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魁隆的正義:回應荼毒室《復仇者 3》一文

2018/5/6 — 11:54

《復仇者聯盟 3 :無限之戰》劇照

《復仇者聯盟 3 :無限之戰》劇照

(前言:本文只籠統提及電影《復仇者 3》中魁隆的計劃,不會劇透)

MK Kong 日前在好青年荼毒室著有「《復仇者 3》魁隆的救世計劃──哲學家早就想好了」一文,為《復仇者 3》中的魁隆 (Thanos) 之屠殺計劃辯護,觸及多個道德哲學的概念,本人覺十分有趣,於是想在看完電影後回應一下。其文章頗短,想必只在「拋玉引磚」(如拙文這塊磚),故本文只能說是稍為豐富一下整個論述,非說 MK Kong 的觀點有何不足之處。

首先做一些簡介:為免除因人口過剩產生的問題,魁隆計劃以「無限寶石」使宇宙一半人口無痛地消失;這等於直接把宇宙的人口除以二(單數怎麼辦?本文亦以「人」指宇宙中所有有情之理性個體)。我試總結 MK 之論點,然後再逐點回應。 MK 說魁隆的計劃可辯護之處在於:

廣告
  1. 把人口減半可使人人有足夠的資源。這可免除因而產生的罪惡和苦難,也避免滅絕。
  2. 消滅的對象完全隨機,十分公平。它不偏坦有地位和財富的人,要死純屬不幸。
  3. 消滅的方法是無痛的湮滅,只為達到人口減少的目的,不造成更大的傷害。
  4. 屠殺計劃的對象中,所有人都是無辜的,所以不會說被殺者比倖存者更無辜,也十分公平。
  5. 魁隆的計劃令倖存者的生活質素提升,這是尊重人的生命。
  6. 醫療中,常有因沒有有效治療,為免除昏迷病人之痛苦,而中斷治療致死之情況,這和殺人無分別;如果這道德上被容許,魁隆之計劃也應被如此看待。

就 MK 論點之回應

以上滔滔雄辯,復仇者們如何回應?難道他們就只能漫畫英雄式地大叫:「我不會讓你如此做!」、「你永遠不會明白!」,然後開片?我看不是的。

  1. (回應 1)(1) 一點是基於後果論 (consequentialism) 的方法,就是說魁隆如這樣做了比不做產生更好的結果。這個「好」,在這裡看來是以倖存者之生活質素或快樂衡量。然而,最常見的反駁是,魁隆之計劃也會做成不良後果,即 (A) 大量剩下的人,因親友死去產生了巨大心理痛苦和感到之不公義, (B) 如把死亡本身看成負值,宇宙人口減半的負值極大,需要另一半人產生極大之正值才可對消。這些恐怕令魁隆的功利演算 (utilitarian calculus) 算盤打不響,即如此做不能帶來更好之後果。
  2. (回應 2)說隨機屠殺或比選擇性屠殺好,不能為屠殺本身辯解。
  3. (回應 3)以類似 (8) 的方法,無痛屠殺不能為屠殺本身辯解。而且死亡之可怕不只在死前之痛苦,也有將在世上消失之恐懼,無痛性不能免去此恐懼。
  4. (回應 4)殺害無辜之人為罪惡,是因為被害者本身無辜,而因其他人不是無辜。(4)的說法是先假定必須行魁隆之計劃,但我們大可質疑魁隆之計劃是否必要。
  5. (回應 5)(5) 忽略了魁隆的計劃是透過殺人提升倖存者的生活質素,是以被害者作為手段,也無視了他們之意願。於康德看來,把人只看成手段而非目的,就是對其不尊重,無論後果如何,都是不道德的。且這裡非「殺一個人救一百萬人」的兩難情況,而是「殺一個人令另一個人活得更好」,道理上更難辯過康德之一點。
  6. (回應 6)在醫療之例子中讓病人死去比保其性命好,是因沒有效治療,病人受極大痛苦。然而復仇者故事中,如 (7) 所說,殺不一定比不殺好,多為更差;而且不是宇宙中每個人都如末期病人痛苦,魁隆沒有相似殺人的理由。

可能之駁論

對於本人以上所說,魁隆又可如何回應?

廣告
  1. 就後果論之爭辯,其扼要處在生命之價值與生活質素之價值孰高。如生活質素之價值可比生命價值高,魁隆的計劃就有可能得到較好的後果,即價值之淨提升 (net increase) ;然而很難令人接受一人的生活質素,比另一人的生命重要。有人會質疑生命本身,即不考慮其存活狀態,是否有內在價值 (intrinsic value) ;這也是許多人支持安樂死之原因。支持生命內在價值的人多只能訴諸感覺,正如我們只能訴諸感覺支持其他內在價值(如快樂);如果說沒有內在價值這回事,就可能落入價值根源之無限倒退 (infinite regress) 或循環 (circularity) 之困境。所以生命價值之一派也非無力反駁。
    除了浪費生命,魁隆的計劃也抹殺了亡者的可能將來;有時我們認為生命有價值,是因為它令人有可能的美好將來,而死亡則抹殺了此將來。而且魁隆的計劃中還沒有解決倖存者精神痛苦之問題,所以就故事本身難以以後果論為魁隆圓說。
  2. 就後果論再說,也有人可能說,天災人禍有時也會讓無辜的,無勢無財的人犧牲,造成不公義,甚至大規模的滅絕;如果隨機的屠殺可以避免此禍,也不失為一個公平的方法。這說法成立之前提是隨機屠殺做成的災禍,要比不進行屠殺的少;但是魁隆倡議的是殺全宇宙的一半人,能夠合理化它的「天災人禍」,必需本身就要比「宇宙一半人死」更嚴重,且必須只能以「宇宙一半人死」或更差的方法來避免,這似乎十分難成立。

結語

魁隆有其正義,復仇者也有其正義。從雙方的論據看來,我們無論以後果論或康德式倫理,也難以為魁隆圓滿地辯護;這也是現實中合理化「屠殺達義」的難點。但是我認為這個腦力練習更重要的啟示是,道德哲學的辯論許多時看來沒完沒了,但透過思考雙方的論據,我們可看清問題需要考慮的細節;和自己相反的立場也非一無所取,當中也許有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

最後給一道題讓大家思考一下:如不執著故事內容,魁隆的計劃也為倖存者洗去對被犧牲者之記憶,是否就解決了問題?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