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切,都是港人的共業

2017/8/18 — 16:45

羅冠聰(左)、黃之鋒(中)、岑敖暉(右),其中羅、黃翌日將面對公民廣場案的加刑宣判。(聲援東北案被告 公民廣場集會)

羅冠聰(左)、黃之鋒(中)、岑敖暉(右),其中羅、黃翌日將面對公民廣場案的加刑宣判。(聲援東北案被告 公民廣場集會)

繼東北十三子後,雙學三子也被判監,此刻的心情確實沉重。部份人把今次的判監,歸咎於幾位主審法官、袁國強、特區政府乃至北京。偏偏,沒有人敢企出來說,弄成今天這個局面,查實是香港人的共業。

沒有人會記得,這幫年青人所觸犯的那些法例,是回歸前的港英政府留下的。從來沒有人敢拆穿,香港的所謂「法治」和法律系統,乃至某些人不吹噓的所謂典章制度,本來便是港英為了維持殖民統治而設立的暴力機器。法治和維穩,本來是同義詞,港英過去明明訂立了種種嚴刑峻法,大陸在香港回歸後照單全收,予以保留的目的,當然是留為己用。

梁愛詩當年曾經說:「那把刀一直懸在頭上」,說得多麼的坦白。今日大刀終於出鞘,香港頓時風聲鶴唳。然而,當年英國白人為了整人和維穩,制訂了這堆的法例之時,香港人又在幹些什麼?這幫從英國來的白人,在香港維持了一百五十多年的殖民統治,人數是對方過萬倍的香港華人,卻在這部暴力機器之下,一直像哈巴狗一樣當著順民。北京難道不懂照辦煮援?你以為人家跟自己一樣笨不?

廣告

不要跟我說,真正的法治不是這個樣子,這是部份法律學者用來愚民的屁話。法律和警察系統,從來都是「法律面前,窮人含恨」,從來都是為了保護統治階級和權貴服務的。青年人主張的公民抗命,不再搞「依法」的集會,透過嚴刑峻法形成的維穩秩序,也因而被青年人撕開缺口,法院作為現存建制的一部份,自然需要堵塞這個漏子。修補的材料,自然是那幫年青人的光陰、自由和前程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是因為什麼,弄到需要一班年青人走上前線,為了民主而發動公民抗命?純粹是因為泛民主派爭取普選三十年,毫無寸功?除了泛民之外,其他港人是死的?人家跑去爭民主,其他人便可以袖手旁觀得運到?泛民主派存在之前呢?香港開埠一百七十多年,港英時代到 1991 年才有立法局直選,走前港督都是英國派來,那時候的港人又在幹啥?吃飯睡覺炒樓炒股看港產片?

廣告

翻舊賬可能沒意思,現在一堆年青人被判刑了,藍絲們在幸災樂禍,建制派繼續巴結權貴,港府繼續開動着他的管治機器。其他港人呢?繼續像個順民一樣,頂多在網上表個態,然後有班繼續上,有樓繼續當樓奴,有稅繼續乖乖的交。政府打壓完這個公民社會,稅收還是一個崩也不少,民主還是不用給…人家不打壓你,對得住你嘛?

本文從沒明示或暗示大家使用什麼暴力,搞什麼勇武抗爭。畢竟,形勢比人強,所謂的什麼「勇武」,只不過是盲動主義。況且,在這部港英留下來的殖民地法律之下,還可做一些合法的不合作運動:譬如集體罷工、罷市、有車階級跑出來慢駛,沒組織但是自發性的默站。這些合法的抗爭手段,本來應該在傘運失敗後,乃至傘運出現前便發動。

說實話,如果香港社會不是「揾食壓倒一切」,港人普遍不是那麼自私自利,八三一決定頒佈之後,有二百萬人肯出來罷工一個禮拜,或者只是十萬個公務員肯去發動罷工,港府可能晨早跪低了。哪會等到雙學搞什麼「重奪公民廣場」,最後弄到啷噹入獄?這不是共業,什麼算是共業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