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性與哲學】陽剛的哲學論辯,如何「拒絕」陰柔氣質的人進入

2018/5/29 — 17:11

圖片修改自:https://goo.gl/3kvjVc

圖片修改自:https://goo.gl/3kvjVc

哲學系尚來都是男多女少,箇中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是性別塑造和定型。今次我特別想談一談,哲學討論的方式如何降低女性參與哲學的意欲。

哲學最主要的活動是論辯。維根斯坦曾說過,哲學家不參與討論,就像拳手從不上擂台比試。因此,無論課堂上、導修課裡、論文寫作,甚或私人舉辦的讀書會,論辯一定會發生。這是哲學生的基本訓練。

不過,哲學討論的方式或氛圍,往往具有以下幾個特性:

廣告

(1). 參與者各自站在選定的立場上相互批判,指出對方的缺陷,謬誤與不足;

(2). 哲學討論通常需要你/妳有個明顯的立場,因為沒有立場就不可能有正反攻伐了;

(3). 你/妳能夠隨時為自己立場辯護,即使你/妳其實仍未想清楚也好,否則你/妳可能會被批評為「什麼沒想清楚理由就相信某個立場」;

(4). 只要對方的論點在自己眼中不成立,通常都會不加修飾,直接地批評對方;

(5). 假如你/妳在哲學討論中不發一言,或說出疑似笨笨的話,很可能會被報以各種不友善目光,包括睥視與嘲笑;

(6). 在哲學上,即使立場再古怪,只要可以通過雄辯滔滔為自己辯護到,一般都會獲得人們的掌聲,這其實變相鼓勵了人們死也要辯下去的特質;

(7). 現場論辯的勝負之分,往往不取決於立論是否合理有力,而是說話者的自信(當然還有修辭)。只要說​​話者愈有自信,就愈可能獲得掌聲,至少也不會淪落到被別人無視或睥睨的下場。當然,如果自己的立論真的毫無道理,偏要死纏下去,別人也會覺得煩厭,但至少,在哲學上再愚蠢的人都知道要在哲學論辯裡展現自信。所以,在哲學討論裡,發言要自信滿滿與雄辯滔滔,所屬輸人不輸陣,爛理由好過沒有理由,總之先扯一堆理由就對,至少人家會敬重你/妳敢說敢辯。

陽剛的哲學論辯如何「拒絕」陰柔氣質的人進入

廣告

上述的六項特徵都是陽剛的。當我說某樣特質是「陽剛的」,意思是:主流父權社會底下,男性一般都被塑造成擁有這些(性別)特徵,例如「雄辯滔滔」就是典型的陽剛氣質,因為男性一般都被塑造與鼓勵擁有這項特質;反之,女性通常不被鼓勵擁有這項特徵。

值得一提的是,我上面一直提到「一般」這字眼,即意味著:我並不是主張「所有男性都具有陽剛特質」和「所有女生都沒有陽剛特質」,只是在「一般性」的情況下,男性通常都具有陽剛特質,女性通常具有陰柔特質。

換言之,當哲學討論的方式都是陽剛的,這就意謂著:男性一般都會更積極參與哲學討論,在哲學討論上也會(較女性)更能暢所欲言,得心應手,因為哲學討論特質與他們具有的特徵都是相一致。反過來說,這種陽剛式的討論方式則會拒絕一般女性(或擁有陰柔氣質的男性)進入。

那麼,什麼是「陰柔」的討論方式?它通常是指那些擁有陰柔氣質的人,會喜歡傾訴、聆聽、溝通、理解,而不是論辯;他/她們有些甚至會對來回論辯與批判的討論氣氛感到討厭或不適;他/她們慣於沉思未知的部分,而不是高舉自己懂的事;只要未有確實把握,他/她們通常不會急言論斷。

哲學沒有排斥陰柔或女性?

如果你是男生,或許不同意上述的分析,會認為哲學並沒有特別排斥女性但我就不只聽過一次(與一個)讀哲學的女生,向我提到這件事:哲學討論的氛圍對女性特別不良善。其中一個哲學女生甚至曾向其好朋友兼同學(生理男)提過這件事,但換來的只是「我們沒有拒絕女生參與,甚至很歡迎。妳為什麼會覺得我們在排擠女生?」這種反問。

然而,不友善的性別環境並不一定出於惡意,也可以是無意所致。當某個領域的活動沒有多少女生參與(性別比例差異明顯很大),那麼我們就應該該反思自己是否有意無意製造出不友善的性別環境。

當然,有些人堅持沒有,這就無辨法了。畢竟,人類能夠真正反省自身,往往不是通過理性,而是高度的同理心,或者經歷過相類似的情景(所以別被騙了,哲學思維並不會令你特別反省到自己的問題)。所以,如果你是生理男,但擁有陰柔氣質,也可能或多或少遇過這類問題。

哲學討論本質上就陽剛式論辯?

當然,女生也不一定不喜歡這種陽剛式的論辯。所以我在上述才強調我討論的是「一般性」,而非必然性。那麼,我們應該鼓勵或塑造女性,使得她們更多參與和適應這種陽剛式的論辯,還是改變哲學討論的這種陽剛特質?

有些人認為陽剛式的論辯方式正是哲學的基本特質,這無法改變。所以,我們應該改變的是性別塑造與定型的問題,從而令更多女性更舒適地進入哲學討論中。但我卻認為,我們需要建立的是比較多元與性別良善的討論環境,畢竟有些人先天(或後天)就是具有陰柔氣質為主,我們應該顧及那些擁有陰柔氣質的人(不論男女),都能參與哲學討論。

至於哲學討論的本質是陽剛的,其實也是迷思。在我看來,哲學更需要的是沉思。與人討論哲學,也不一定要走進「論辯/批判的模式」,也可以像朋友一樣聆聽、溝通、對話。只要討論氛圍越平和,容許參與者有不說,想清楚才回答的空間,這不但可以吸引更多女性(及陰柔氣質的人)走進哲學的領域裡,也能令哲學討論的方式變得更有耐性、包容力與謹慎。

(作者專頁:書生百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