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年了,可以放下、從新出發了嗎?

2017/9/28 — 17:40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三年了。

若果說一週年,雨傘人還未能走出運動功敗的失落,到兩週年時開始重捨勇氣和能量,三年,或許我們是時候去好好反省思,三年前那79天帶給我們的教訓。

奇怪的是,雨傘的紀念日是在928,而其實罷課不罷學 — 整場運動的前奏,始於9月22日,真正吹響號角的重奪公民廣場是在9月26日,戴耀廷那句「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但地點在金鐘)是在9月27日凌晨。

廣告

紀念928,其實正正反映了這場波瀾壯闊運動的本質:雨傘運動的爆發是一連串意外的結果。

三子確實打下了意念基礎,雙學承接了運動爆發後的指揮,但運動的爆發本身,是政府的強硬鎮壓激發而來的。

廣告

928下午5時58分的那枚催淚彈。

說雨傘是意外,並非對運動的詆毀,正如柏林圍牆倒下也是意外,歷史群眾運動往往難以事先策劃,佔中也一樣。我們都應該記得,佔領「中環」,本來應該發生在中環,戴耀廷宣布佔中啟動前,一直多調希望不用佔中,當晚群眾沒有買他的帳,長毛要下跪請求人們留下,僱淚彈落下時,雙學核心人物大都被扣押。

催淚彈炸出了成千上萬人,然後雨傘由金鐘,幅射到銅鑼灣、尖沙咀、旺角,無人策劃推動,這種「群眾自發」令運動高速發展,亦是後來一系連錯判、衰落的根源,因為沒有人或組織能帶領運動,金鐘的「大台」,不過是勉強維持秩序的權宜安排。

雙學在整場運動中,確實犯了不少錯,但要將這個史無前例的運動的成敗,全部推到他們頭上,並不公道。而即使再恨雙學進退失據的,恐怕也要承認,無論當時運動如何升級或不升級,都難以迫使中共退讓,現在回看,傘運的「失敗」其實難以避免。

尋找「雨傘失敗」戰犯,是時候告一段落了。

同樣,「捉鬼」的把戲也應該到此為止。

從雨傘到傘後,由「邊個衝就係鬼」,到本土派是鬼,港獨是引狼入室,捉來捉去,抓出了「鬼」來嗎?批評雙學的人將傘運失敗的責任,推向雙學、泛民,他們的支持者一直在「捉鬼」,其實亦是嘗試將運動的失敗,推諉是「鬼」造成。

找戰犯也好、捉鬼也罷,都不過是為運動未能達致目標,製造一個方便下台的理由,除了令曾經的同路人猜忌、分化最終互相敵視,一無所得。

常說初衷、覺醒,這三年來最大的教訓是,敵人從來都在對面而不在身旁,不論泛民、自決、本土還是港獨,最終都是身處牢獄,身為威權管治下的抗爭者和受害人,是有反抗意志的人的共同身份。

傘運失敗,失望、沮喪、憤怒,這些情緒是人之常情,但三年了,可以放下、從新出發了嗎?

 

(原文載於蘋果日報網上論壇)

發表意見