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全部罪成 即時還押 周五判刑

2017/2/14 — 9:36

七警被控於2014年10月在添馬公園暗角毆打曾健超一案,主審法官杜大偉今於區域法院裁定,七人「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全部不罪成,但全部被裁定罪名較輕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而第五被告陳少丹另被控普通襲擊罪也罪成。法官宣佈將案押後至本周五判刑,被告還押。

七警的代表律師分別以被告以往的工作表現、前線警員工作壓力大、定罪後前途已毀、家庭等理由,向法官求情,並請考慮判處緩刑

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最高可判監禁三年。

廣告

【原控 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不成立 但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 罪成】

七警全部罪成

1.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
2.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
3.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
4.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
5.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  (另被控普通襲擊罪,同樣罪成)
6.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
7.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

官:將曾抬至變電站 目的是襲撃

廣告

判辭指,法庭信納,七警由將曾健超抬到變電站,在該處將他扔在地上及即時襲撃他此等行為中,唯一可作出的推論是,將曾抬到變電站的目的,就是要襲撃他。

法庭又信納第三被告人白榮斌參與襲撃曾健超,捅他、踩他及踢他;而第四、五、六、七被告劉興沛、陳少丹、關嘉豪、黃偉豪亦有襲撃曾,用腳踢他。至於第一和第二被告黃祖成、劉卓毅,判辭指兩人雖沒參與襲撃,但觀看事件發生。法庭信納,警務人員皆有責任防止罪行,即使同僚犯罪亦然。法庭信納二人在抬曾往變電站及觀看毆打等行為,是意圖並鼓勵其他被告襲撃。

不構成嚴重身體傷害 較輕罪名罪成

法官於判辭中指出,曾健超身一些傷勢或於制服時已造成,但不同意控方所指曾健超當時是一名易受傷害的人。

而法庭信納曾健超面部、頸部左側、左側肩膊和鎖骨、左側腹脇大部分傷勢以及胸部和背部部分圓形微紅瘀傷是在變電站時造成。

但法庭並不信納此等傷勢構成嚴重身體傷害,但信納此等傷勢構成身體傷害。因此,法庭裁定各被告人「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罪」罪名不成立,但罪名較輕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

曾健超證供可靠 陳少丹普通襲擊罪成

針對第五被告陳少丹的普通襲擊罪,法官於裁決中表示,此罪的的爭議點是曾健超有否在中區警罪內被掌摑面部,而陳是否掌摑他的警務人員。

裁決指,曾健超於當面認人中認出陳,辯方雖反對此認人證據呈堂,但法庭信納該當面認人程序是以公平形式進行。法庭亦信納曾健超證供可靠,即坐私家車押解他到中區警署的兩名警員是陳和第六被告關家豪,而在警署 7 號室內,陳曾摑曾健超面部兩次。

當法官宣布七人「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全部不罪成,現場有旁聽人士拍手歡呼,被法官阻止,及後當法官宣布全部被告「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罪成時,則全庭沒人作聲。

七警事件發生兩年多終裁決

案發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10月15日凌晨,有示威者佔領龍和道,警員在龍和道及添馬公園清場,示威者之一曾健超疑被抬到添馬公園的「暗角」,被警員拳打腳踢。涉事七名警員事發逾40日後方被正式拘捕,事隔一年多,「七警案」去年6月才開審,當中經過數度押後,於12月作結案陳辭。大半年後,案件在今天情人節裁決。

七名警察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於添馬公園暗角毆打時為公民黨成員的曾健超。7名被告被控一項「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控罪指他們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其中第五被告陳少丹另被控一項「普通襲擊」罪,被控於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