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邏輯】如果無法否證動物傳心術,也無法否證玩具傳心術

2017/7/13 — 13:31

《有線新聞》節目「新聞刺針」設局測試動物傳心術的真偽,引起近日網上熱話。

有些人認為節目記者只追訪了五位傳心師,無法斷定動物傳心術必然不存在。這種思維看起來很合理:如果要否證動物傳心術,就需要證明所有動物傳心術都是造假。如果無法做到這點,人們就不應該言之鑿鑿否定動物傳心術的可能。

然而,這種常見的流行論調實情是一種謬誤。為了瞭解這點,我們不妨考慮以下的思想實驗:

廣告

現在,我跟大家說,動物傳心術是真的,而且我更會玩具傳心術。當我見到你喜歡的玩具,或其照片,就能感知到它的意識與心理狀態。

你可能會說很荒謬,玩具又怎會有意識呢?但你錯了,實情是任何物件都有意識,只是日常的偏見令我們以為沒有。

根據現今的量子力學,萬物最底層的本體論狀態都是由意識的量子態所決定。當我的意念高度集中於某一物件上,右腦顳葉底部的皮層所散發的腦電波會連接宇宙常數的磁場電波,通過傅立葉變換就會產生量子漲落,我的意識便會從量子糾纏的自旋網路中導入事物本原的疊加態裡,並產生意識聚裂的交互作用,於是我便可以感應到物件潛藏的意識。

事實上,這也是動物傳心術的原理,只不過我的能耐比一般傳心術更猛,可以直達到萬物的意識層面。這絕不是天荒夜譚,所謂的天人合一、物我一體,正是處於這個狀態。而我擁有有效而且科學的方法做到這點。

也許你開始對我的說法感興趣,覺得玩具傳心術也有可能為真;但這不是我的目標,我想說明上面完全是胡扯的,但問題是:人們可以如何否證我的說法?誰能否證這世上有玩具傳心術這回事?

廣告

「奧坎剃刀原則」與「最佳解釋論證」

一個簡單的答案是,在人類現有的知識,以及公認的科學理論之中,都在指明一個事實:死物沒有意識。假定死物有意識,不但與現今科學理論與常識有衝突,也無助於解釋或預測任何經驗現象。因此,我們有很強的理由相信,玩具傳心術是不存在的。

上述的論證模式,其實是運用了在哲學或思考方法上稱為「奧坎剃刀原則」與「最佳解釋論證」的概念原理。

「奧坎剃刀原則」要求我們「不要作不必要的假設」,即假設「某物 x 存在」並不特別有助於解釋既有的現象,那麼就不要假定 x 存在。譬如,我昨晚在一間傳聞頗污穢的餐廳吃飯,今朝起床後就開始肚子痛。現在有兩個可能解釋,一是那間餐廳真的如傳聞一樣污穢,我吃了不乾淨的食物而肚痛,一是魔鬼故意作弄我的肚子。顯然地,前者的解釋已經足以說明我肚痛的現象,無須特別假定「有魔鬼存在,並且他故意作弄我」;因此,魔鬼存在這假設是多餘、不必要的。

當奧坎剃刀原則配上最佳解釋論證,便能論證某物不存在。所謂「最佳解釋論證」,便是在眾多可能解釋之中,選取最佳的解釋。譬如,如果假設「某物 x 存在」是匪夷所思違背常識、無助於解釋或預測既有現象、與既有的經驗證據或已證實的理論有衝突,那麼我們就有很充分的理由說: x 是不存在的。

最佳解釋論證是經常用作支持某物存在或不存在的論證。事實上,如果不使用最佳解釋論證,所有我們可能幻想到的事物,都可以用「我證明不到有,但你也無法完全證明沒有」作辯護。因為,要證明某樣東西存在,只需要找到一個例子就足以證明其存在;但如果要確切「否證」某樣事物存在,就需要證明在任何時空之中該物都不存在。但未來是仍未發生的,我們自然不可能有確實的經驗證據證明該物在任何時空都不存在(這種「不對稱」的證明要求,在科學哲學上是有名的哲學課題)。因此,我們需要最佳解釋論證用作分析「x 存在」這類命題的可信度。

這有犯上訴諸無知謬誤嗎?

或許你可能會問,難道這不是犯了訴諸無知謬誤嗎?所謂「訴諸無知謬誤」,簡單而言,是指「如果沒有證據支持 p 為真/假,那麼 p 就為假/真」。譬如,以下論證:「目前沒有證據證明獨角獸存在,因此獨角獸不存在」,便是犯了訴諸無知謬誤。

的確,如果一個論證之中,前提真的只有「沒有證據證明 x 存在」,確實無法保證「 x 不存在」這個結論為真。因此,這是一個無效的論證 (invalid argument) ,是一種謬誤。然而,合理可信的論證不一定只是有效論證。以下的論證,雖然不是有效論證,但前提卻充分地支持結論:

  1. 目前為止沒有證據證明 x 存在
  2. 假設 x 存在是不必要的,或與既有經驗證據或已證實理論相互衝突
  3. 所以 ,  x 不存在。 (根據最佳解釋論證)

在邏輯上,這種論證稱為「蓋確論證 (Inductively strong argument) 」,屬於正確的歸納論證,是合理可信的論證形式。日常之中,我們都會自覺或不覺地使用這個論證斷定幻想之物譬如虛構的動漫人物、神話人物、奇幻神獸並不存在。當然,蓋確論證的特色是,前提並不必然保證結論,只是充分保證結論為真的機會率比為假的高。因此,說這論證無法確切「證明」(必然保證結論為真),是錯失要旨。

舉證責任原則

如果真要反駁這個論證,就需要提出很強的證據說明 x 存在是必要或可信的。這其實涉及一種稱為「舉證責任」的原則:所有存在命題(即「 x 存在」的主張)的舉證責任應當歸屬於提出者,而不是反對者,因為「 x 存在」是個比「 x 不存在」較強的宣稱,它斷言了某些東西存在。如果你提出的是一個超自然物的存在,更需要負擔更重的舉證責任,因為非凡的宣稱需要非凡的證據。

故此,如果一個人提出「動物傳心術存在」,卻無法證明他所宣稱的主張或技術可信,那麼我們就有很強的理由主張動物傳心術不存在。舉證責任不在於反對者身上;否則,我們總是要承認許多古靈精怪、匪夷所思的幻想物都是無法否證的、都是「可能」存在的、都是值得我們保留相信的可能--然而,這些都是誤導人的詭辯之言。動物傳心師或相信此說的人不只是認為它是(邏輯上)可能存在的,而是在很大程度上相信它是有效的。現實就是,傳心師把它高舉為有效的工具用來賺錢;所謂半信半疑的人亦會付錢聽取意見而行動。

總結

在現今動物學研究之中,科學家普遍都認為動物是有若干的認知狀態與心理反應(尤其是像哺乳類的高階生物),但能夠像人類一樣具有複雜的心理狀態與認知能力,卻是絕無僅有。動物傳心師的言談之中,每每把動物(貓、狗、龜、魚,甚至是蟑螂)描述得跟人類一樣,具有複雜的認知能力與情緒(譬如「牠想要自由」、「牠有抱負」),這完全違反生物學知識;更不要說那些傳心師的所屬科學方法或量子物理論完全是胡扯。一個動物行為學家需要透過相關的知識訓練與長期觀察,才能判斷動物的某些生理或心理狀態;但動物傳心師單憑動物的一張照片就能與動物傳心,這豈不荒誕?

科學並不是盲反、不接受未知的事物。如果動物傳心術是有初步的可信度,科學家一定會嘗試探究當中的原理。問題是,動物傳心術不論對動物認知與心理狀態的認識,還是傳心的原理都是錯誤百出,連丁點兒可信度也沒有。當有人設局進一步印證這些傳心術是一場騙局,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保留所謂的開放態度嘗試接受它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