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歧視錯在哪裏 (2) :無關因素論

2017/3/19 — 23:19

(編按:上一篇文章,作者介紹任意因素論,發現它有不少缺陷。本文作者將探索常見的無關因素論。)

無關因素論:歧視是錯的,因為歧視者基於無關(或稱不相干、irrelevant)的因素作差別對待。

這理論也許有點難以理解,把它化為更具體的論證便能一目了然:

廣告
  1. 我們認為有些行為恰當、有些則不恰當,背後預設了「恰當的行為是基於恰當或相關的因素而作的決定」。
  2. 不恰當的行為就是基於不恰當或不相干的因素而作出的決定。
  3. 一個人的性別、種族、膚色、性取向等因素,往往都不屬於恰當與相關的準則之一。換言之,在大部份情況下,以這些因素為由而作差別對待,是錯誤的行為。
  4. 因此,歧視是錯的。

無關因素論能夠解釋任意因素論無法回答的歧視例子

無關因素論的吸引力在於,上一篇文提及的「失明司機」、「宗教信仰」與「女兒國」等例子,不但無法挑戰無關因素論,反而它能對這些例子提供更充分的道德說明。

廣告

在失明司機的例子中,正因為司機的職務需要良好視力,所以視力是決定聘請誰人能擔任司機的合理準則。因此,根據無關因素論,僱主的抉擇便不屬於錯誤歧視。

宗教信仰的例子上,無關因素論者可以說:大部份情況下,個人的宗教信仰都與其職責或職務要求無關,所以即使宗教信仰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僱主也不能以宗教信仰決定聘請哪一位申請者,否則便屬歧視。

至於女兒國的例子,背後可能涉及我們對於理想社會和政治的想像:公民的基本自由與福利應該基於平等或應得 (deserve) 等準則分配。這些分配準則都與公民的性別(或頭髮長度)無關,所以女兒國和短髮國的政策都是錯誤。

無關因素論的「相關/無關」因素太過空洞?

無關因素論看起來比任意因素論有力。然而,它本身也有理論困難:到底何謂「有關/無關」的因素?我們應該基於什麼準則或理由去決定性別、膚色、種族等因素屬於相關或不相關的因素?

這正是無關因素論面對的最大挑戰。只要我們細心一想,便會發現何謂合理、相關的因素,在很多情況下都是不清楚。一套關於歧視的理論需要具體解釋,基於哪些特徵作差別對待便屬歧視。但無關因素論卻無法具體回答何謂「基於無關的特徵而作出的差別對待」這問題。

資格論

有些無關因素論者為了解難,於是提出資格論 (merits) 。資格論主張,不基於人的合資格程度而作差別對待便屬無關因素。

舉例來說,工作機會應該給予最符合資格的人 (best qualified)1 。一份文職工作,就應該給予在文書和電腦處理、溝通能力、語文能力、團體合作等方面綜合表現上最好的應徵者,因為那個人才是最合乎資格。如果老闆基於應徵者的性別或宗教信仰等因素而決定聘請一個比較不符合資格的人,便屬歧視。

資格論看起來能賦予「無關」多一點具體內容。然而,哲學家 Matt Cavanagh 卻認為,我們之所以重視應徵者的資格,是因為我們重視效率(由最勝任工作者擔任這份工作是最有效率的),而非基於道德考慮。歧視作為一個道德概念,是不能以效率作解釋的。資格論並無進一步說明,基於什麼道德理由,僱主必須聘請最勝任的應徵者2

哲學家 Hellman 也認為,資格論混淆了應得 (deserve) 和應得權 (entitlement) 的分別3。最合乎資格的人也許應得這份工作,但這不代表他對這份工作有其應得權(entitled to this job) 。除此之外,不少情況下(特別是職場),被歧視者(應徵者)的特徵相關與否是取決於歧視者(僱主)5。這就是說,無關因素論無法阻止,甚至反而可能為職場上的歧視辯護。例如,僱主只聘請女性作推銷員,原因是女性店員會給予客人較安心、溫柔順從的感覺,這也許對營業額有幫助。然而,女性主義卻認為這是性別歧視,因為此舉強化了社會對兩性的性別定型 (gender stereotype) 和分工 (gender division of labor) 。這些性別定義和分工對男女都構成了不必要的重擔,各方都因此而受害,理應修正而非利用甚至強化。

註腳

[1] Sidney Hook (1995), Reverse Discrimination, in Steven Cahn (ed.), The Affirmative Action Debate, (New York: Routledge), p.146; Alan Goldman (1979), Justice and Reverse Discrimination,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34。我從SEP 4.1中得知他們的理論。
[2] Matt Cavanagh (2002), Against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20,引自 SEP 4.1。Hellman (2008), p.105-109
[3] 把 entitlement 譯作「應得權」,我在這裏採用了周保松教授對 Robert Nozick 的 entitlement theory 的翻譯。
[4] Hellman (2008), p.101-105。 Hellman 對於資格論(她把資格論視作一種自足的歧視理論及其論敵)提出了全面的批評,有興趣者請見 Hellman (2008), chapter 4
[5] Alexander (1992), p.151-153

(作者將會推出一系列文章,探討歧視的道德意涵。)

(立場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文/蔡子俊;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