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電影看哲學系列:我們為什麼要做好人?

2017/3/2 — 12:03

【文:廸廸仔、李吝嘉】難度:★★☆☆☆

(作者按:本文含劇透)

如果有一天,你就算做出傷天害理、損人利己的事情都不會受到丁點懲罰,你還會保持自制、堅持道德底線嗎?

廣告

美國劇情片大導 Woody Allen 1989年的電影《愛與罪》(Crimes and Misdemeanors)就講述了跟這條問題有關的故事。主角 Judah 是事業有成的眼科醫生,有一個美滿家庭,社會上有名望,更是個受人尊重的慈善家。雖然表面風光,背後其實卻挪用公款,更屢受情婦 Dolores 要脅。Dolores 不滿無名無份,企圖向 Judah 太太揭發私情,要將 Judah 做的髒事一一曝光。Judah 擔心自己身敗名裂,掙扎下決定殺死Dolores 清除禍患。與一般電影情節不同,Judah 的罪行最終沒有被揭發,而他自己雖然在事後經歷了一番良心的責備,但最終也成功擺脫了負罪感,回復到生活的正軌,繼續享受幸福美滿的人生。在 Judah 身上,沒有懲罰也沒有報應,沒有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如同 Judah 在電影結尾的一句說話:「好的結局只存在於荷里活電影裡。」

在電影尾聲,Judah 跟另一位主角 Cliff 在虛構情節的幌子下披露了他的黑暗過去。看見惡人無惡報的 Judah 跟好人無好報的 Cliff,你可能不禁感嘆:「公平咩?」

廣告

面對這個情況,有宗教信仰的人自然就會說,即使人在世時可以逃避一切的懲罰,人類的所作所為也無法逃得出神的法眼,有罪之人終將接受永恆的懲罰。有德之人即使在生時沒有福報,神也會確保他們能上天堂,受到永恆的福蔭。宗教感強的人,例如 Judah 的父親,就會有這種信念。

電影中有一幕講述主角 Judah 到訪童年時住過的舊屋,回憶起家中長輩在飯桌前討論道德的情景。Judah 向他們問道,如果一個人殺了人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回憶中 Judah 父親確定地回答,那人終究會得到懲罰,即使沒有人抓到他,他不道德的行徑也會為他本人帶來不好的後果。相反,宗教感薄弱的嬸嬸 May 卻主張,如果那人殺了人後沒有被人抓住,而且選擇不受道德良心束縛,那麼他就是自由的人了,歷史總是由勝利者寫成的。

借嬸嬸 May 的對白,電影迫使我這個觀眾疑惑:「善惡到頭終有報」也許只是我們一廂情願的希望,現實世界更多的反倒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只要人可以像 Judah 一樣過得了自己那一關,而又能夠成功逃脫制裁,做壞人仍然可以有幸福人生。

的而且確,宗教式的回應提供了一個不做壞人的理由。但是,這種回應只能說服有宗教信仰的人,在這個「去宗教化」的現代社會,那些不接受宗教式世界觀的人(例如 Judah 本人),死後受懲罰這套說法基本上可說是軟弱無力。俄國小說家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就寫過一句名言:「假若上帝不存在,則一切都是容許的。」如果我們有辦法可以逃避現世的懲罰,而且不相信上帝存在,那麼我們似乎沒有理由去堅持做個好人了。

也許 Judah 一直都想錯了方向。Judah 一直透過夢境中親人的對話去尋找一種外在的規範,去給予自己不做壞事的理由。然而,尋求這種外在規範,不論是上帝抑或法律,也都忽略了問題核心。真正要關心的不是上帝怎麼想或是社會怎麼看的問題,Judah 一直想問的是:道德究竟是怎麼?為甚麼我本來就有理由要行道德?

如果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可以加入 Judah  內心的對話,他肯定這樣會回應 Judah:若然是因為怕被制裁才不做壞事,這樣已經不算是真正道德的行為。那為甚麼我們應該要堅守道德要求,即使有損自身利益?康德認為道德不是別人對我們強加的規條,而是人類理性對自我的一種要求。如果我們違反理性賦予給我們的要求,我們便不再是一個自主獨立的人。

可以不受管束從心所欲好像很自在,但當我們為滿足欲望背棄理智時,實質上我們正被自身的慾望所奴役。人類特別之處在於有運用理性能力,理性亦是人類尊嚴所在。如果我們理性上明明知道對錯,但卻身不由已無辦法克服慾望做正確的事情,這還能夠稱得上是個自主的人嗎?

Judah 的內心掙扎貫穿整套電影,亦是其中最精彩的地方。他做決定前後之所以不斷思索及自我對話,不單止因為擔憂做壞事會被揭發,更是因為他感受到道德抉擇的沉重——究竟應否做一個真正自主、有尊嚴的人。

當人放棄道德,同時亦放棄自我最重要的部分。如果你是 Judah,你又會怎樣抉擇?

 

作者網站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