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哲學絮語】自命不凡、高傲與謙遜

2017/7/25 — 10:46

(一)

「謙遜是偉大的美德。」當一些充滿熱情的年青人追求自己所愛的嗜好,社會上的長輩總愛喋喋不休地教導他們。

他們說:只有真正的天才,才有資格自命不凡;但天才畢竟屈指可數,難道你以為自己與眾不同,能擁有萬中無一的天賦?

然而,這些言說者又何曾檢驗過所言具有真理的資格。

廣告

所有天才在獲得榮譽之前,都曾經遭受懷疑。假如當時他們聽取旁人的意見,相信自己沒能耐走到高處而失去熱情,天才也隨之而在世上消失。

人往往需要「與眾不同」的自我想像,才能在這諸多意見與充滿失敗的社會維持動力,實現志向理想。如果純粹用理性分析與規劃人生,大家都心知肚明,成功者寥寥無幾,在底下的失敗者很可能是自己;然則,一個人仍然投入熱誠與心血於志向之中,豈不變成愚昧之舉?

廣告

人不保持自尊,便容易被俗眾擊倒;這正是必須自命不凡的原因。

(二)

假若視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何以對得起不存在者?所有存在都要為自己存在而高傲,否則便侮辱「存在」本身。

誰未曾因自己所愛而自命不凡,這是必須羞愧的。

當一個人不再掂量輸贏,只為一件事燃燒至灰燼,他就是非凡的挑戰者。他的熱情、專注與堅毅將令他的高傲變成理所當然。

然而,有些論者卻又說:高傲只會是成功的絆腳石;高處未算高,人必須承認自己無知,永遠謙遜學習,才能到達真正的高峰。

自滿是以為自己獲得真理,固步自封而不再前行。人應當避免自滿,時刻尋找新的高度;這是至理明言,卻無關於自命不凡。自命不凡,是不甘於淪為庸人,期許自己與庸眾保持距離、渴望超越自我與他者的動力。

然則,自命不凡究竟有何壞處?謙遜又有何好處?故作謙遜,許多時候只是掩飾自己無能。「我真的不懂,請原諒我的無知。」只要瞭解它背後的潛台詞,就會頓時覺得與眼前謙遜之人言談只會索然無味。

然而,高傲者必須要小心,因為你們是在高空飛揚的獵鷹,必定會惹來地上之蟲嫉妒。為了保護自己,切勿在這些蟲子面前顯露自己的所愛與熱情,也不要聽取牠們的所謂良言善語。這些可恨的蟲子並非真正希望別人不要自滿、好學不倦,牠們只是要別人在牠們面前保持謙遜,好讓維持牠們扭曲的高傲與自以為是。

「我高傲。因為我熱愛自己所學。」我渴求聽到年青人這樣說。

(三)

任何知識份子必然有傲慢、與眾不同的心態。當知識份子在你面前表現謙遜,請格外小心。

「我只知道自己無知。」這是蘇格拉底的名言。當他這樣說時,必定保持高傲的樣貌,用他擅長的語言反駁那些自以為瞭解真理的智者。

因此,這句說話的底蘊是反諷,但現在許多公共知識份子卻把它當成字面義,一邊自稱是謙遜的學習者,一邊扮演著全知者在公共平台上高談闊論。

一個處身於精英階層、擁有話語權的公共知識份子,刻意在大眾面前隱藏自己的知識權力與階級位置,這難道不是對群眾再度剝削嗎?

倘若真的謙遜,何須公開自己的謙遜?若然真的無知,何不早日歸鄉耕田?何有顏面在公共領域上喋喋不休、說三道四?

如同馬克思主義者對「工人/與資本家」的分析,階級模糊是最該小心的危險之事,最值得批判的正是那些裝作無知的知識份子。他們隱藏了階級的對立,更連較低階層的話語權也要搶奪過來。當他們高調宣稱自己無知時,實質是在操作一套話語,目的無非是為了獲得更多鞏固自己身份地位的資本,譬如避免自己陷入位在精英階級的指控、當錯誤時好用作脫身的遁詞。

我們必須小心那些自稱像蘇格拉底一樣愛智慧兼無知的人。當他們說「我只知道自己無知」時,不妨轉身離去,讓他們的說話得到恰如其份的待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