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人類學(1):到底何謂社會建構?

2017/2/16 — 22:07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社會與文化人類學是人類學的一個分支。它的研究內容涵蓋甚廣,研究對象幾乎能夠包含所有社會群體與現象。接下來,我將介紹人類學研究的一些基本出發點,令讀者對其有初步理解。

人類學家常說,____是一種社會/文化建構 (social / cultural construction)  ——所謂建構,也就是被建立、構造出來的。性別 (gender) 就是其中之一。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性別是人類文化當中對於性別身體特徵的理解,關乎社會生活為性徵賦予的意義。聽上去似乎有點難懂,我們來看一些例子。早年,一些對性別問題感興趣的人類學家曾著迷於一個問題:為什麼,全世界,女性普遍都處於從屬地位?人類學家 Sherry Ortner 提出了一個解釋1:女性因為其生育能力被視為更加接近「自然」,男性則因為更多進行社會活動而被認為更加接近「文化」;而人類創造的「文化」,又被認為是要超越、高於「自然」的。這樣一來,女性就被認為應該從屬於男性。

Ortner 特別指出,女性並不是真的比較接近自然,只是一些身體特性使得人們認為如此;而對於文化與自然的價值評判,就更加是人們主觀的想法。因此, Ortner 認為性別不平等是一種社會建構;男女地位的差異,建基於人們對於男女生理差異的想法,而不是生理差異本身的必然、直接結果。

廣告

人類學家運用「社會/文化建構」這個概念是想指出,一些我們習以為常,並認為是自然而然、理所當然的東西,其實並不是必然會存在,而是人們在歷史的進程裡、在社會生活中創造出來的。人類學家眼中的性別,不僅僅和生殖器、染色體相關,而是一個社會現象,是多種因素相互作用的產物。例如說,我們大多相信,繁衍後代是人類本能,性慾望是生理需要的反映;坊間流傳的進化心理學也常常告訴我們,男人喜愛豐滿的乳房,是自然的擇偶偏好。是這樣嗎?姑且不論大眾傳媒對我們的影響,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例子,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學者在課上講給我們聽的:在他年輕的時候,幾個年輕人聚在一起,要是誰說起自己老婆的乳房怎麼怎麼樣,那可是要被嘲笑的,「這麼喜歡奶子,你是還沒斷奶的小娃娃呀?」跨時代與跨文化的比較,往往能揭示多樣性的存在,人類學家也因此得以把熟悉的東西陌生化,把看起來絕對的社會現象相對化。

然而,說一種事物是「社會/文化建構」,並不是說那是「不真實」的;恰恰相反,人類學既然視人類為生活在社會當中的文化動物,社會/文化建構就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一篇曾讓我感到非常震撼的文章說,種族(race)是一個虛構的神話。怎麼可能?!作者 Jefferson Fish 解釋2,的確,在不同地區生活的人類祖先,很可能因為自然選擇的作用形成不同的身體特徵;然而,這樣的身體特徵有很多,選擇膚色而不是其他作為區分種族的主要標準,並沒有什么生物學基礎。更重要的是,不同的被視為與種族有關的特徵(膚色、體型、眼睛顏色、鼻子高度、嘴唇厚度、頭髮形狀……),並不是一起變化的;不是所有有深色皮膚的人都瘦高,也不是所有膚色較淺的人都豐滿。

廣告

因此, Fish 認為「種族」實際上是一個關於人們的外貌的文化分類體系,分類標準任意且不乏矛盾,並沒什麼科學依據,更不是客觀事實。然而,無論是從歷史、文化還是政治的角度看,「種族」都是一個被廣泛運用而且具有重大意義的概念;在這個意義上,它當然是真實地存在著的。而人類學的貢獻,正正在於指出這些相對的建構,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

(編按:作者將會推出一系列文章,介紹人類學的旨趣)

註腳

[1]Ortner, Sherry B. 1974. "Is Female to Male as Nature Is to Culture?" In Michelle Z. Rosaldo, Louise Lamphere and Joan Bamberger, eds, Woman, Culture, and Society, pp. 67-87.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Fish, Jefferson M. 2012. “Mixed Blood.” In James P. Spradley and David W. McCurdy, eds, Conformity and conflict: Readings in cultural anthropology, pp. 217-225. Boston: Pearson.

(立場新聞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文:黃修瑋;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