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論聲音哲學:回應郭嘉榮與余海峯博士

2018/3/17 — 18:43

Oregon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 flickr

Oregon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 flickr

昨天《立場科哲》登出了郭嘉榮所寫的《都卜勒效應及其兩種哲學解讀》一文。這篇有關聲音哲學的文章惹來了好些負評,大多是說它不科學,物理學家余海峯 (David Yu) 博士的 Facebook 專頁帖文就是一例。余博說「如果科學與哲學產生矛盾,需要修正的必然是哲學」,雖然措詞或許有點太強,但基本立場我是同意的。

可是,余博說作者是「自稱哲學家的害群之馬,以自己的直覺去質疑物理學」,就似乎誤解了作者的說法。別誤會,這點我不怪余博,因為這屬作者的責任:《立場》的目標讀者是一般讀者,而作者的文章卻是一篇七千字、充滿艱深學術詞彙的專業論文,而且,不管是有關的哲學討論的背景,還是一些關鍵的文字,作者也未有解釋清楚。這樣子,別說一般讀者不可能明白,就算是專業哲學家,也可能會看得吃力。其實,這些都是最近的網絡哲學文章的通病。

本來作者的意思應交由他自己來挑明,但看來他並不慣於對學術圈以外的人說明問題。為免加深非哲學專業的讀者的誤解,就讓我來評論一下有關的問題:

廣告
  1. 這些有關聲音哲學的討論,其實屬於「知覺哲學 (philosophy of perception) 」的範疇。其中所談的「聲音」,所指的其實是「聽覺的目標」,即是說,我們的聽覺所探測的到底是甚麼?作者沒有點明這個大前提,難怪一些讀者無法理解主題。
  2. 視覺的例子或許更容易理解。一個淺顯的說法是,視覺就只是在探測光線。但現實中,我們的視覺非常複雜。舉例,雙眼接受光線的角度並不同,而我們的腦部會對這些差異進行計算,以計算物件的形狀、距離等等。若說「視覺的目標只是雙眼接收到的光線」,似乎沒有把這種測量和計算包含在內。因此,有些人會認為,「視覺的目標」其實不是光線,而是那些發出光線或反射光線的物件,光線則只是視覺所應用的「工具」。
  3. 基於上點,當作者質疑「聲音是聲波」的時候,他並不是如一些朋友所認為,他是在主張一種神秘古怪的「形上音源」的存在。他對物理世界的理解,其實與他人無異。
  4. 基於上點,作者其實不是在談物理學,而是在談認知科學範疇的事。因此他才經常重覆,我們應選擇符合我們的直覺的理論,並應避免選擇違反直覺的理論。這是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體驗,正是理解我們人類的認知機能的一種途徑——這也是心理學研究會用上問卷調查的理由之一。他的意思不是像余博所理解,「物理定律需要服從人類直覺」;他也沒有說,我們應基於直覺選擇物理理論。(當然,也不能排除他真的這麼認為;這樣的話別說余博,我也會反對。)
  5. 基於上點,作者談「都卜勒效應是錯覺」,他的意思絕不是說「都卜勒效應不存在」。他的意思是,「我們在都卜勒效應中所感受到的聲音變化,是聽覺的一種錯誤判斷」。道理是:某種聲音哲學觀點認為,「聽覺的目標」是發出聲音的物件,比如火車。依據這種觀點,當發出聲音的物件完全沒有變化,聲音卻因各種因素發生差異,那便是聽覺的失誤。其實,作者使用這些意思含糊不清的詞彙或句子時,好應細心作出解釋,不能假定讀者能夠意會。
  6. 有些人說這些都只是文字遊戲。誠然哲學中有不少文字遊戲,而我亦不便評論上述哲學是否文字遊戲,因為這不是我的學術範疇。然而,有些人可能認為,這些討論能增進我們對自己的知覺機制的了解。如果屬實,這些討論便是值得的。(注意,我說的是「如果」。)

不管如何,或許我對作者郭先生的批評過於嚴厲,但我所批評的不只是他,也是現時的哲學網絡寫手的一股不良風氣:把哲學普及文章當是專業論文或是功課來寫,忽略了讀者的角度。其實哲普文章的目標理應易讀明快;假若普及了的只是對哲學的誤解或反感,便實屬不幸。還望郭先生不要介意。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