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被判兩年,是應份的

2017/2/17 — 16:23

今天七警因「襲撃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罪成,被判入獄兩年,不準緩刑。

這本應是應份的事情,這本應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為什麼我會感覺「好彩」。

法官引述上訴庭案例稱,公眾信任警員維護法紀,若有警員違法,有必要判處阻嚇刑罰,以維持公眾的信心。

廣告

這是應份的判詞,為什麼我會感覺「好彩」。

例如低智森之流會說出那些狗屁不通的廢話我覺得是應份的,2014年《審計報告》發現低志森的音樂劇獲盛事基金贊助的250萬元部份無遵守合約要求(詳情自己Google)都無事,狗護主是十分應份的。

廣告

例如一班高官、議員衝出嚟將七警講到好似無辜受害者,對七警這錯得如此離譜的行為一粒字都無批評過,我都覺得應份,因為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奴隸被逼守護政權是十分應份的。

例如警隊「一哥」那番表示對裁決感到「非常難過」的言論,絲毫不批評犯罪的警察,自己一手一腳破壞警隊紀律。本應是市民「公僕」的警隊,被強行公安化,公安沒有紀律,沒有規管,人治方式的特質,令我覺得「一哥」這公安式的回應也是應份的。

就是太多這些不應份的應份出現,才會有本應應份的應份成為我們現在所感覺的「好彩」。

在「好彩」之後,請不要忘記我們所覺得不公平的社會不是警隊做出來的,警隊只是被「擺上枱」的燒豬,對準的應該是不公平而專制的政權。

最後,兩年刑期有些人說太少,「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最高可判囚三年,原半判刑是兩年半,求情減刑6個月。其實最高三年判兩年半已經好高,當法庭所判決的刑期理應是我們應該相信的,否則我們只會成為第二個低智森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