人性化。

The music lesson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The music lesson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柏拉圖與亞里士多德力圖擺脫畢達哥拉斯的神秘主義,創立出無關宗教的模仿論與情感論。但在古希臘文明將近結束的時候,人們對宗教與神的啟示越加嚮往,音樂再次被賦予了神秘的力量。

古希臘後期哲學家普羅提諾 (Plotinus) 便改造了柏拉圖的理型論,將柏拉圖的「最高理型」看作為神(或稱為「太一」),主張神是宇宙一切的根源,也是最高的真善美。這種美學思想後來被教會人士加以發揮,成為中世紀美學的核心思想,統治了音樂創作與思想近一千多年。

在下一篇章,我們將走進神學統治的中世紀社會,看看音樂如何成為宗教的婢女。

Music Making Angels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Music Making Angels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參考資料

Gerald Abraham (1979). The Concise Oxford History of Music
J. Peter Burkholder, Donald Jay Grout, Claude V. Palisca (1988). 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
R. A. Sharpe (2004). Philosophy of Music An Introduction
Peter Kivy. Edit (2004). The Blackwell Guide to Aesthesis
Peter Kivy (2002).  Inroduction to a Philosophy of Music
Stephen Davies (1994). Musical Meaning and Expression
Noel Carroll (1999). Philosphy of Art: A Contempary Introduction
Noel Carroll (1998). A Philosphy of Mass Art
Gunnar Skirbekk, Nils Gilje (2001). A History of Western Thought: From Ancient Greece to the Twentieth Century
SE Stumpf (2003). Socrates to Sartre and Beyond: A History of Philosophy
Kenny, A (2012). A New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朱秋華 (2002):《西方音樂史》
野村良雄著,金文達、張前譯 (1990) :《音樂美學》
Fridrich Herzfeld 著,李哲洋譯 (1994) :《西洋音樂故事》
蔡良玉、梁茂春著 (2003) :《世界藝術史(音樂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