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簡明分析美學史:你所不知道的分析美學

2017/3/7 — 13:32

(編按:承接上篇《為什麼讀美學》,本文將介紹分析美學的發展史。)

分析哲學 (analytic philosophy) 自二十世紀初期發展至今,成為英語世界的主流哲學,特色為注重語言與概念分析,強調論述的嚴謹、精確與清晰。傳統西方哲學的四大領域──形上學、知識論、倫理學、邏輯──自然也是分析哲學的核心領域,同樣重要的還有語言哲學、心靈哲學、科學哲學以及政治哲學。一般以分析哲學為主的哲學系所,課程多半被上述領域所瓜分。若觀察亞洲各大學哲學系所的師資會發現一件事:研究美學的學者做的多半是歐陸哲學。這也難怪不少華人哲學系學生會誤以為分析哲學沒有美學。

分析哲學的確有美學領域,一般稱為分析美學 (analytic aesthetics) 。若瀏覽一下英語世界(主要是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的哲學系所師資便能證明分析美學的存在,但研究者數量與上述核心領域仍有很大差距,說明了美學在分析哲學中並非是主流領域。這個現象由來已久,為何會如此,說法至今仍莫衷一是,唯一能確定的是美學在分析哲學中發展頗晚,直到五零年代末期才有顯著的突破。

廣告

事實上,二十到四十年代之間陸續有零星的美學期刊文章或專書發表,其寫作方式符合分析哲學之風格,但未成氣候。相反地,在這個時期有兩本非分析哲學的重量級美學著作誕生:美國哲學家杜威 (John Dewey) 的《藝術經驗 (Art as Experience, 1934) 》以及英國哲學家柯靈烏 (R. G. Collingwood) 的《藝術原理 (Principles of Art, 1938) 》。兩本書都對當代美學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1951 年,澳洲哲學家帕斯莫爾 (John Passmore) 在著名哲學期刊《心靈 (Mind) 》發表<美學的淒涼 (The Dreariness of Aesthetics) >,標題就直指美學研究的貧瘠。1954 年,艾爾頓 (William Elton) 編纂的文集《美學與語言 (Aesthetics and Language) 》出版,收錄十篇分析美學論文,其中也包括英國著名哲學家萊爾 (Gilbert Ryle) 的文章。這本文集是分析美學的一大進展,也是研究早期分析美學的重要材料。雖然如此,本書並未產生深遠的影響力。

廣告

1956 年,美國哲學家懷茲 (Morris Weitz) 在期刊《美學與藝術批評 (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Art Criticism) 》發表了一篇影響深遠的論文:<理論在美學中的角色 (The Role of Theory in Aesthetics) >。這篇文章成為討論藝術定義之爭論中,反本質論 (anti-essentialism) 的最知名辯護,其影響力超越了《美學與語言》中的任何一篇文章。

分析美學真正的突破終於在 1958 年到來。這一年,美國哲學家門羅‧比爾茲利 (Monroe Beardsley) 出版了《美學 (Aesthetics) 》一書。這本書堪稱是分析美學第一本最有系統、議題含攝量最廣的著作,不但針對文藝評論 (criticism) 給出了許多後設的哲學思考,也深入探討了關於文學、音樂、繪畫等藝術類型的哲學問題。《美學》一書證明了分析哲學也能在美學領域有傑出表現,也為後來的美學討論奠定基礎,這使得比爾茲利成為第一位真正有分量的分析美學家,確立其歷史上的重要性。

1964 年,美國哲學家兼藝評家亞瑟‧丹托 (Arthur Danto) 在《哲學期刊 (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發表了另一篇分析美學史上的經典論文<藝術界 (The Artworld) >,扭轉了傳統美學的討論方向。丹托對藝術深厚的知識以及在藝評界的活躍讓他的影響力遠遠超越如比爾茲利等人的學院派學者,不論是在藝術界或是哲學界都有無可撼動的地位。

1968 年是爆炸性的一年,兩本分析美學的經典出版:美國哲學家古德曼 (Nelson Goodman) 的《藝術的語言 (Languages of Art) 》以及英國哲學家理查‧沃漢 (Richard Wollheim) 的《藝術及其對象 (Art and Its Objects) 》。古德曼是分析哲學的頂尖人物,在形上學、邏輯以及科學哲學都有建樹,他的書對於分析美學來說意義非凡,這象徵著美學頭一次受到主流分析哲學家的重視。至於沃漢的著作則結合了心靈哲學與心理學,使他成為分析美學另一位重要人物。至此,美學的淒涼已消逝無蹤。

(編按:作者將會推出一系列文章,介紹美學的旨趣)

(立場新聞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文:林斯諺;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