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年、城市空間與後物質主義

2017/10/9 — 14:47

囍帖街重建前後

囍帖街重建前後

較早前,聽了一個鄒崇銘老師聯同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舉辦的講座《青年與新社會》。講座中,讓我反思了兩個問題——「對我來說,『後物質主義』是什麼?」「我又能如何『貼地』地與屬於我理解的『後物質主義』生活於這個物質主義社會?」鄒崇銘老師提到「後物質」不是極端的「反物質主義」,因為正常來說,人的生活是離不開物質。所謂的「後物質主義」,是指物質所承載某種精神價值。例如當日重建囍帖街(利東街)的計劃,引發起一場保育運動,人們所保衛的不是囍帖街這實體,而是囍帖街此載體,所承載或象徵的精神價值,例如囍帖街是舊區社區歷史的一部分、舊商業重人情的運作模式、鄰舍間的互動聯繫等。

除此之外,筆者認為,正如本雅明 (Walter Benjamin) 的「新天使」一樣,在社會發展的漩渦中,我們同樣是「無可抗拒地被推向未來」,相比社會的發展,我們的力量太弱。在舊日,周圍都是平民小商鋪,但現在,放眼的都是領匯商場,連樓下的街市,也被領匯收購,我們亦無辦法阻止這大勢發展。人的生活總不可避免地與社會一同轉變。雖然領匯改建街市後,有部分仍是往日的舊租客,衛生也比以前好很多,但那親切的感覺已一去不復,而這種「感覺」應是「後物質主義」所重視的。但是,憑我們的力量,真的可以改變「弱肉強食」的社會嗎?

記於《再造香港 — 從社會創新到參與規劃》一書中,〈地踎・走鬼・美食車〉的個案,讓我想起一個個人經驗:每當與家人說起舊時,憶起樓下買魚蛋、雞蛋仔及格仔餅的走鬼車時,會覺得這一切很美好,這種「美好」感覺,不是來自食物,而是「走鬼車」這實物,所伴隨的「童年回憶」。然而,諷刺地,我們不知不覺地讓這個美好回憶的載體漸漸「被」消失,甚至,我們會贊同政府所說的因「衛生問題」、「空間分配問題」、「市容問題」要趕盡殺絕他們的行為,亦會因媒體輿論,而不滿他們「不用交租」便可以賺錢。為何,我們會這麼弔詭?一邊說懷念他們;一邊又附和他們的消失?

廣告

我常覺得,「善忘」與「貪新忘舊」是香港人的特質,當政府計劃如何「粉飾城市面貌」,使平民特色紳士化、社區環境「國際化」,到仿效外國,引入美食車時,香港人便會一窩蜂擁向美食車,連電視台亦連播了好幾日有關「美食車」的報導,「走鬼車的情懷」一下子又蕩然無存。甚至有人會專程拜訪有美食車的地方,但是,又有多少人會專程拜訪有走鬼車的地方?時間久了,覺得外國版的美食車太平常,又開始懷念平民的美食車。但懷念歸懷念,他們從不會為自己爭取。

直到有一天,一班年青人看見政府對熟食小販不近人情地嚴加打壓,食環署等部門,以格奧爾格.齊美爾 (Georg Simmel) 在《大都會與精神生活》所描述的,城市日趨塑造的「務實」態度,趕盡殺絕那班擺賣熟食的草根階層,即使在農曆新年期間,也不肯放過這班「節日小販」。於是,年青人決定出來,以街頭社會運動方式,爭取一個「公共空間」,捍衛本土情懷,換來的是,翌日特首梁振英稱之為「暴亂」。先不說內裡「警民衝突」的複雜因由,但這班年青人所追求的「後物質」,是一個空間,好讓一班草根階層能有一個領匯以外的位置謀生計;好讓物質背後(香港特色的產品,如魚蛋、走鬼檔)的集體回憶能夠保存下來。

廣告

但隨著「官方」將之定稱為「暴亂」時,這個論述令外界,以負面的角度看這件事,認為這班年青人只是為反而反,故意無中生有地把社會搞亂,再看不到運動發起的原意。(或許,「官方」早把年青人發起街頭社會運動的動機妖魔化)這樣,更使日後,年青人對「非常公共空間」的爭取更舉步維艱。

眼看發展主義、官方論述的威力。對我來說,「後物質主義」是,即使被「社會進步」的急流牽住走,仍能逆流而上地忠於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香港社會如何奉承「物質」,仍能保持清醒,不會人云亦云,明白追求的「物質」,是對自己、社會的存在價值。當「官方」或「主流」塑造一個「法西斯主義」式「進步思維」給大眾時,仍能保持清晰的批判思維,與這個「進步思維」保持一段距離。面對「官方」的政策、「官方」式的論述時,仍看出這套政策、論述背後的企圖,起碼,不會輕易把魚蛋革命等同於暴亂,而不見當中的初衷。

至於如何「貼地」地在這社會,實踐「後物質主義」生活?我想,先要有機會,讓年青人共創,如富德樓的實體,或是虛擬(如網絡)的「空間」。至少,在這些空間,我們能有個「歇腳位」,為自己思考想要的是,一個怎樣的生活方式(即使公平貿易算是一種後物質主義,但如果這種後物質主義的生活方式不是發自我們內心追求,亦不算是「貼地」)。

如鄒崇銘老師在講座中所言,那班 05 年後冒起的「新香港人」,之所以關心「保育」,是因為,在這個全世界最密集、其中一個最富裕的地方,他們想找新出口,找一個屬於自己的身份認同。作為 21 世紀,新一代的我們,面對現時社會、政治轉變的關口,所關心的是,在一個「思想自由」的空間,創造一份屬於自己的身份認同。

參考資料

鄒崇銘、黃英琦:〈第 6 章:八十後@後物質主義〉,《用消費改變世界:公平貿易@新社會經濟運動》。香港:基道, 2012 年。

鄒崇銘、黃英琦、梁志遠、龍子維編:《再造香港 從社會創新到參與規劃》。香港:印象文字, 2016 年

Simmel,G : The Sociology of Simmel. Kurt H. Wolff (trans.) London: The Free Press, 195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