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音樂本體論的柏拉圖主義:音樂作品是抽象類型,不能被創造

2017/10/24 — 10:41

資料圖片:Wassily Kandinsky作品

資料圖片:Wassily Kandinsky作品

(編按:上一篇文,作者提到我們對音樂的本質同時擁有以下三種直覺:「音樂作品是抽象類型」、「抽象類型無法被創造」、「音樂作品是被創造的」。但三者是不一致,不可能同時為真,我們應該放棄哪種直覺?本文裡,作者指出音樂本體論上的柏拉圖主義者將放棄「音樂作品是被創造的」,主張音樂作品是抽象類型。)

音樂本體論上的柏拉圖主義者 (Platonists) 藉由反對「音樂作品是被創造的」,來保留「音樂作品是抽象類型」以及「抽象類型無法被創造」的直覺。他們把西方古典樂作品等同於聲響結構的永恆類型,這個類型在人類存在之前就已經存在,在人類滅絕後也不會消失。

請想像一下,存在著一個無限長的聲響結構,它包含了所有可能的聲響排列方式,其中絕大部分尚未被人發現或挑選出來。當一個人發現了一段特定的聲響結構,柏拉圖主義者說該結構就是音樂作品,而發現它的人就是所謂的作曲家。

廣告

柏拉圖主義者只談「發現」,不會說「作曲家 C 創造了音樂作品 W 」。他們通常認為抽象類型無法具有因果關係,而「作曲家 C 創造了音樂作品 W 」是一種因果關係,因此,作為抽象類型的音樂作品無法被創造,只能被發現。

可是,大多數人在直覺上認為音樂作品是被創造的,而不只是被發現的。柏拉圖主義者的一個回應方式是指出我們混淆了創造 (creatability) 和創造力 (creativity) 。日常語言的句子「作曲家 C 創造了音樂作品 W 」需要改寫成「作曲家 C 發現了音樂作品 W ,而這個作曲活動是有創造力的」。無須贅言,隱藏在改寫句後面的本體論主張是「音樂作品是永恆類型」。

廣告

重要的是,作曲家沒有把新的、名為「音樂作品」的實體帶進存在,那些被稱為音樂作品的事物只是已經存在的聲響結構。音樂作品是永恆的,如果這個世界上從沒有任何屬於它的演奏,它仍然存在。音樂作品也不會因為現在沒有人在演奏它而停止存在,或在有人演奏它時才恢復存在。

這個說法可以通過共性 (universals) 和例示 (instantiations) 關係的形上學爭論來理解。一方面,柏拉圖主義者主張共性在原則上可以沒有任何例示,比方說,即便所有紅色的事物都不復存在,甚至從未存在過,紅色 (redness) 本身仍然存在。另一方面,亞里斯多德主義者則主張共性的存在需要至少一個例示。只有在世界上至少存在一個紅色的事物時,紅色才存在,而且就存在於紅色的事物中。

說一個共性存在於它的例示中,這意味著沒有未被例示的共性。把亞里斯多德主義觀點應用在音樂本體論上,便是說:音樂作品不是永恆的,它存在於演奏的事件中。柏拉圖主義者反對這個觀點。無論有沒有演奏,音樂作品都一直存在。

柏拉圖主義者需要面對一些問題。第一,有關「創造」的改寫不那麽令人滿意。畢竟,很多人真的認為作曲家創造了音樂作品,而不只是說他的作曲活動有創造力。而且,很多時候作曲活動不見得有創造力,而是乏味的,但柏拉圖主義排除了這個可能。

第二,當兩個人分別發現了相同的聲響結構時,柏拉圖主義者會說他們發現了同一件作品。假設莫札特沒有聽過韋瓦第《四季》,卻碰巧寫下了一模一樣的樂譜,根據柏拉圖主義,他們其實發現了同一件作品。有些人難以接受這個說法,他們認為,在判斷作品身分時,需要考慮作曲家身分、作曲時間和社會 — 歷史脈絡等因素。然而,這樣一來,音樂作品還會是永恆的嗎?

參考文獻

Dodd, Julian. “Musical Works as Eternal Types.” British Journal of Aesthetics, vol. 40, no. 4, 2000, pp. 424–440.
Dodd, Julian.. Works of Music: An Essay in Ontolog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Dodd, Julian.. “Confessions of an Unrepentant Timbral Sonicist.” The British Journal of Aesthetics, vol. 50,  no. 1, pp. 363–375.
Kivy, Peter. “Platonism in Music: A Kind of Defense.” Grazer Philosophische Studien, vol. 19, pp. 109–129.
Kivy, Peter. “Platonism in Music: Another Kind of Defens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Quarterly, vol. 24, no. 3, pp. 245–25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