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份禮物勾起的聯想:愛國就是首先防範政府

2017/10/20 — 11:37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晨早回到辦公室,還未坐暖,便收到禮物。一位多年前的畢業同學 Anthony 往海外開會,十分有心,也深知我心,送我這份手信。還要大清早來到辦公室門口送給我。真是十分感激,也深慶這麼多年來,有很多這樣深知我心的學生,由學生而朋友,仍然深知我心,也認同我的一些見解和偏見。這才是一個最大的鼓舞。

杯子上印上的這句話,”I love my country, it’s the government I‘m afraid of”,應該對很多人來說都並不陌生。在美國很多地方都會見到,在櫥窗、在汽車展示的標貼,經常都有。

在西方民主國家,他們宣揚的愛國教育,首先就是叫人防範政府。民主制度的精神,就是要對權力保持永恆的警覺,要透過制度來制約。所謂法治、所謂憲政,首先就是要政府先守法。政府違法,比所有其他違法事件都嚴重。政府不能因為要做事,就不理會制度及法例對政府權力的限制。

廣告

前美國總統朗奴列根也說過類似的話,他說這個這個世界最可怕的九個字是:”I am from the government, I’m coming to help”。當然,他說這句話的背景,是因為他是個大右派,反對政府干預社會事務。政府當然應該在一些事務上有所擔當,有所作為,但如果政府事事插手,侵犯自由、掠奪權力、抗拒民主、認為自己永遠正確,確實會是危害甚大,確實可以是十分可怕的事。作為人民的,也不應該因為貪圖一時之便,便盲目支持政府不在法律限制內行使公權力。這樣做,只會後患無窮。

很多時,政府都會以一些崇高的說法,例如「發展」、例如「民族復興」、例如「主權」,來幹盡所有壞事。權力衍生腐敗,無限制的權力必然會引致極大的腐敗。人類的歷史經驗,已經清楚證明了這一點,問題只是我們懂不懂得,又願不願意向歷史學習。最令人失望的,是一個所謂歷史最長久的國家,卻最不肯、也不懂從歷史中吸收教訓。

廣告

當一個國家,差不多無官不貪,所有人都想着要把國家資源變成個人資產,要千方百計把家人財產移送海外的時候,這個政權卻說要把這個國家建設得全世界最美好,這不是很矛盾、很反智嗎?

當一個政府說他要「領導一切」,作為人民的應該心知不妙,也應該提高警惕。這個以為要繼續把持所權力來「領導一切」的政黨,卻同時說要把國家建設成為一個民主、自由、和諧、美麗的地方,這說法的前後矛盾,連小學生應該聽得出來了。如果連上網、言論都沒有自由,又連信仰與資訊都沒有自由,建設一個自由的國度可以從何說起?

如果連香港作為一個特區,被應許了的民主都不能體現承諾,所謂民主,還可以由那裏開始?如果連一個特區也尚且如是,憑什麼說要在整個國家之內建設民主?所謂的「民主」,又會是什麼貨色的民主?是不是又只是只有共產黨才懂得解釋的所謂「中國特色的民主」?

不講在回歸過渡期中透過聯合聲明、基本法及官方言論與香港人作出過的「契約」,只講因為擁有主權而構成的所謂「全面管治權」,要全面控制,民主又從何說起?

如果要講「授權」,那又如何解答這個政權的授權從何而來?政府不曾獲得人民的授權,卻有無限制的權力來領導一切,變成騎在人民頭上的主人,人民所有的權利與自由,都要得到這個政權的授權,這是什麼政治倫理?這不是封建專制還是什麼?

憑這一種中世紀的封建專制,就可以在三十年後領導全世界,就可以成足供世界參考的「中國方案」,就可成為一個全世界都要學習的模式,這不是自說自話嗎?

這樣的所謂「中國夢」,其實就是讓你們發夢,他自己痴人說夢;所謂要加入黨章的思想,其實只是為另一個造神運動編就的囈語;所謂偉大的民族復興,其實只是回到四十多年前大搞個人崇拜的老路而矣。中國人還要多幾多千年的歷史,才懂得「國家」與「政權」的分別?A Country is NOT the Government。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