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傾聽音樂】西方音樂的誕生 從巫術到古希臘神話

2017/4/18 — 13:33

「世間萬物皆有旋律,它們在夢中長久延續。世界開始引吭高歌,你只是邂逅神秘咒語。」—德國詩人 Joseph Freiherr von Eichendorff (1788-1857)

沒有音樂的世界,人類將喪失什麼?貝多芬曾說:「音樂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學更高的啟示,誰能滲透我音樂的意義,便能超脫尋常人無以自拔的苦難。」

廣告

音樂早已深深滲透於人類感情生活中,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感染我們。情歌訴說愛情的苦與樂、搖滾音樂反抗壓迫與控訴不滿、宗教詩歌觸及心靈深處對信仰的渴求。

然而,當我們意欲描述這些美妙的音樂體驗,卻發現常常失語。音樂既是世界語言,卻又遊走於深邃意蘊與語言難以表達之間。德國古典音樂家孟德爾頌 (Felix Mendelssohn) 便曾對此作出著名斷言:「音樂用成千上萬種比語言更好的東西充滿靈魂。對我來說,我熱愛的音樂向我表達的思想,不是不太確定無法訴諸言語;恰恰相反,而是太確定了。」

廣告

德國古典音樂家孟德爾頌 (Felix Mendelssohn) (圖片來源: WIKI)

德國古典音樂家孟德爾頌 (Felix Mendelssohn) (圖片來源: WIKI)

音樂超越語言的表達能力與感染力,為自身添上迷人與神秘的面紗。人類何時開始懂得將普通的聲音轉化成具神秘魅力的音樂,更是千古難解的謎題。

現代留聲機的出現,首次為人類留下聲音與音樂。但在遠古的世界,人類仍未懂得運用記譜法紀錄音樂作品的時代,唯一可供後人搜索的音樂遺跡,只有寥寥可數的樂器文物。現存被發現的最古老樂器,空心樹幹造的木鼓,以及用鳥骨製成的長笛,便是人類祖先為後世留下的重要遺物。

近 3.5 萬多年前的石器時代,人類祖先居住在深山洞窟,面對黑暗與空寂的周遭,必定感到莫名的孤獨與恐懼。為了抵禦孤獨無聲的氛圍,他們開始在身邊取材,製造出能夠發出響亮聲音的工具。人類史上首個樂器也許便由此誕生。

人類祖先居住在深山洞窟,面對黑暗與空寂的周遭,必定感到莫名的孤獨與恐懼。

人類祖先居住在深山洞窟,面對黑暗與空寂的周遭,必定感到莫名的孤獨與恐懼。

當人類祖先在洞穴裡吹奏骨笛,或用木棍敲撃木鼓,所發出的聲響定將傳遍本來寂靜的洞穴山林。也許就在那一刻,他們開始感受到音樂所具有的力量,開始相信內裡蘊藏令人敬畏的神明。

音樂總是超越時代與地域,展現它懾人的魅力。在遠古的世界,原始人甚至相信音樂具有巫術的魔力;這可能也是人類祖先創作音樂的原初動力。

考古學發現,原始人在 2 萬多年前已懂得運用鹿骨製成笛子。德國音樂史學家魯道夫 (Rudolf Herfurtner) 便認為,原始人相信骨頭蘊藏動物的心聲與靈魂,當他們吹奏這支鹿骨製的魔笛時,鹿群便會自然吸引過來。

在古老的祭典上,初民透過奏樂與擂鼓,希望與鬼神溝通,祈求風調雨順。在祈禱時,他們多半會用異於日常的語調,尤如現在的神父一樣,提高嗓子與拉長聲音以向神明傾訴。德國音樂評論家 Friedrich Herzfeld 便推測這正是歌調的雛型。

近 2 萬年前的鹿骨笛,是人類最古老的管樂器。(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近 2 萬年前的鹿骨笛,是人類最古老的管樂器。(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音樂的誕生,始終是難以置信的奇蹟。不僅是當代考古學家與音樂史家,無不為神秘的音樂起源頭痛苦惱;古文明時代的人們也無法想像音樂是由人類創造出來。

古希臘人認為音樂的誕生,來自希臘藝術的守護神阿波羅(日神)。古希臘最常用的樂器「里拉琴 (lyre) 」,也相傳是由宙斯與女神邁亞 (Μαῖα) 生下的兒子赫耳墨斯所創造。哲學家柏拉圖更認為,藝術家必須借助神靈附體,處於如醉如痴的迷狂狀態,才能創作出優秀作品;這種思想,迄今仍然深深影響許多創作人。

神話傳說確實成了古希臘人創作音樂的動力。古希臘最常用的樂器,里拉琴 (lyre) 和阿夫洛斯管 (aulos),便是為崇拜日神與酒神儀式所用。里拉琴有 5 到 7 根弦,專用於史詩朗誦。阿夫洛斯管是雙簧樂器,聲音尖銳刺耳、具穿越力,專門用來演奏酒神頌歌,膜拜戴歐尼修斯。據說,希臘戲劇便是從酒神頌歌發展而來(古希臘音樂很多時都是依附戲劇才產生)。

阿夫洛斯管 (aulos),古老的雙簧樂器,專門用來演奏酒神頌歌

阿夫洛斯管 (aulos),古老的雙簧樂器,專門用來演奏酒神頌歌

也許基於相信音樂與神明息息相關,沒有什麼民族,能像古希臘人那樣由衷相信音樂的力量。

古希臘人深信音樂能夠醫治疾病、淨化靈魂、與神明溝通,甚至創造奇蹟。古希臘人定期舉行狂野的酒神節,正因為他們深信在狂歌醉舞之中,人能夠忘卻生命痛苦,與人和大自然重新和解,最終和世界一體。

狂歌熱舞的酒神節

狂歌熱舞的酒神節

古希臘人更在神話故事中,敘述音樂如何打動諸神,使美人復活。

太陽神阿波羅與謬思女神卡利俄佩 (Calliope) 生下了極具藝術天份的兒子奧菲斯 (Orpheus) 。天地萬物無不為他創造的音樂與歌聲神魂顛倒。

奧菲斯常常為美麗的妻子尤麗狄絲  (Eurydike) 歌唱,訴說愛意。兩人恩愛無比。但某一天,尤麗狄絲不幸被毒蛇意外咬死。奧菲斯於是趕到冥府,用美妙歌聲感動諸神,答應讓尤麗狄絲重返人間。但臨走時,諸神交代他說,在返回塵世的歸途上,千萬不能回頭看背後的妻子。奧菲斯欣喜答應,便快步離開冥府。但在返回人間的中途,奧菲斯還是擔心妻子是否尾隨在後,忍不住回頭望了一下,結果永遠失去了至愛。

奧菲斯打動諸神的感人傳說,不僅活在希臘人心中,更流芳百世,成為許多詩人和作曲家的創作對象。德國作曲家格魯克 (Christoph Willibald Gluck) 便以這故事為主題創作出最高傑作的歌劇。譽為音樂界畢卡索的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 (Igor Stravinsky) 也把它寫成舞劇。

奧菲斯與尤麗狄絲淒美的神話故事,成為後世許多歌曲家與文藝家的創作對象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奧菲斯與尤麗狄絲淒美的神話故事,成為後世許多歌曲家與文藝家的創作對象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古希臘人初期愛用神話解釋萬物現象,音樂自然也不例外。但自從一班稱為「愛智慧」的哲學家出現,嘗試用理性思維解釋世界現象,音樂也隨之而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

這班哲學家把音樂看成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開始關注音樂的客觀現實基礎,開啟了整個西方音樂藝術與理論發展。他們有些相信音樂的本質是數、有些相信音樂模仿情感本身、有些相信音樂必須加以規範,否則社會將日漸衰落。

在下一篇章,我們將會走進古希臘時代的音樂世界之中,傾聽他們對音樂的熱愛與智性的理解。

參考資料

Gerald Abraham (1979). The Concise Oxford History of Music
J. Peter Burkholder, Donald Jay Grout, Claude V. Palisca (1988). 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
R. A. Sharpe (2004). Philosophy of Music An Introduction
Peter Kivy (edit) (2004). The Blackwell Guide to Aesthesis
Peter Kivy (2002).  Inroduction to a Philosophy of Music
朱秋華 (2002):《西方音樂史》
野村良雄著,金文達、張前譯 (1990) :《音樂美學》
Fridrich Herzfeld 著,李哲洋譯 (1994) :《西洋音樂故事》
蔡良玉、梁茂春著 (2003) :《世界藝術史(音樂卷)》
Rudolf Herfurtner 著,王泰智、沈惠珠譯 (2010):《最美的音樂史:從巴赫到搖滾之王普雷斯利的故事》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