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動哲學】Emma Watson 不演 La La Land 為何會成為影后 Emma Stone 請客的理由

2017/3/13 — 9:28

《La La Land》Emma Stone 、《beauty and the beast》Emma Watson

《La La Land》Emma Stone 、《beauty and the beast》Emma Watson

美國演員 Emma Stone 最近心情可能不算太好。雖然她摘下了影后,但《樂來樂愛你 (La La Land) 》(編按:港譯戲名為:《星聲夢裡人》)在奧斯卡金像獎上卻出了錯領最佳影片的烏龍,更甚的是她在奧斯卡後台被香港記者問了道令人傻眼的問題:「你會不會因為 Emma Watson 讓出了這個角色,請她吃喝一頓?」

在這場合問問題,當下眾人無不聞之色變。所幸 Emma Stone 修養不錯,笑著回答:「Emma Watson 她可是貝兒 (Belle) 呀!」總算化解一場尷尬。

消息一出,眾家媒體無不對這名香港記者大加撻伐。不過,這位記者朋友也不用為此太過傷心。即使你當記者的功夫或許有待加強,但這問題卻問出了哲學上的幾分趣味:對呀!當初如果不是Emma Watson 讓出這個角色, Emma Stone 就絕不會因為這個角色拿下影后。也就是說,正是Emma Watson 「不演」,才造成了 Emma Stone 得這個獎。這位記者朋友大概覺得有點無辜:這道理這麼明顯,怎麼眼睜睜自己就成了眾矢之的呢?

廣告

但是如果稍微仔細點想,「沒有做」又怎麼能夠是造成事態的原因呢?這不就成了名符其實的「無中生有」嗎?Emma Watson 的「不演」怎麼會使得 Emma Stone 成為「最佳女演員」?畢竟,「扮演」就是需要有人實際去「做」出某些事,不是嗎?從這一點看,這位記者朋友將 Emma Stone 得獎歸諸Emma Watson 讓賢,難免會貽笑大方。

不過,我們不妨再看看另一個例子: 2011 年,英國攝影師大衛・史雷特 (David Slater) 在印尼拍攝黑猴 (MacacaNigra) 的時候,其中一隻猴子覺得相機有趣,拿起來把玩後,拍下了幾張逗趣的自拍照。史雷特後來將其中兩張照片收入自己的攝影作品集,並放到網路上。之後,維基百科 (Wikipedia) 將這兩張照片放到了公共資源區,供大眾下載。史雷特聞訊後忿忿不平,認為若不是他帶著器材深入叢林,那隻猴子就絕不會拍出這樣的照片,所以這照片的版權該當是他所有,因而要求維基百科將照片下架。2014年,美國著作權局裁定:猴子自拍並非人為結果,因而該照片屬共同資源,無法獲得法律保護。換句話說,就像河川自然侵蝕造成的地形一樣,不是屬於個別人的特殊權利。

廣告

這張照片正是因為史雷特的「沒做」,才湊巧拍出了照片

這張照片正是因為史雷特的「沒做」,才湊巧拍出了照片

咦?史雷特的「不做」和Emma Watson 的「不做」,難道有什麼不一樣嗎?為什麼Emma Watson 的「不做」不是 Emma Stone 得獎的緣故,可是史雷特的「不做」卻會是猴子自拍逗趣照片的原因?

這兩個例子恰恰呈現出我們對於什麼才叫做一個「行動」,其實有著兩種不同的直覺:我們一方面會覺得「行動」必須包含某個具體的動作,在世界中產生某些後果;但另一方面,我們又會認為「行動」不能夠只是因果上的前後事件,必須要提供在邏輯上能支持結果的理由。前一種直覺我們可以用來說明Emma Watson 並未「做出」任何事使 Emma Stone 表演出色、順利得獎,所以我們就會認為那位記者朋友要 Emma Stone 請客不合理;而後一種直覺則可以解釋為什麼猴子的自拍照不會有版權,因為沒有任何邏輯上的理由促成牠這麼做,純粹是運氣巧合罷了。

各位朋友可能覺得奇怪,對於「行動」同時有這兩種直覺,難不成會出現什麼問題嗎?簡單來說,會,而且這些問題往往都很不好處理。如果這兩種直覺對於同一件事分別肯定了兩種不同的解釋,那麼我們就不容易弄清楚我們究竟該聽信哪一種直覺的建議。例如同樣是「不做」,在 Emma Stone 這個例子裡不能當作要求她請客的理由,可是在史雷特的情形裡卻成為了法院判斷著作權的決定性關鍵。學生即使未睡滿八小時還是要上課,但大客車駕駛人睡眠未滿八小時卻不應該開車上路;同樣是沒睡滿八小時,但是我們卻會鼓勵其中一種行為、禁止另一種,這是根據什麼道理呢?因未採取避孕措施而受孕的女性,和因受性侵而懷孕的女性,我們又是根據什麼原則來支持他們是否墮胎的決定呢?

對於這些問題,哲學家的考慮有時候不太像是一般人的想法。為什麼這些判斷要依個別案例而定?我們能不能找出一個合適、融貫的原理來說明什麼是「行動」?這個「行動」表示出什麼意義?表示意義又是不是必定要透過某種「行動」?分析「行動」的面貌,不只能讓我們理解他人的舉止及意圖,掌握不同社會群體的文化脈絡,同時也可以協助指引我們未來的一舉一動。

讓我們把話題拉回來: Emma Stone 到底要不要請客吃飯?如果真的是Emma Watson 主動推位讓賢,或許請她吃頓飯也還說得過去;但若 Emma Stone 得這個獎壓根兒就沒有Emma Watson 的事,那麼就算請她喝杯酒,說不定還會被當作別有所圖哩!至於她本人究竟怎麼想,我們大概不得而知;但是那位香港記者朋友所提的這個問題,除了當作八卦消遣之外,對哲學家來說或許也是提醒我們開始理解「什麼是行動」的一個良好契機吧?

(立場獨家版權,不得轉載)

(文:邱振訓;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