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賺女蝕的性邏輯:不是處女的次等女人

2017/8/10 — 14:57

想像一下,在某個世界裡,男性由小到大都被要求守貞,社會、父母、身邊的人都教導男性應該盡量保持處男之身,不要隨便跟人發生性關係。只要一個男人不是處男,就會被視為二手貨,就像別人穿過的衣服、玩過的二手車;相比起處男,具豐富性經驗的次等男性永遠得不到同等的愛與尊重,甚至遭受嫌棄、辱罵。

假如你身為男人,你會想生活在這個世界嗎?我相信大部分男人都會斷言拒絕。然而,在這個真實世界裡,女人確實時時刻刻都在承受上述的處境。

男賺女蝕的性邏輯

在性別進步的社會裡,也許公開宣揚「處女情意結」的男性已經稍微減少,但我們仍然不時聽到有男性「剖白心聲」,說男人心底裡都希望女友或結婚對象最好是處女,否則就是穿別人的「舊鞋」,用別人舔過的匙羹。即使有部分男性真的放開處女的「嚴格要求」,也會希望女伴的性經驗愈少愈好。

廣告

語言反映我們的意識。試想一下,我們的言語之中,兩性之間在性經驗描述上的差別。擁有豐富性經驗的女性通常伴隨的都是不好的描述與名號,譬如蕩婦、淫娃、公廁、雞、臭 X 、低賤、下流、不知廉恥等等。即使有部分男性比較「開放」願意接受性經驗豐富的女伴,往往也是基建於女伴特別解釋清楚這些經驗的來由原因才能獲得體諒或理解。

總之,性經驗不少的女性往往都被視為異類,是一項需要向人解釋的「不正常」之事。反之,男性擁有豐富性經驗,是一項不需要特別交代的正常之事,甚至是值得自豪的風流往事、拿來跟身邊男性朋友分享炫耀的戰績。

廣告

這種對兩性的性經驗不對稱的理解與評價,我稱之為「男賺女蝕的性邏輯」。這套邏輯的基本套路是:性對女性來說不是好事;在性方面,女方永遠都是「蝕底」虧本的一方。反之,性對男性來說是正常不過的事,男方永遠都是獲益的一方。

誠然,男賺女蝕的性邏輯並一定普遍適用於所有男女性別的性關係,但它的思想大量充斥在這個社會裡,構成了文化氛圍規範著人們的性行為,以及人們對性的理解。

男賺女蝕背後的社會性基礎

在性方面,為什麼男人總是被理解成在賺取,女人則總是在吃虧?

在長久的歷史上,社會都是主要以男性為主導,不論政治、經濟、文化,掌握權力者都是以男性為主。女性要獲取穩固的生活,就必須以依附某個男人為妻作為手段,以其身體服務換取生活的資源,這包括了性交、生育、照顧孩子、家庭勞工等等的服務。

這實情也是傳統婚姻制度的本質:男主外女主內;男人在外用勞動換取自身的社會地位與生活,女人在內用性與家庭勞動換取穩定的生活。在這個交易的模式下,女人要維持她的交易價值,就不能「隨便」提供身體(性)給男人,她必須小心翼翼選擇最能令她生活過得舒適的「好男人」。

因此,我們的社會、父母總是教導女性:女人必須潔身自愛,不可以隨便與人發生性關係,最好在確認對方願意和自己結婚(獲得法律上正式名份與承諾),或至少確認對方真的愛自己(這種「真正愛自己」的內涵實情往往是對方釋出願意與自己建立「一生一世」關係的婚前預習),否則是「蝕底」(虧本)、愚蠢之舉。

而男方要獲得女性的身體,則要成為能夠提供女性生活舒適條件的人。這些條件可以是極為顯著的權力地位、經濟收入,也可以是潛在性能夠發展出前述條件的個人特徵,例如聰明、上進、勇於嘗試、充滿活力、擅於交際言談(風趣幽默)。至於無法成為條件優厚的男性在這個市場上就沒有多少選擇。

從上述的交易模式可見,女人的身體是用來在戀愛或婚姻關係中進行交易,換取生活資源甚至人生幸福,自然就需要謹慎使用與守護自己的身體。因為在男人的想像中,女性的豐富性經驗便往往意味著:

1. 她的身體已進行多次交易,因此交換價值低
2. 有潛在不忠的可能:性經驗豐富意味著對方是個難以滿足的蕩婦,隨時可能會違背承諾出軌。

男賺女蝕性邏輯的道德問題:壓迫

上面分析了男賺女蝕性邏輯的主要原因。也許有人會問:既然這種性邏輯是互相交易、各取所需的表現;在合意的市場上,它有什麼問題呢?

當然,如果僅從一段性關係來看,男女雙方自願交易身體或所需,自然沒有道德問題。但這種視角卻忽略了宏觀的社會層面。正如文首思想實驗所揭示的,如果社會的主流文化與經濟結構都要求女性最好是處女或較少性經驗,那麼變相就有一班不是處女或有較多性經驗的女性受到污名。她們會被視為次等貨、二手貨的「女人」看待。她們受到各種言辭侮辱,活在焦慮(我應不應該與人發生性行為?我有性慾,是不是變態、不正常?)、恐懼(我不能讓男方或大家知道自己的性經驗,否則就會被人嫌棄)與自我厭棄中(我是一個沒有人要、可憐可恨的蕩婦、公廁)。

然後,在這氛圍下,許多女性為了避免變成「次貨」,就只能屈從父權社會的普遍需求,變成「規矩」的女性,抑壓自己的性慾望、限制自己的性行為。問題是,為什麼女性不能像男性般,擁有良善自在的環境,讓她們自己選擇過怎樣的性生活與愛情生活,並從性經驗中學習享受性的歡愉?這難道不是在抑壓女性發展自己的性自主與性行活?

不一致的問題:為何女性身體是一種性的消耗品嗎、女性的性經驗豐富就意味著容易不忠;而男性不是?

除了上述的壓迫問題外,把女性身體看待成性的消耗品、把女性的性經驗豐富視為容易不忠的表現,本身就蘊涵了錯誤的預設。

每一個人在不同時間都可能因不同原因而發生性關係。一個女人有豐富的性經驗,並不代表她曾經對伴侶不忠,也不表示她容易與其他人出軌;否則,為何曾經同樣與多個女人發生性關係的男性,就不會被視為「容易不忠」的佐證?

事實上,許多男人害怕或不喜歡女人多性經驗,往往基於以下的想像與焦慮:「對方擁有豐富的性經驗,自己未必有能耐滿足對方的性需求。而且,這種擁有豐富性經驗的女人,會較『隨便』、容易地與其他人出軌發生性關係。」說穿了,這實情是男性對自己無能與自卑的反應。

在這方面,男性同樣是父權社會下的受害者。男人常常把女人的身體錯誤地看成是性的消耗品,就是其中一例。許多男人認為女生的身體(作為性的實現體)是消耗品,會因性而使得其交換價值下降,但當中的邏輯是什麼?為什麼女性的身體會因性而消耗,但男性不會?

也許有人會說,女性的陰道會因性愛次數而變寬。但第一,女性陰道實情有很強的柔韌性,即使是生育過後的女性陰道會較為鬆弛,只要經過縮陰運動的練習,就能回復當初的柔韌性。

第二,性愛的真正歡悅之道,從來不取決於女性陰道的寬窄,正如男性陽具之大小也不是重點。性愛其實就像美德一樣,是需要不斷學習:與伴侶溝通、互相發掘與開發獨特的敏感帶、互相挑逗加入各種小情趣,才能真正擁有它所帶來的快樂滿足,而不僅限於陰道性交,更不限於生殖器官的大小寬窄。然而,我們的社會往往灌輸一種對性的片面與單一的理解:「女性要陰道窄、男性要陽具大,性愛才會達到最大的滿足」。

男人欲求「性純潔」的女人,是先天還是後天?

看到這裡,也許有男性會說:「你說了那麼多也沒有用。男人先生本性就是如此。這種本能的慾望是根深柢固,不是說改就改。」有種論點經常伴隨著上述說法作為佐證:在演化過程中,男性為了確保女性生出來的孩子真的屬於自己,以及自己的下一代能獲得「專一」的女性長期照顧,因此留下來了尋求「性純潔」女性的心理機制。

然而,問題是,即使這種演化心理學的論點正確也好,也不蘊含這種心理特徵無法被改變。事實上,演化心理學並沒有斷言我們演化而來的心理機制不能改變,甚至我們應該反過來說:為了社會變得更為平等和諧,演化心理學實情發揮著揭示這些心理機制的作用,令人們意識到當中的原因並加以改變。

我們具有的各種慾望往往都經過社教化過程,以及經過個人的思量、選擇而成,而不是單純的先天、無意識的本能慾望。這就像生理男性天生愛好運動一樣,以前許多人會認為生理男性天生好動,自然特別熱愛劇烈運動。但實情在兒童教育之中,我們就有了一套主流的、隱藏性別的賞罰觀念:由小到大我們都鼓勵男生好動、女生文靜,這自然容易令男生傾向熱愛劇烈運動,不喜歡玩芭比。同理,我們現今的社會將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捧為「正常」、「道德」的主流模式,會有許多相應的性/性別觀念鞏固這種機制。

除此之外,人具有能動性與自主能力,能夠選擇強化或排除某些慾望。上面提到的所謂心理機制,如其說是一種演化而來的無意識本能,不如說成是一個人有意識的生殖或生活策略。當一個人用這種論點辯護時,他實情就是在宣稱這種慾望是正當的、沒有問題或值得追求,人們不需要排除它。這本身就預設了人可以判斷某些慾望是有問題,也有能力改變。

身體與性愛的真諦與價值

這種男賺女蝕的性邏輯一直以來對女性構成了強大的壓迫。假如我們意識到它是錯誤的,就應當改變這種觀念。要扭轉這種觀念,其中一種方向就是重新思考身體與性愛的真諦。

對許多人來說,身體是最私密之一的部分。當一個人願意赤裸身體與自己發生性關係,不論是基於何種原因,都應當尊重、愛惜甚至欣賞對方的身體,賦予對方身體的價值,而不是執著於評價。這不但在道德層面上有其合理性,在價值上也一樣,只要一個人越懂得在性關係中這樣想與實踐,就越能體會性愛的歡悅。

研究愛情的哲學家 Irving Singer 曾主張,在一段愛情關係上,當我們愈進入評價的思維系統,將對方視為一種並不獨特、如客體的東西來評價與要求,這段關係通常不會幸福到哪裡,甚至很可能失敗破裂。其實性也一樣,愈是執著評價對方的身體、性經驗或技巧,而不是從關係中學習、賦予、欣賞、互相溝通、理解與建構,只會得不到性愛的真正歡悅,剩下失落、埋怨與不滿。

「每個人的身體、每次的性經驗都是獨特、寶貴、值得欣賞的。」這不但是對個體身體的尊重,也是通往情慾生活的幸福之道;把女人(或任何人)的身體看待成是會消耗的性商品,需要保持「性純潔」,不但構成壓迫,也是貶低了對方與性的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