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音樂本體論:音樂的本質是什麼?

2017/7/31 — 10:41

2003 年,哲學家史蒂芬·戴維斯 (Stephen Davies) 斷言,「如果要給這三十年來在美學中成長最快的領域頒獎,金牌非音樂哲學莫屬」(489) 。而人們如果要接著選出在音樂哲學中成長最快的領域,贏家大概會是音樂本體論 (musical ontology) 。

哲學家想搞清楚一個或一類事物(如果真有這樣的事物)屬於什麼本體論種類 (ontological kind)。他們通常先把這個世界上的事物區分為兩類:抽象事物 (abstracta) 和具體事物 (concreta),再進行細分。根據不同的種類,事物的存在條件 (existence conditions) 和等同條件 (identity conditions) 也不同。

比方說,一把椅子是一個具體事物,進一步說,它是一個物理實體 (physical entity)。一把椅子在某個時間進入存在,佔據一個空間,而在它被徹底破壞時離開存在。如果兩把椅子在同一個時間佔據不同的空間,則它們不是等同的;反過來說,一把椅子不能同時整個地佔據兩個不同的空間。

廣告

比起作為物理實體的椅子,哲學家發現他們很難在音樂作品上取得本體論的共識。試想以下三個直覺:

音樂作品是被創造的。在作曲家創造一件音樂作品之前,該作品並不存在。貝多芬在 1804–1808 年間寫下《第五交響曲》,如果有人早在 1769 年(貝多芬出生前一年)說「貝多芬《第五交響曲》是傑作」,這將令人十分困惑。同樣地,沒有人能在 1769 年演奏或例示 (instantiate) 該作品,因為該作品還沒被創造出來。讓我們稱這個直覺為「藝術理論的直覺」。

廣告

音樂作品是抽象類型。《第五交響曲》是不佔據時空的類型 (type),而對該作品的演奏是具體的個例 (tokens),佔據了特定的時空。雖然不同的演奏之間有所差異,各時各地的聽眾都同時欣賞著同一件完整的作品,這個情況說明了音樂作品是有別於具體個例的抽象類型。讓我們稱這個直覺為「藝術本體論的直覺」。

抽象類型無法被創造。形上學有個主流觀點是,身處時空中的人無法和非時空的或永恆的抽象事物發生因果關係 (causal relations)。某人創造某物是一種因果關係,因此沒有人能創造類型。一個人可以在黑板上寫下作為個例的數字 (numerals),隨後擦掉它們,卻不可能創造(或破壞)作為類型的數目 (numbers) 。讓我們稱這個直覺為「形上學的直覺」。

這三個直覺很容易被接受,但它們不可能同時正確。用邏輯行話來說,它們不一致。如果音樂作品是被創造的,則它不是抽象類型,或抽象類型可以被創造。如果音樂作品是抽象類型,則它不是被創造的,或抽象類型可以被創造。如果抽象類型無法被創造,則音樂作品不是被創造的,或音樂作品不是抽象類型。

為了解決這裡的不一致,一個人可以否認其中一個直覺,以便挽救另外兩個直覺。柏拉圖主義者 (Platonists) 反對藝術理論的直覺,主張音樂作品是被發現的或被挑選出來的。唯名論者 (nominalists) 反對藝術本體論的直覺,主張音樂作品是樂譜和(正確的)演奏等具體事物的集合。創造論者 (creationists) 反對形上學的直覺,主張至少某些抽象類型(例如音樂作品)是被創造的,雖然不佔據空間,但具有時間上的起源。

值得注意的是,在不同的本體論理論之間做出選擇,不該被視為在不同的正確解釋之間做出選擇。作品的本體論種類、存在條件和等同條件不會因為一個人選擇了不同的理論而隨之改變。至少,我們是這樣子理解「本體論」這個術語的。無論音樂作品「就在那裡」,等著有人發現它,或實際上依賴於我們心靈的建構,哲學家大多假設在本體論上只有一個正確的答案。

參考資料

Davies, Stephen. “Music.” The Oxford Handbook of Aesthetics, edited by Jerrold Levins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pp. 489–5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