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科技哲學】Power Point 是意識形態、工具還是什麼

2017/4/13 — 14:27

黃國鉅教授最近撰文批評用 PowerPoint 教學。他先細數 PowerPoint 的負面影響,指出 PowerPoint 是一種將「映象、圖畫、文字、聲音、錄像,不分內容,不管內部之間的關係,都可以串流傳遞」的意識形態。

筆者研習科技哲學,很高興在媒體上看到科技的哲學分析;因為香港學者甚少對科技做哲學分析;但可惜,黃教授對 PowerPoint 的分析,卻忽略了近 30 年來科技哲學的討論與發展。有見及此,筆者希望借此機會簡介一下科技哲學,希望令更多人能關心這課題。

科技批判:從科技命定論到經驗轉向

早期學者對科技的分析多側重於科技所帶來的後果,這種對科技的價值分析通常把科技視之為中性工具;即,科技本身沒有好壞,只有使用者或使用方法帶來的好壞結果——正如,槍可殺人,亦可保護人。依此進路,「槍」本身並沒有好壞之分,只有其使用所帶來的結果。但這一進路,其實沒有對科技本身進行價值分析。

廣告

真正對科技本身的價值分析,可以從 20 世紀初一眾哲學家和社會理論學者說起。當時他們開始對科技本身作有系統的反思;在這些討論中,最著名可說是海德格的《The Question Concerning Technology》,依路(Jacques Ellul)的《The Technological Society》,曼福德 (Lewis Mumford) 的《Technics and Civilization》等論著。雖然這些哲學家和社會理論學者的進路有所不同,但如同黃教授對 PowerPoint 的分析一樣,他們都認為技術支配人類的行為和思想,側重於科技對人類文明做成的(負面)衝擊。

早於80年代,這種對科技的分析已面對幾項挑戰。首先,這個想法假設了一種科技命定論 (Technological Determinism) 。在這群哲學家眼底:只要科技出現,人類的行為思想定當受其支配、改變。美國知名作家 Nicholas Carr 便出版書籍《網路讓我們變笨?》、《被科技綁架的世作》,批評互聯網令人變得膚淺,亦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表面,彷彿只有放棄互聯網,我們才能有深入的知識以及真實的人際關係。黃教授對 PowerPoint 的批評亦同出一轍:只要老師使用 PowerPoint 教學,就會變身成視覺主導、思想局限、節奏單調的用家(當然,黃教授亦補充說:只要我們是「強者」,就有機會夠免除 PowerPoint 對我們的影響;但同時,他亦否定大部分的人能夠成為強者)。

廣告

這種傳統對科技的亦分析忽略了科技本身的多重性 (Multistability) ——科技的用途並非單一 1;舉例說,你可把 PowerPoint 當成演講的輔助工具,亦可把它當成數碼相簿,甚至是繪圖工具。換言之,科技最終形態是怎樣,實有一大部分是由用家主導決定;傳統科技批評正正忽略用家對科技定位的角色,也往往把用家視作被動角色:他們面對科技的影響是無力與逆來順受,但確實如此嗎?

PowerPoint 影響「少數」用戶還是「大量」用家實為一經驗問題(同時,PowerPoint 是否有著黃教授所提及的負面影響亦是一個經驗問題)。我們若只根據自己的經驗與想法就假定 PowerPoint 會影響大多數人其實並不合理;同理,一種科技對社會有著怎樣的影響,它影響了誰、甚或影響了幾多人也是經驗問題。基於科技哲學學者意識到科技分析的這種經驗維度,科技哲學在 80 年代出現「經驗轉向」2 。在這經驗轉向裡,科技哲學試著結合社會科學對科技的研究,並不再只以先驗性的方式評論科技及科技帶來的影響。因此,現在的科技哲學研究大多關注到科技的實際應用、發展;而不止以主觀或先驗的方式討論科技。

從「用」到「想像」到「設計」

先要釐清的是,我並不反對黃教授認為科技並不中立的說法。的確,科技使某些行為想法變得更容易或更吸引。事物的預設用途 (affordance) 及其對人的行為的影響在設計研究早有論述;我甚至贊同黃敎授批評 PowerPoint 著重圖像(因此有展視主導)、線性(因此欠缺靈活),並因這緣故,我也認同單是學習如何「使用」PowerPoint 未必足夠讓其用家避免以上問題。畢竟,我們會受到這些科技的預設用途所影響,從而依循設計者假想的用法使用它。

但,我們是否因而應該放棄使用這些科技而回到黑(白)板教學方式?若我們接受人類在科技面前並非無力的被動者,或是相信我們對科技最終的體現有著一定程度的控制權,我們是否應該學習發掘科技各式各樣呈現的可能性,然後選擇一種合適的功用來協助我們完成工作?當我們只能夠想像 PowerPoint 作為一個商業演說的工具時,我們當然很容易受到 PowerPoint 作為商業演講工具的預設所限制;但如上述所言,作為「商業演講工具」只是我們其中一個對 PowerPoint 功用的想像;而我們也可以把 PowerPoint 當成 Flash Card,相片集等等。換句話說,PowerPoint 是否適合著重思考的教學,事實還要看我們如何想像它。

當然,要避免不自覺下受到科技的(負面)影響,我們有需要對科技的預設用途有足夠的理解。然而,科技的預設用途乃是由設計者自覺或不自覺的情況下帶進科技當中。因此,現在的科技哲學家更主張考究科技的設計以及嘗試提出改善設計的方案。也就是說,現在的科技哲學並不止於批評的層面,而是更加主張透過科技設計去改善人們的生活 3

註腳

[1]美國哲學家 Don Ihde 在其著作 Technology and the Lifeworld 將「多重性」此一概念引入科技哲學性的分析;其後 Ihde 本人及其學生將他的科技哲學發展成一個名為後現象學 (postphenomenology) 的學派。

[2] 有關「經驗轉向」的討論,可參考 Hans Achterhuis 編著的 America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

[3] 對科技、設計和道德價值各種關係的分析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荷蘭哲學家 Peter-Paul Verbeek 的 Moralizing Technology: Understanding and Designing the Morality of Things 。

參考資料

Achterhuis, Hans (2001) America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The Empirical Turn. Bloomington :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Ellul, Jacques (1964) The Technological Society. New York : Vintage Books.
Heidegger, Martin (1977) “The Question Concerning Technology” in The Question Concerning Technology and Other Essays. New York: Harper & Row.
Ihde, Don (1990) Technology and the Lifeworld. Bloomington :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Mumford, Lewis  (1934) Technics and Civilization. New York: Harcourt.
Verbeek, Peter-Paul (2012) Moralizing Technology: Understanding and Designing the Morality of Things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