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人類學(2):如何同情地理解?

2017/3/7 — 21:24

前文提到,人類學家常常挑戰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概念,要把「熟悉的東西陌生化」。近年來,伊斯蘭恐慌 (Islamophobia) 情緒在全球高漲,伊斯蘭女性的著裝也常被批評為封建、落後。

人類學家 Lila Abu-lughod 談到,塔利班統治下,所有阿富汗女性都被強制要求穿著罩袍。然而,在該政權被推翻後,很多女性卻沒有因此就脫下罩袍。事實上,在當地文化中,女性穿著遮蓋物,象徵著她們的謙遜、體面與道德上的可敬,也使得她們即使在公眾場合活動,也不會違背伊斯蘭教關於女性屬於家庭領域的教導。許多穆斯林女性不會不穿著罩袍就外出,就像我們不會穿著背心短褲去參加婚禮、踢著人字拖就去上班一樣。進一步說,很多女性主動選擇穿起罩袍,是希望過上理想的生活——只不過她們追求的不是低胸背心、名牌背包,而是道德的純潔與信仰的虔誠而已。因此, Abu-lughod 反對忽略穆斯林女性自身對於穿著罩袍的理解,而簡單地將其視為是對女性的壓迫的觀點。1

行為與觀點的意義與價值,需要放在它所處的文化體系當中來理解。然而,這也會帶來危險,令我們將「文化」視作固定不變、與生俱來且具決定性的屬性,並把不同的文化群體視為在本質上不同的人。

廣告

如何能夠避免在書寫文化的過程中製造出迥然不同、因而不可理喻的「他者」?當代人類學強調,文化不是死物,而是一個變化發展著的過程;個體固然受到文化體系的形塑,但也可以主動、有意識地反思和改造他們所處的文化。近來,人類學所提出的一種重要主張是,要理解人們的想法與行為,必須著眼於具體情境 (context) ,全面地考察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因素如何互相作用,並在個人的日常生活中顯現出來。

人類學家 Philippe Bourgois 曾在美國紐約哈萊姆東區對活躍其中的波多黎各裔毒販進行研究。在 Bourgois 看來,他的研究對象——這些為了爭奪金錢與權力,可以變得心狠手辣的毒販們——並非貪圖享樂、喪失人性,而是努力為生存與尊嚴而掙扎,卻因為現實的絕望而陷入犯罪與自毀的一群人。

廣告

世界性的經濟結構調整、美國大量製造業的遷出,使得傳統的工廠職位薪酬變低和大量減少,年輕人無法再和他們的父輩一樣,成為能夠負擔起家庭經濟擔子的工人。儘管新興的服務型經濟使得他們可以獲得公司裡的低級職位,但是在辦公室裡,波多黎各人又面臨著基於種族與文化的歧視:他們的行為舉止格格不入,被認為是沒文化、有口音的文盲;他們常常被白人女性上司呼呼喝喝,乃至剋扣獎金。這對這些波多黎各年輕人來說,都是難以忍受的侮辱,而賺取的工資又難以養活一家幾口。

相反,參與地下經濟(如販賣毒品)所得利潤要高出很多,從物質角度看,他們幾乎沒有其他選擇。然而毒販並不僅僅受經濟利益驅使——和其他人一樣,他們也尊嚴、渴望獲得成就感。  Bourgois 發現,這些年輕人勇於冒險、努力拼搏、不斷向上爬,與其說他們是一群不理性的外來移民,不如說他們正正是美國夢的典型代表。在這一特定情境下,在街頭販賣毒品,是對主流社會的歧視打壓的一種反抗,包含著波多黎各人的街道文化自豪感,也是對「鄉巴佬」這一身份認同在城市生活中的重構。

悲劇的是,他們塑造社群文化、實現個人價值的物質基礎,卻被限定在非法經濟之中。通過以上結構性分析, Bourgois 指出,在製定社會政策時,我們必須抵制心理化、個人化的傾向——只關注吸毒、人格缺陷、缺乏工作能力等具體問題,而對造成這些現象的經濟結構、政治取向和文化氛圍卻置之不理。只看見波多黎各年輕人的「消極態度」和「自毀行為」,卻忽略貧困率不斷提高、種族與階級隔離愈演愈烈的社會現實,是倒果為因、本末倒置 2

從這個角度看,人類學家所做的工作,是要把陌生的東西熟悉化,把看似難以理解的現象放在具體情境中條分縷析,切身處地地體會他人的生活世界,從而在研究者、研究對象和讀者之中,尋求一種「同情的理解」的可能。我自己很喜歡的一個說法:人類學,不是要把現實變得簡單,而是要讓認識更加複雜。

(編按:作者將會推出一系列文章,介紹人類學的旨趣)

註腳

[1] Abu-Lughod, L. 2002. “Do Muslim Women Really Need Saving? Anthropological Reflections on Cultural Relativism and Its Others.”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104(3), 783-790.
[2] Bourgois, P. 2003. In search of respect: Selling crack in El Barrio.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立場新聞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文:黃修瑋;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