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份上訴按金 換回兩個加四個議席及香港法治

2017/1/9 — 14:52

梁頌恆、游蕙禎、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梁國雄

梁頌恆、游蕙禎、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梁國雄

【文:游將鳴】

港共政權為了搶奪在野派的議席,不惜犧牲香港的法治,以人大釋法和司法覆核,禠奪本土派游蕙禎和梁頌恆的立法會議席。據不少法律界人士所述,本次釋法有不少可議的地方,有機會通過司法程序推翻之。雖曰人大有權再次釋法或進行修法,但本次人大釋法本身已經有違反基本法之嫌,是破壞法庭尊嚴的行為。為了保住香港的司法制度,游蕙禎和梁頌恆應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

然而,由於游蕙禎和梁頌恆的論述能力不足,加上港共政權、中共政權、部份持大中華主義思想的泛民主派人士以及部份「城邦建國」人士連日來的批鬥,兩人在兩個月中只籌得五十萬元作為上訴費用,連一百六十萬的終審法院上訴按金亦無法支付。他們約未能於短時間內籌得足夠金錢,將需要申請法律援助。屆時,代表他們出庭的律師之質素將會大打折扣,勝訴的機會亦大大降低。

廣告

筆者認為,香港人應慷慨解囊,每人貢獻一點金錢,以助游蕙禎和梁頌恆籌得其餘的一百一十萬。雖然,游蕙禎和梁頌恆的表現令不少的香港人十分失望,而他們的宣誓方式或許略嫌拙劣,但是捐款給他們繼續上訴,對大局最為有利,更能節省在野派的資源。因此香港人應盡力捐款,令他們得以經正常程序上訴至終審法院。

在理性上,若游蕙禎和梁頌恆在終審法院中勝訴,之後劉小麗、梁國雄、姚松炎以及羅冠聰的案件將會因「游梁案」所產生的案例,而必定勝訴。劉小麗等四名民主派人士,至少需要四組大律師協助打官司;而游蕙禎和梁頌恆卻只需要兩組大律師協助打官司。協助游蕙禎和梁頌恆兩人打贏官司,將節省民主派的資源,對不論本土派和民主派,均十分有利。

廣告

在感性上,游蕙禎和梁頌恆本身是受害者。我在近兩個月,不斷發表文章聲援他們,全因為惻隱之心。在我之前的文章《無可救藥地站在青政一邊 皆因他們是受害者》中,提及到兩人根本是遭中共政權迫害的人。因此,他們值得得到市民的協助。

不少人因為受到「花生台」或鄭經翰之流的言論所影響,認為青政兩子並不可信,是中共政權以及港共政權派遣到在野派的「鬼」。確實地,青政這個組織是有可疑的地方,例如中銀戶口以及梁頌恆和中聯辦的張學理稔熟。但是,這些可疑的地方,並不構成青政是「鬼」的證據。若以這些的跡象來證明青政兩子是「鬼」,同樣地涂謹申收了梁錦松十萬元,也可以被視為「鬼」了。事實上,不論民主黨、公民黨,以前本土派的本民前和青政,我也不認為他們是「鬼」。不同在野派組織的內部,可能會良莠不齊,滲透了中共政權的間諜。因此,民主派的支持者,不應因一些時事評論人的一面之詞,就將一個組織視為「鬼」。

事實上,若非青政將鄭永健案揭發,「鎅票」一說只屬捕風捉影,毫無實際根據。

試問中共政權的「鬼」,怎會自我揭發自身的陰謀?

因此,民主派和本土派應在此共同進退。先協助游蕙禎和梁頌恆,再協助劉小麗、梁國雄、姚松炎以及羅冠聰。香港人亦應該同時捐款予游蕙禎和梁頌恆以及「守護公義基金」,供六位代議士為港人討回公道。

晚輩斗膽呼籲,二十七位民主派議員,將他們十二月的薪金捐出,分出一百一十萬捐予游蕙禎和梁頌恆,助他們解決燃眉之急。其餘則歸「守護公義基金」。同時「守護公義基金」由只協助劉小麗、梁國雄、姚松炎以及羅冠聰,改為協助全數六位受害議員,並且按訴訟的時間順序作支援。

香港的民主派,以至整個在野派,以至香港所有支持民主的市民,已經沒有分裂的本錢。拘泥於誰是「鬼」根本毫無建設性。民主派代表正義,只需跟隨著公義而行。「行得正企得正」,何需恐懼被滲透?

僅希望六位代議士,香港的制度,以至整個香港,能渡過這一劫,走出這一個死局!

 

(原題為〈一份上訴按金 換回兩個加四個議席 換回香港的法治〉)

作者簡介: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