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理性 — 理性的相反是感性嗎?激動的人就不理性嗎?

2017/3/10 — 12:17

Jan Steen ,Kartenspiel Streit

Jan Steen ,Kartenspiel Streit

【文:嚴振邦】     難度:★☆☆☆☆

常聽說「你不要這麼感情用事啊!」、「你先不要這麼激動,理性點,好不好?」我有朋友就常常跟我說,他的另一半情感太過豐富,不夠理性。又如在華人世界中討論社會議題時,對比較激烈的抗爭行為的批評,往往就是覺得示威者、抗爭者不夠「客觀理性」。我們都認定了當一個人很激動時、情感很豐富時就是不夠理性,往往覺得他們在這個情緒下所做的都是不理性的決定。

但這說法有道理嗎?其實這個看似尋常的想法,當我們再仔細想想,卻能發現不一定那麼合理。我們要做的,是仔細想清楚究竟「理性」指的是甚麼,弄清它又是否一定和我們的情感相衝突。

廣告

甚麼是理性

之前在〈說Agora——也說理性〉一文中,我曾解釋過可怎樣理解「理性」。簡言之:「一個理性的人,用中文的講法,不外乎就是一個講道理的人。講道理的人不會執意認為某一說法一定對或一定錯;反之,他們衡量所有支持和反對的理據,以決定他應不應該相信這個說法。而且講道理的人都會對可能出現的新理據持開放態度,如果其他人提出有力的新理據,他也樂於改變自己原來的看法。他會改變看法,因為他絕對服膺於理性,當有新的理據出現,使得另一說法更合理時,無論他有多不喜歡這看法,他也會接受和相信。」

廣告

所以說一個人是理性,不外乎是說他會衡量所有已知的理據,並按理據的強弱決定他要相信的東西。按這說法,一個理性的人就不可以感性嗎?理性和情感有甚麼關係?

理性與感性

我們一般說一個人「感情用事」、「太激動」,所以不夠理性,指的是他因為受到情緒影響,失去了客觀衡量各種理據的能力,使他只執於一個立場,不能再受理據所說服,來去判斷自己應該相信甚麼,不應相信甚麼。在這情況下,人自然變得有點蠻不講理了。

但我們要留意的是,雖然我們有時會因為情緒而盲目地相信了某一想法,但同一時間,我們也可以很理性地衡量各方理據,最後很理性地相信了某個想法,而之後因這個想法而有情緒。就好像我很清楚,一個會性侵犯自己女兒的父親、一個會隨意殺害無辜小朋友的殺人犯絕對是禽獸不如,故此變得很憤怒,甚至見到他們都會有想把他們痛打一頓的衝動。但在這情況下,我並不是不理性。與之相反,我正正是因為很理性,才清楚的知道他們做得很錯,以致我這麼憤怒。

中文有個詞叫「義憤填膺」,英文就叫 indignation。說的,就是這種憤怒。這種憤怒的特點在於它是由「義」所出。所謂義,就是正確的事。我們看到一些不義之事,自然感到憤怒,這是為義憤。因此,這一種怒不單不是使我們不理性,反之,它正正是因為我們理性、講道理,但看到不合理、不公義之事,才會因此而變得怒氣沖沖。我們又怎能說這些因不合義理而憤怒的人不理性呢?

因此,我們可以說,傳統的智慧有其道理,因為情緒的確有時會影響了我們理性分析理據能力。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很有情緒,甚至很激動的人,其實正正是因為理性衡量各種理據,才會有如斯情感。因此,我們一定要警剔自己,雖然人很容易會有一種覺得激動、滿有情緒就是不理性的聯想,但我們必須要小心分辨,究竟這人是因為激動,故不再理性,還是他正正因為理性,才變得激動。因此,可能你的另一半常常都多愁善感,可能不是他不理性,而是他因為理性,想得多想得清楚,情感才多。社會上抗爭示威的,就算他們多怨憤,也不一定不理性:可能他們正正是因為關心社會,想社會問題想得深想得多,獲得的資料也多,才會更明白問題有多嚴重,事情有多不合理,他們才會憤怒如此。我們要做的,不是一看到激動、有情緒的人就下意識把他們打成不理性之徒。相反,我們應好好理解他們為甚麼這麼激動、有這樣的情緒,才能知道他們做的事合不合理。

正如我一個好友所說:有時候憤怒是最受忽視的情感。憤怒,往往是因為理性才憤怒。看到越不合理的東西,就會越憤怒,但越憤怒,卻往往被視為越不理性。

做個理性的人就應該不帶情感嗎?

有人可能會問:但情感不也有機會妨礙我們理性思考嗎?那我們是不是應該不帶任何情感?但我認為,真正妨礙我們理性思考的,不是情感本身,而我們放任情感主宰了我們的思考和判斷。我們自然可以有自己的情感;事實上,情感更能推動我們做有意義的事。正如因為我憤怒,我會有更大動力去改善社會上的種種不公。但我們要小心的是,我們不要被情感所蒙蔽,以致無視新的理據。我們必須警剔自己,自己看到的不一定對,沒有人能確知自己掌握了絕對真理。無論我們多傷心、多憤怒,我們也要常常持懷疑和開放的態度,聽其他人——尤其是立場與你不同的人——的說話,看看他們的理據。這不代表你要隨波逐流,只代表你即使在滿有情感的世界,也不可以盲目的被情感牽着走。

用一位我很尊敬的老師的說法來說,我們要記着,理性的反面不是情感,而是不理性。因此,我認為即使我們要做個理性的人,但這卻不代表我們要不帶情感。一面是情,一面是理,方是吾人的至境。

 

原刊於好青年荼毒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